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育监控 » 浏览内容

交不起2万元超生罚款 父亲开学当天自杀

21942 0 发表评论

作者:随风 2014-05-14 07-05

37岁的贵州农民,也是个孩子的父亲王光荣用美工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做出如此选择的原因竟是“超生罚款”,“超生罚款”这个与计生政策相伴而生的款项,是釀成这个家庭惨剧的主因。

据京华时报报道 今年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因为交不起22500元“超生罚款”,用美工刀片割腕自杀身亡。据记者调查发现,近些年来,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捆绑”在一起比且以此执法的现象并不罕见。

报名需带“计生证明”

王光荣有4个孩子,长女和次女在万屯读初一,三女儿和儿子在村子里的下坝小学读小学。开学前,这个不识字的农民听说他家属于“严重超生”,跑到万屯计生站去打听,回来后告诉妻子,罚款一共是22,500元。

万屯镇计划生育和医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吴万斌介绍,王光荣超生的两个孩子,合计应缴纳“社会抚养费”18000元;王的第二个孩子要缴纳“超怀费、无证生育费”4500元,两者合计22500元。

这笔“超生罚款”让王光荣一筹莫展,他又去计生站问了一次。据吴金敏回忆,丈夫带回的原话是:“至少要交18000元,一手干(即一次缴清)”。丈夫还告诉她,听说报名前未缴清的,过期将会加倍罚款。

随后的几天,吴金敏发现丈夫变得沉默了很多,偶尔会在她面前感叹:“娃娃读不成书,以后就和我们一样(是文盲)了。”一向不喜欢求人的王光荣开始给熟人打电话,但愿望往往落空。

大约开学前一周,下坝小学大门前贴出通知,告知家长开学的时间和报名所要携带的材料,其中包括缴清罚款的“计生证明”。

开学当天割腕自杀

村民唐永江说,许多家庭都是举债或者卖掉牲口凑钱。但王光荣没有可以变卖的家产,3间老旧的房子还是借钱从邻居家买过来的,即使卖掉家里的1头猪和5只鸡,也无法凑齐18000元这个“天文数字”。

3日是孩子们报名的时间。吴金敏发现丈夫醒了,但并没有起床。10岁的三女儿向父亲要生活费,他说没有,“找你妈要”。女儿说要带“计生证明”,他也说没有。三女儿回忆,她曾向父亲要过几次“计生证明”,“感觉他好像要烦了”。

孩子们7点左右跟着

爷爷出门。8点多,大哥王甫过来,王光荣说他腿疼,王甫掏出500元钱丢到床上。王甫说,王光荣陆陆续续欠他4000多元,多半都是他看不过去,主动给的。

9点多,老母刘会香亲自过来看儿子,给了他100元钱。“我说先拿去交一点,但他就是不要,还说我不懂。”

吴金敏出门时将近11点,正碰到邻村的幺舅李万华来串门。李万华说,两人喝了些酒,他试探着问王光荣有没有钱借,王回答:“两个娃娃可能都读不成书了,村子里到处都在借钱。”

吃完午饭将近12点,吴金敏去邻居家帮忙了。临走时,王光荣说他觉得冷,想到床上躺会儿再过去。

12点50分左右,邻居告诉吴金敏,说听见他们家有“砰砰”的响声,吴赶紧跑回家,发现王光荣跪在床边,头栽倒在地上的一块土坑里,已经浑身冰凉,“土坑里都流满了血”。随后,她在丈夫身边找到了割腕用的刀片。

吴金敏回忆,丈夫在自杀前几天叨念孩子报名的事,这在以前很少有过。“他经常说要让娃娃多读点书,不要长大像我们一样。”

超生父亲贫病交加

2000年,吴金敏生下了大女儿,两年后又诞下二女儿,意味着这对夫妻合法生育权利的终结。

王光荣兄弟四人,重男思想较重,加之大哥王甫膝下也没儿子,作为老二他觉得一定要为家族增添一名男丁。在二女儿两岁时,王光荣和妻子来到邻镇郑屯,打打零工,做点小生意。但第三胎又是个女儿。王光荣的妻子再次怀孕后,他更加勤奋,还开了一个做蜂窝煤的小厂。

据王家人的讲述,2004年,一个朋友借了王光荣100元钱,后王光荣缺钱前去讨要,对方不给,还威胁要打他。双方发生冲突,王光荣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伤了对方。出事后王光荣一家从郑屯搬到了兴义,他去一个隧道做工,但没多久就遭遇塌方,腰部损伤,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出院不久,又查出膀胱结石。

据当地人讲述,受伤男子住院一段时间后就回家了,但王光荣2006年被关进了监狱,2010年才出狱。

出狱时儿子已经4岁了,还债成了王光荣的主要工作。由于既无文化又无技能,只能找些体力活儿打零工。就在自杀前段时间,他还去昆明做水泥工。吴金敏说,家里经常是“拆东墙补西墙”,至今还欠下银行3万元的贷款,贷款也是为了还债。

当地否认与罚款有关

2004年前后,因计生执法不当,兴义发生过两名计生干部被杀的凶案。附近村民称,凶案发生后,计生站的执法明显柔和了很多。相关部门也在探索计生执法的其他方式,将最初的强制征收变为较柔和的“捆绑式执法”—即人们在计生政策上出现违规,办理其他事项将受到限制。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至少在2011年,兴义市就开始将义务教育绑定在计生政策上。

不过,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记者,教育系统对计生单位的要求并不满意,“义务教育也是国家政策”,有教育系统领导提到不能因为计生工作让适龄儿童无法读书。

王光荣死后,当地迅速辟谣称王光荣的死与“超生罚款”无关,其死因“正在调查”。4个孩子均已在当天入学。与此同时,吴金敏获得了6万元的安葬费以及政府帮助其建房的承诺。但吴金敏告诉记者,就在丈夫自杀的当天下午,三女儿从下坝小学回来后,还向她要“计生证明”。

巧合的是,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3月3日,黔西南州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桑维亮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原与教育捆绑的‘双诚信双承诺’文件作废”。

记者查询发现,这也是贵州唯一一个地区,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

图片说明: 王光荣唯一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网络截图
王光荣唯一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网络截图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