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上億資產 孩子每天一个鸡蛋也難——北京太陽村真相調查 (四)

2202 0
标签:

2016中国妇权                                                                        2009-05-15

 

张淑琴如何留住“光明”专题

编者按: “太阳村”,这样极具正面意义的名称,给人第一印像当是光明兼灿烂。1996年太阳村由陕西女子监狱警官张淑琴创建,2000年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落户立足后,被媒体热炒:“张淑琴,太阳村创始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荣膺‘守护的力量’,她守护着(太阳村的)孩子,守护着孩子明天,她的工作让监狱外面阳光灿烂。”2009年3月7日张淑琴获颁“2008年度非凡女人”奖。文人余秋雨也为张淑琴摇旗呐喊来了:“她(张淑琴)在黑暗中留住光明,在不幸中守护希望。” 中国妇权网记者从2007年9月起,怀着美好愿望和使命,以做义工、进行捐赠等形式,多次走进设立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的太阳村。记者不仅与其中的爱心妈妈以及孩子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与创建者张淑琴本人进行过深入交谈。记者还先後數十次走訪了北京太陽村及其在河南、西安的附属机构。近两年来,随着探访次数的增加和深入了解,太阳村及其创办者的形象被一桩桩,一件件及其不光彩的事实颠覆了。中国妇权网记者非常惊讶的发现,北京太阳村里面,不仅有着众多人质疑的帐目不清、管理混乱,涉嫌非法集资、敛财的问题,还存在着孩子吃 不饱、吃不好、遭受虐待的事情。更为令人惊骇的是,太阳村还发生过多名女孩被强奸、猥亵,隐瞒不报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现在,让我们一层层揭开张淑琴及她的太阳村不为人知的真面目。

 

 

年進数百万捐款,孩子連每天一个鸡蛋也保障不了

 

太阳村网站公布的内容:“由三个方面的资金来保证她的生存和运营:1.社会捐助:国内外友好人士、企业事业单位,团体和个人港澳台同胞的热心捐助。2.自办产业:自己创办产业,自力更生,用其产出来支持太阳村的运营。3.向政府申请:尽可能的向政府部门申请,能求得政府的大力支持。” 太阳村网站自称:“太阳村有较为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所有捐助(包括捐款和捐赠物资)支出和审计情况全部(在网上)公开。”但是自从07年下半年、08年直到现在,张淑琴再也没有公布过任何财务数据。

 

让我们又来看看过去太阳村在自己网站上公布的募捐数字:

 

2005年278万多元(2787375.30);2006年近100万元(987008.09);我们通过每项累计得到的却是:185万元,差额竟达988,874.33元。2007年1月至8月募捐款折合人民币200多万元;其中人民币1617590,美元33884.39元;港币13516.18元;欧元15211.20元。

 

以上数字告诉我们:在知名度越来越大,捐献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太阳村公布的募捐数目反而越来越少了。2006年的收入比2005年少了179多万,而2007年8月份以后,索性就不在网上公布了。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更让人疑惑的是,这些数字也都是在没有任何监督机构的眼目下自行公布的,公信度可想而知。如果再加上果园的收入、捐赠的衣、被、食品、家具等,用不完后变卖的现金等,每年超过三百万元应该说还是个保守的估计。

 

并且,在曾有人问及太阳村是否需要缴税的时(2006年8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淑琴说:“现在中国要得到NGO的批准太难了,只能以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的名义在工商局注册,因此不享受税收优惠待遇,也不能进行公募,只能依靠个别的热心人捐赠以解决经费问题。但是他们已经允许我们以被捐款中介委托人的名义接受再转给孩子们手上,所以不用再交税了”

 

口头上知道“不能进行公募”,可实际情况呢?张淑琴本人不管是在媒体面前还是其他什么场合,哪一次没提出向太阳村捐款的公开请求?太阳村不仅仅没有NGO(非政府组织)的合法手续,即便是通过变通手段拿到的工商营业执照,也因未通过年检而早已作废了。更为可笑的是,当中国周刊记者于2009年6月8日在采访张淑琴时问及:财务公开的要求听来完全合理,并没有过分之处啊。张淑琴却“显得非常生气,偶尔还会说出一两句粗话。”并气急败坏般叫道:“他们凭什么要求我公布太阳村的财务,凭什么?”

