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香港4.18大圍捕 北京恐嚇三代人

65 0
标签:

作者:WRIC 張菁                                    2020/4/23

 

港警4.18毫無顧忌的大圍捕行動,表明香港反送中抗爭之路愈發艱難,愈發慘烈。年輕激進者抓了、和理非者抓了、年老溫和的也抓了,從10多歲到80多歲,上下三代人只要違背旨意的統統不放過。6.4紀念活動、7.1大遊行、9月議會選舉將先後來臨,港共以大圍捕加以恐嚇,北京已擺出強力平定港人逆權運動的態勢。10個月的抗爭,8000人被捕、死傷者無數,抗爭之路依然遙遠且黑暗。而今香港,只有一國,沒有兩制。但即便如此,港人沒有退縮,70多歲吳靄儀、80多歲的李柱銘都表示,對被捕不後悔,並感到自豪。他們的堅定來自於深厚的信念和永不動搖的精神支柱。

 

圖為現年82歲香港律師李柱銘先生和76歲大律師吳靄儀女士。圖片來自香港「立場新聞」。

 

2019的香港逆權運動與1989年中國學生運動,從表面上看都是追求法治和公義的大規模民眾反抗運動,其實兩者不僅在時代、社會、科技及歷史背景等方面不同,其深層政治內涵也大不相同,這是常被人們忽略的一點,即中國學運基本是在現實政治架構下提出相關訴求,絕無徹底推翻獨裁政權意願,而香港反送中民主派中堅分子,是幾十年來堅持要「結束一黨專制」的死磕一族,新青年一代直接公開宣稱「香港獨立」,這是反送中逆權運動中尤為突出的亮點。對中共而言,台獨問題還無望解決,這又來了頭痛的港獨問題,港獨直接碰觸了獨裁+霸權的中共最敏感的神經,好在,和理非是主流,基本法中還有言論自由一條,以及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壓力下,中共忍了10個月,否則分分鐘出動軍警,像血洗當年的天安門一樣血洗港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最先祭旗的就是公開提出「香港獨立」者。

 

基於中國學運和香港逆權運動的不同之處,當你看到中國學運30多年後的今天,還有當年的學運領袖們在發起要求習近平下台的萬人簽名信,不要驚奇,他們也許就是想換個李近平王近平上來領頭看看;當你看到支聯會曾全力營救並送往西方各國的「勇士」們,早已平安出入中國,有的賺得盆滿缽滿,你也不要感嘆,因為中共收買、控制人的本領是經百年歷練,招數無奇不有,愛錢的給錢、好色的給色;有的身邊安插好友閨蜜,投其所好,掌握全部私隱,恐嚇威逼備用;不買賬的死硬份子可能會突然肝硬化死、心臟病發或溺水死,一如香港手足常遭遇無端死去,且「死因無可疑」。不過,堅守信念,幾十年不改初衷的也大有人在,有的默默無聞卻勤耕不輟,有的幾十年沒能回中國,親人連年逝去卻不能見最後一面,不能為父母送終。這是他們人生的一大憾事,但年輕時與自己約定終身的是那個崇高的理念,寧可信守終生,不要貪利嘴軟。

 

近年來,中共悄然打造的珠江大三角經濟區已經成型,它將慢慢消弱或取代香港金融貿易等領頭地位;中共紅二代、三代在香港利益已發生變化,不少財團大量轉移資產,換句話說,香港在中共元老家族地盤保衛戰與政治權鬥的恐怖平衡中,得益了20年,基本法只是擺設,供人觀賞,作用微乎甚微。恐怖平衡的中間點,隨時會移向其中另一邊,目前,可能正偏向大權在握的習家軍那一邊。

 

不過,在港府推出修改逃犯條例的反對陣營中,不乏達官巨賈一眾既得利益者,在反送中這個點上,他們與民主派和不滿政府治港無方派有高度共識。民主派捍衛基本法和法制精神,達官巨賈要保護他們在港財產和人身安全,大家一起打拼,各取所需。一個健康的社會,法律就是最大公約數保護各階層民眾的利益和權利。年輕手足們可能明白,中共黨內派系內鬥,別站邊,人家兄弟吵架,揭對方的短只是出口惡氣,別奢想是幫你討公道。無論誰贏誰輸,架吵完了,人家槍口一致對外。當白色恐怖來臨,能陪你一起走下去、能盡力為你擋風避雨的,最終還是那些久經考驗的老民主派人士和信念堅定的年輕一代手足。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