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中国律师肖国珍给柴玲的公开信

3386 0

柴玲女士,

出于对历史真相的探求、对25年前牺牲在北京的学生与市民的怀念、对人生命与尊严的敬畏,我持续地关注与六四相关的信息资料。包括看过您的视频,听过您的演讲。对《天安门》里您说过的话,我的理解可能与很多人不同,我想的是,当时您那么年轻,突然卷入到一场浩大的政治运动,担任总指挥,这是何等不易;面临大军压城的镇压,要求年轻的你做到淡定从容亦未免苛刻。后来的人生起落、异国求生、心理转换,亦让我感同身受地有一种共鸣和怜惜。

今天,意外地从邮箱里收到您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写的公开信,仔细拜读后,有诸多我认同的,我就不重复了;同时,也有我深感不安之处,不若在此一吐为快。

以下,凡您的原文,我用红色字体标出,其他为我的意见。与您商榷。

一、那我又没有做错的是哪?有。那是我当时不认识耶稣,不认识上帝,没有按圣经的话语行事。如果我那时认识上帝,我会做的怎样的不同:我会按神的话语:罗马书第十三章:所有的人都当服从在上掌权的,因为没有一个掌权的不是出于神。所有掌权的,都是由神所指定的。”除非,掌权人做的是违反神的诫命和旨意的事。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 所以那时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但要在宿舍里或校园里迫切祷告, 像80岁的摩西一样,跟随神的时间和带领, 靠神的大能和计划改变中国。

“作为当时的学生来说,我们不用游行示威。因为只要我们相信基督, 我们可以奉他的命祷告, 改变中国。神会垂听我们的祷告。”

——就算“所有掌权的,都是由神所指定”,掌权者亦当“以德配天,明德慎罚”,如果用枪弹与坦克镇压和平的民众,就是自绝于天下之独夫民贼,天下可共讨之。正是:“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虽崇尚忠君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古人,亦认为凡损害民众利益的独夫民贼,人人得而诛之;身为现代公民,岂可唯官府之意是从?

宪法之要义,在限制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当今世界,所有文明法治国家,无不是宪政国家;即使是专制政府,亦口口声声声称尊重宪法权威。您说“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依据的是什么道理?什么逻辑?

您作为当年学生领袖,二十五年过去,反思之后居然得出此种结论——而且以上帝之名——我不能不担心这会不会误导日益兴起的公民运动。说实话,这是我写作本文的最大的冲动。

要求民众只能顺服政府,这完全是是非不分。政府为服务民众而产生,政府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政府应当听人民的,否则就没有合法性与在在的价值。而不是相反!

按您的逻辑:

1960年前后,当数千万人饿毙(因为政府抢走了所有的口粮甚至粮食种子)之时,他们不必逃亡(因为政府不准逃荒,民兵守在村口),在家恒切祷告,就有吃的了?或,虽没吃的,饿死也全进天堂,因为他们听政府的?

1989年,当坦克碾过来,不用反抗也不用撤退,就在广场恒切祷告好了?

当你逃亡之时,响应政府号召,去“自首”好了?须知政府还要你揭露别人。

当政府要拆下十字架,不必守护,回家恒切祷告好了?

请别告诉我,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五千信众,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

请别告诉我,因参加公民运动至今系狱且拒绝向当局低头的赵常青、李化平、刘萍,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

摩西出埃及,他也得走动,而且是辛劳奔波,而不是呆在原地祷告——他说不定还犯了当局禁止的“偷越国境罪”呢!