 

在物资方面,在中国妇权网记者探访太阳村的几次中,发现不少人捐献的都是物品而非钱款。从米、面、衣被、煤、食油、蔬菜甚至婴儿用品等等,无所不包,一应俱全,甚至,连所有的房屋设施都是社会捐建的。可以说太阳村基本上不需要外出采购物品。

getattachmentcaha7rdv %e7%85%a7%e7%89%87-043-copy

外国人或国内大笔的个人或组织捐款,就有挂小牌子以鼓励。 (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此外,太阳村还有500亩果园、50000多株果树、果树下套种数十亩花生、大豆和红薯、100块菜地、占地10亩的生态养鸡场、占地10亩的梅花鹿、鸵鸟养殖场、旅游观光园内可容纳300人同时就餐的餐厅、每年10万以上的捐赠物品转卖所得,还有已经注册为商标的产品名称、通过国家有机化考核的生产过程……。这些项目的收入是多少,记者无从得知。果园负责人介绍说,2006年至2008年三年间,爱心人士每年认领枣树的平均数量在8000棵左右。照此推算,仅果园一项,太阳村每年至少能进账80万。这并不包括果实成熟之后出售所得。

 

太阳村网站上公布的财务收入大致印证了这一推算,2007年种植收入为808773元。

 

再计算一下太阳村的支出情况:据张淑琴自己介绍说:每个孩子每月的开支需350元,年人均4200元,即便按100个孩子计算,一年也只需要42万元。加上工作人员工资以及水电等日常消费,每年100万应该是足足有余的了。可还有三分之二的款项到哪里去了?无人知晓。

 

我们从北京太阳村2007年工作计划中发现,其中有一部分钱是这样开支的:

1、江西鄱阳湖儿童救助中心建设预算(一期工程),造价计94.5万元;

2、陇县孤儿院二期工程预算共计39万元;

3、太阳村孩子认养费用:共计101万元;

4、其他费用49.5万元;

5、保健室、广告牌、卫生间、灯箱等共计18.15万元。

 

张淑琴亲口对志愿者诉苦说到:太阳村经济困难,孩子每天一个鸡蛋都保证不了。承诺每年安排40个孩子去监狱探视父母,张淑琴总是以拿不出钱为由“婉拒”。但在太阳村预算中,却拟建有3万元的来宾厕所;按其公开的预算,2007年度的重点工程就花了302.15万元。作为以扶养孩子为主的财务支出竟然不考虑孩子的生活、营养问题,这能说明,太阳村是真正的在关心这些特殊身份的孩子吗?如此使用社会爱心捐款,太阳村有没有考虑到有违捐助者的初衷?

%e9%a3%9f%e5%a0%82%e7%9a%84%e6%a1%8c%e5%ad%90%e4%b8%8b%e9%9d%a2%e5%a0%86%e7%9d%80%e8%a5%bf%e8%91%ab%e8%8a%a6%e8%bf%98%e6%9c%89%e9%9d%a2%e7%b2%89%ef%bc%8c%e8%bf%99%e4%ba%9b%e9%83%bd%e6%98%af%e5%8d%88

食堂的桌子下面堆着西葫芦还有面粉,这些都是午饭的原料。(小熊图片社图片)

%e6%9c%89%e4%ba%ba%e5%a4%96%e4%ba%ba%e6%97%b6%ef%bc%8c%e9%a5%ad%e8%be%83%e5%a5%bd%e5%90%83%ef%bc%8c%e5%90%83%e7%9d%80%e7%a2%97%e9%87%8c%e7%9a%84%ef%bc%8c%e7%9c%8b%e7%9d%80%e9%94%85%e9%87%8c%e7%9a%84

有外人时,饭较好吃。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小熊图片社图片)

 

%e5%ad%a9%e5%ad%90%e4%bb%ac%e5%90%83%e7%9a%84%e5%be%88%e9%a6%99%e3%80%82

上图:有游客时菜饭较可口, 孩子们吃的很香。(小熊图片社图片)

下图:没有外人看见时,较大的孩子多只是白饭,无菜可吃。(中国妇权网记者摄于2009年5月 )

%e5%b0%8f

 

07-10-18-%e4%b8%ad%e3%80%82ty%e6%9d%91%e5%8d%88%e9%a4%90-copy


02-copy

外国善心人士前来太阳村捐物捐钱。 (中国妇权网记者摄 2008-10-26 )

%e5%84%bf%e7%ab%a5%e9%83%a8%e5%89%8d%e6%8d%90%e8%b5%a0%e7%89%a9%e3%80%82%e5%8f%8a-copy

捐衣物的人太多,被乱弃置或丢掉的不少。(中国妇权网记者摄2008-10-26)

 

%e4%b8%8a%e7%99%be%e4%bb%b6%e8%a1%a3%e6%9c%8d%e5%a0%86%e5%9c%a8%e9%82%a3%e9%87%8c%ef%bc%8c%e9%83%bd%e6%98%af%e5%bf%97%e6%84%bf%e8%80%85%e6%8d%90%e7%8c%ae%e8%bf%87%e6%9d%a5%e7%9a%84%e3%80%82 %e5%a4%aa%e9%98%b3%e6%9d%91%e9%87%8c%e9%9d%a2%e6%9c%89%e4%b8%80%e7%99%be%e5%a4%9a%e4%b8%aa%e5%ad%a9%e5%ad%90%ef%bc%8c%e8%bf%99%e4%ba%9b%e8%a1%a3%e6%9c%8d%e8%b6%b3%e5%a4%9f%e4%bb%96%e4%bb%ac%e7%a9%bf

太阳村里面有一百多个孩子,这些衣服足够他们穿到成年的了。(小熊图片社图片)


