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一個龐大帝國對一個渺小詩人發動的種族滅絕戰爭

121 0
标签:

作者:廖亦武                                2020年9月21日

 

2020年5月30日深夜,五十餘名武裝警察包圍了雲南楚雄城中心的一幢普通居民樓,抓捕了涉嫌煽動顛覆國家罪的八五後詩人王藏。

 

中間者為王藏。

 

天上佈滿星星,樓下塞滿警車。眾警察兵分幾路,從樓道和電梯,及左右單元的樓道和電梯,潮水般向上翻湧,幾分鐘就交織成天羅地網。當房門突然炸響,剛剛躺下的王藏夫婦彈簧般從床上蹦起,急急忙忙穿戴,四個孩子也嚇醒了,齊聲大哭,聲震屋瓦。王藏衝出臥室,抵攏房門,掏出手機開始拍攝,而王莉芹緊緊摟著孩子們。

 

 

外面叫開門,王藏不開,外面就轟轟撞擊,王藏連罵強盜,第五聲“強盜”尚未落音,門板就脫離門框,砰地一聲直倒下來。王藏轉眼被五隻鷹犬按翻在地,反扭胳膊上銬,由於警察們都是手肘和膝蓋齊嶄嶄碾壓,撕裂般劇痛的王藏禁不住哀嚎,隨即短暫休克,王藏妻子王莉芹見狀汗毛直豎,就尖叫“你們”,可話音未落,也被按翻在地,堵住嘴巴。孩子們失去母親庇護,就躲進窗簾後繼續大哭。這也太誇張了,本已萬籟俱寂的整棟樓,整個居民小區,剎那如開鍋的水,沸騰起來,大約有幾百人匆匆起床看熱鬧。為了警告大夥兒別太靠近,警笛淒厲地拉響了。

 

王藏媽媽、弟弟和妻妹趕來馳援,結果也被抓捕。這一大家子,六個大人,四個小孩,統統被扭送派出所,陪王藏熬了一宿。所有人都被沒收手機,查禁微信帳號,嚴防與外界聯絡。次日下午開釋時,為首的警官特別警告大夥兒:“不準透露王藏的任何情況,否則將嚴懲不貸。”

 

王莉芹。

 

但是作為四個孩子的王莉芹,頂樑柱丈夫出事兒,一籌莫展的她,只能向外界求助。自己手機被扣押,她就用王藏弟弟的備用手機,翻牆在推特上發布SOS突發,還拍了四個孩子(最小三歲、最大十歲)齊聲喊“爸爸回家”的視頻——六年前她也是這麼做的,當時王藏因為竄通北京宋莊的十幾個藝術家,一塊撐傘拍照聲援香港佔領中環的雨傘革命,而被監禁九個月,由於在獄中被酷刑,五天四夜不准睡覺,致使心臟病突發,差點死於非命,消息傳出,王莉芹五雷轟頂,情急之下,就將襁褓中的幼兒掛在胸前,高舉“王藏無罪”的大紙牌,率領另外一個小孩,呼叫著“還我爸爸”的口號,在藝術村裡遊行,終於驚動當局。不知是哪一位當權者偶發善念,已被起訴的王藏突然被釋放了。

 

可這一次,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非常時期,警察說:“就沒這麼便宜了。”

 

6月17號,在丈夫被抓兩個多星期後,妻子王莉芹被抓,都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論處。王藏的罪證是2014年至今的網絡文字,包括大量詩歌,其中一首只有兩句:

 

我想把你關久一點

關久了就有故鄉的感覺

 

還有一首叫《殺人狂》,出自詩集《我終於成為精神病患》:

做一个杀人狂

无数次将自己杀死

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能避免法律的严惩

以及警察的棍棒

还能得意洋洋地

获得新生

 

還有一首叫《厌恶呼吸》:

 