但是如果掌权的人的命令违背神的旨意, 我们就必须像彼得一样,“顺服神,而不顺服人”。”

——这个我完全同意。

问题在于,这与你前述“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矛盾。

不许游行示威,在我看来,就是违反上帝旨意的。因为集会、游行、示威,乃是天赋人权,是应然法(神定法);同时,在人间、在中国,以实然法(人定法)的方式,提供了宪法保障。

且别说当时的法律并不禁止集会、游行、示威,法不禁止即自由,因而人们完全有权享有该等权利;就算法律禁止集会、游行、示威,也是恶法,人们有权抵制恶法。尤其黑色幽默的是,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就是八九六四之后匆匆出台,为防止新的六四而制订和实施的。

二、从邓小平那里, 他不用担心失去控制, 只要他做顺服神意愿的事, 因“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罗马书 8:31)他绝对不应该也不敢开枪杀人。

他怎么可能“不用担心失去控制”?他何曾做“顺服神意愿的事”?他怎么“不敢开枪杀人”?邓小平至死也没有信仰基督教,没有忏悔,若再有一个六四,而邓依然活着,他照样会开枪,请问人们能等待吗?等他开枪,等坦克碾过,然后去天堂与上帝约会?

还有,无论是邓本人,还是某党,有什么权利来控制民众?如前所述,应当是民众控制执政者才是!

三、那些下令屠杀,打压民运人士和贫民的,如果他们还是不赶快跟神跟人民忏悔,一旦他们寿辰一到,他们的下场怎么会不更惨

问题在于,迟到的正义依然是非正义!如果将一切寄望于来世的审判,那现在各国都有的法庭,全都可以取消了!

我认为,您寄希望于来世,而较少考量今日中国黎民之苦痛、官员之肆虐。古人云:未知死,焉知生。我想,反过来也成立: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神?有人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原因即在此。

圣经也说,“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我们应当将人文关怀投放在现实社会,及时制止当下不公义之事,爱人就是爱神。

 

四、您说,“两千年前,耶稣就已经为我们, 为中国的自由牺牲了, 因此没有任何人需要再流血牺牲了。”谈到 2012年6月4日被打毒针而死的胎儿之死时,您又写道 ,“似乎是上帝在说:今天, 我通过一个孩子的死, 来换回百万亿万个孩子的生。

每一个生命都同等宝贵、独一无二。打毒针而死,这是本可避免的人为悲剧,为何要让人类付出如此代价呢?

同理,收容制度之恶,人所共知,本可直接取消;难道一定要孙志刚被打死,才能换回收容制度之废除?

有多少代价、多少人间悲剧,是人为的、可以避免的?您居然把它们归为上帝的旨意和奇妙安排?

 以上,是我一边读一边产生的感想。我相信您的初衷是良好善意的,那就是:传播福音,给天安门母亲“带来安慰”。同时,我不能不怀疑它给天安门母亲带来的是安慰,还是更大的痛苦。

每当我看到丁子霖母亲那悲伤、倔强、沧桑的脸,想到她经历的25年来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她所受的打压而非安慰,其他与她一样悲伤的母亲;每当想起六四,我就痛苦而愤怒。说白了,我无法宽恕那些策划和实施屠杀的刽子手,直到真相、追责、赔偿的实现。

我还认为,真理是朴素而简单的。一些常识,如同公理,不需要通过引证任何经典来证明。有时候,即使圣经,亦如庐山之深,可能让人迷路;不若走到空旷之地,反能见其真面目。真理之头脑,未必需要缀满宝石的帽子来镶嵌。

以上我说的,还是有太多的形容性词语。其实我想说的非常简单:对以武力镇压和屠杀平民的行为,是反人类罪,应当在当世就得到公正而不延迟的审判,让生者得安慰,死者得安息。

肖国珍

2014/4/21

相关链接: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issues-and-opinions-2-tiananmen-25th-anniversary-20140424/1900370.html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4/04/140422_tiananmen_mother.shtml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4/04/21/3198706.html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4/04/21/3198786.html

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4-04-21/59466395.html

http://forum.hkej.com/node/112206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712975&csid=261_341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hc-04222014140249.html

https://hk.news.yahoo.com/%E6%9D%8E%E5%8D%93%E4%BA%BA%E6%89%B9%E8%A9%95%E6%9F%B4%E7%8E%B2%E5%90%91%E4%B8%81%E5%AD%90%E9%9C%96%E5%82%B7%E5%8F%A3%E7%81%91%E9%B9%BD-012800816.htm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422/18696549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