%e5%8f%a6%e5%a4%96%e4%b8%80%e4%b8%aa%e4%bb%93%e5%ba%93%e6%8c%82%e6%bb%a1%e4%ba%86%e5%88%86%e6%8b%a3%e5%87%ba%e6%9d%a5%e7%9a%84%e8%a1%a3%e6%9c%8d%ef%bc%8c%e4%bb%8e%e8%a5%bf%e6%9c%8d%e5%88%b0%e8%b6%85

另外一个仓库挂满了分拣出来的衣服,从西服到超短裙都有。(小熊图片社图片)

 

%e6%88%91%e4%bb%ac%e5%9c%a8%e4%b8%80%e4%b8%aa%e5%a4%aa%e9%98%b3%e6%9d%91%e5%ad%a9%e5%ad%90%e7%9a%84%e5%b8%a6%e9%a2%86%e4%b8%8b%ef%bc%8c%e5%81%b6%e7%84%b6%e7%9c%8b%e5%88%b0%e4%ba%86%e6%8d%90%e7%8c%ae %e6%8d%ae%e5%a4%aa%e9%98%b3%e6%9d%91%e7%9a%84%e4%b8%80%e4%b8%aa%e5%ad%a9%e5%ad%90%e8%ae%b2%ef%bc%8c%e8%bf%99%e4%ba%9b%e8%a1%a3%e6%9c%8d%e8%a2%ab%e5%88%86%e6%8b%a3%e5%87%ba%e6%9d%a5%e5%8d%96%e6%8e%89

据太阳村的一个孩子讲,这些衣服被分拣出来卖掉,用来换取太阳村孩子们的学费,不过这个说法无从证实,至少孩子们是穿不了这么多的衣服的。(小熊图片社图片)

 

%e5%a4%aa%e9%98%b3%e6%9d%91%e5%85%ac%e7%9b%8a%e4%b8%ad%e5%bf%83%ef%bc%8c%e8%b4%9f%e8%b4%a3%e6%8e%a5%e5%be%85%e5%bf%97%e6%84%bf%e8%80%85%e3%80%82

太阳村公益中心,负责接待志愿者。 (小熊图片社图片)

%e5%a4%aa%e9%98%b3%e6%9d%91%e7%9a%84%e5%bc%a0%e8%80%81%e5%b8%88%ef%bc%8c%e5%be%88%e7%83%ad%e6%83%85%e7%9a%84%e6%8e%a5%e5%be%85%e4%ba%86%e6%88%91%e4%bb%ac%e3%80%82

太阳村的张老师,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 (小熊图片社图片)

 

在财务问题上,社会各界对张淑琴提出的质疑最多,捐献者们有权要求透明,有权知道自己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在探访太阳村的过程中,记者发觉,太阳村没有设立类似监事会一类的架构来监管财务,只聘请了一家名叫中瑞诚联合会计事务所的进行财务管理,其合伙人也曾就此告诉过记者:“好几年前,事务所应太阳村的邀请给他们做了一次咨询服务,但没有接触到太阳村的实际财务情况,所以没有关于太阳村的任何财务报表”。既然中瑞诚没有为太阳村做专业的财务管理,那么太阳村的财务到底是谁在管理呢?很明显,太阳村的财务大权还是由张淑琴一人掌握,收入支出明细情况在太阳村内就是一个核心秘密,作为企业管理的工商行政部门也只是查查果园的帐目而已,募捐来的钱物也是无法介入的。

 

本网记者2007年底走访了位于河南新乡的太阳村,一位知情者是这样说的:“新乡的太阳村前身是河南女子监狱在郊外鲁堡村办的一个收养所,助养一些在本监服刑女犯的无依靠的孩子。一开始由监狱方面提供一些食物资助等,2004年张淑琴将其划在北京太阳村的名下,并从新乡带走36名孩子到北京的太阳村,同年在河南女子监狱的配合下,又成立了一个新的太阳村,她承诺每年拨给新乡太阳村5万元人民币,但社会的捐赠都要归北京太阳村统一管理。新乡太阳村里有27个孩子,其中有25个在学校读书,实际上每年5万元只够工作人员发工资,学费国家是免了,房子是租当地老百姓的,还需支付水电费等。而张淑琴到底以新乡太阳村的名义募捐了多少钱,没有人知道。据了解,现在孩子们只能靠政府每个人每个月160元的低保生活,2007和2008两年好几次面临断餐,最难办的是今年(2008年)过冬问题,冬天取暖的煤一点都没有了。”

 

中国妇权网于2008年底为其募捐两千美元,帮助孩子们解决了过冬燃煤等问题。

 

张淑琴的太阳村在北京落户前后已有十年的时间了,最低估计其非法募捐总数达数千万元之多。可是,历年来,没见过那个部门去查过她的帐,包括她的工商执照没能延期之后的这几年。即便如此开个零售店也是非法的,还别说太阳村如此大的规模。私营企业公开接受募捐,也属于未经国家许可而非法集资性质。但却没有人能阻止这种违法的经营模式。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