我厌恶了空气

空气中包裹着

我看不见的刀片

我厌恶呼吸

每天每时每刻的每次呼吸

总把那些隐形的刀片

吸进体内

在心脏上

划出道道伤痕

 

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讀了王藏的詩會有共鳴?至少以習近平同志為首的、從中央到地方的警察同志們是有共鳴的,否則這些詩就成不了“顛覆國家”的罪證。他被捕的一個多月前,翻牆上臉書,發給我一首《趕緊自殺》,其時,清華大學的許章潤教授的名篇《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傳誦一時,於是我將詩題改為《恐懼的人民趕緊自殺》,予以轉載:

恐懼的人民趕緊自殺

我怕我失去這僅有的權力

我得趕緊自殺

否則某天被人殺害

還被法官判定爲

自殺

我這不是叫

死不瞑目嗎?

再說

只有我自己

能將我徹底殺死

別人把我殺死了

我還會在他的夢中活過來

 

也許,這些前衛詩讓網絡管理員深受刺激,所以要治作者的罪,可詩人妻子從來不寫詩文,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她被治罪僅僅是因為公開求助,告訴別人“丈夫被抓了”——這也極大違反了警方“不準透露王藏的任何情況,否則將嚴懲不貸”的指令。

 

接著,王藏弟弟被抓捕,銷聲匿跡,因為他不僅違反禁令,還與警方爭辯:“父母被抓走了,四個孩子餓死怎麼辦?”

 

再接著王藏的妻妹被抓捕,這條“在這場龐大帝國對一個渺小詩人發動的種族滅絕戰爭”中唯一的漏網之魚,某一天從被禁閉多日的王藏母親和四個孩子身邊離開,傷心欲絕,竟冒險翻牆將警方對王藏夫妻的《起訴書》公佈在推特新號。

 

整個家族都因為“走漏風聲”被抓捕,自此聯絡全斷,再沒有王藏母親和四個孩子的任何消息。社會各界對他們的物資支援,包括寄給孩子們的米麵油鹽、衣褲鞋襪等等,都石沉大海。有人試圖接近禁閉他們的樓道,卻被警方強制驅離。作為與王藏從未謀面的文友,我在自己臉書上寫道:

 

他們先抓捕詩人王藏;接著抓捕王藏妻子王莉芹;

隨後抓捕王藏的弟弟,昨晚再抓捕王藏的妻妹;王藏的爸爸57歲就死了。

他的媽媽,一個貧病交集的老人是四個孤兒的唯一依靠。

 

他們會不會抓捕王藏的媽媽?

 

他們搶走孩子的一切。企圖讓孩子永遠失去父母。如果有一天,有人發現四個孩子倒斃在街頭、河流、橋下或茫茫田野,渾身傷痕,請千萬別吃驚。他們在香港和新疆都是這麼幹的。

 

“這一切都會過去,”王藏寫道,“所有的罪惡都會被遺忘。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會被遺忘(最小的遇害者才九歲);2014年的雨傘運動會被遺忘;2019年的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會被遺忘,成千上萬的香港孩子被殺、被強暴、被失踪,被逃亡會被遺忘,新疆洗腦營會被遺忘,西藏幾百佛教徒自焚會被遺忘——將來的人們記不住抗爭者和受害者的名字,這麼多的被抹去的名字,就像天上的星星,誰也記不住這些星星或這些為自由而犧牲的孩子的名字。”

 

因才華出眾,王藏曾被到訪中國的德國總統高克夫婦在駐北京大使館接見。一起合照留影,我當時看見,替他高興——因為高克總統在柏林牆倒塌前,是前東德最有影響的人權牧師,多年來一直在德國民眾中享有崇高威望,為了營救劉曉波夫婦,我與高克總統夫婦有過不少通信——我以為這是一頂超級國際保護傘,可誰能料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這個被新冠病毒搞得瀕臨崩潰的帝國,從上到下都已瘋掉。

 

而最最喪心病狂的,莫過於偉大、光榮、正確的當今皇上。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