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强制堕胎流产 » 浏览内容

王丽萍打破多年沉默 公开“一群畜生做的事”

3323 0

我叫王丽萍,女,汉族,今年23岁,住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钓鱼台村。。
几年我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因对方家庭条件困难,迟迟没有办理结婚手续,04年
11月份,我怀孕了,因为我在家里是老大,又是第一次怀孕,家里十几年没有见
过小孩,全家都非常高兴和重视。

王麗萍王丽萍

王丽萍的肚子上留下的针眼。王丽萍

2005年5月31号下午6点多,我在古荥镇大街上突然被一伙人叫住, 要我跟他们走,我说你们是谁,他们只说,“我们是古荥镇计生办的”没出示任 何相关证件,强行把我拉到车上。他们先后拉着我到古荥卫生院;解放军空军医 院和堂李卫生院,上述医院都没有同意这伙人的要求。后在23点左右到了老鸦 陈卫生院,在没有做任何术前相关检查的情况下,在没有我本人同意签字的情况 下强行给我做了人工流产手术,把我怀孕已七个月大的孩子残忍杀害.我不同意, 并没有签字并大声呼救。在场的那伙人打我,并和几个医生和护士强行拉着我的 胳膊把我按倒在地上脱我的裤子,在我腹部胎儿的位置打了一针,然后用绳子 把我捆在病床上,我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不到在“文明”的今天竟然会出现这种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到了6月2日凌晨3点多,
我已经成形的孩子出生了,孩子还凄厉的哭了几分钟,后来孩子的哭声也没了, 孩子一动不动,这时候没一个人在旁边守护,我大声呼救喊了好长时间,才有 一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的护士走了进来对我吼到:“喊什么喊!~!~” 我说:“你看看我的孩子。”那个护士到孩子的旁边一看,说孩子已经死了, 然后把孩子扔到旁边。

听到孩子已死的噩耗,我痛不欲生,晕了过去,等我早上醒来,医生站到我的床边,
说让我拿钱把孩子处理掉,我说没钱他们就把孩子用塑料袋把孩子包起来放
到我床头,面对没有人性,没有医德的医护人员面对灭绝人性道德和基本法制观
念的所谓“计生办”人员,我精神极度崩溃。我很难想象在法制社会健全的今
天,我们最起码的人权都到哪里去了。直到6月3日我才与家人取得联系,在我与
家里没有取得联系的那断时间,我的家属到计生办要求他们出示强行将怀孕七个
多月婴儿的我强制人工流产并杀我腹中胎儿的相关法律政策和依据,他们凶神恶
煞般的拍着桌子把我的家属强行赶出政府大院。同时老鸦陈卫生院再次给我下了
催款通知,让我交钱……。

評論:

游客1:
我去过帖子中提到的那个地方(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钓鱼台村),先说说郑州市惠济区(以前叫邙山区), 郑州市惠济区的办公楼占地530亩,被称“白宫”。在当地的队长,村长,镇长一级都是公开买选票换来的,几年前队长要花二十多万,村长五十多万,镇长不清楚,但是当地某一乡长母亲去世就收得礼金八十多万。镇Z/F各个部门是承包的,每个部门每年要向上面缴纳固定的钱,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小金库了。而计生办就更是肥差了。一个二胎指标就要几万。还记得那条标语吗“上吊不夺绳,喝药不夺瓶”,就出自河南计生办。这就是咱们的乡级Z/F。
做人工流产在中国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现在已经是科技时代了,什么报应之类的想法大概也只有乡村的愚夫愚妇才相信,计生委的人是在工作,你指控他谋杀,他是在执行公务,如果谋杀是执行公务的话,那基本是合法的谋杀,和执行枪决的刽子手是一样的威严而且有很高报酬的, 你告他就等于是告政府,跟政府作对有什么结果,这也不用想就知道的,一个婴儿的性命和国家的国策相比当然渺小而微不足道的,比起拿自己的孩子喂狗的行为艺术也显然正当的多了,行为艺术尚且没人来管,何况这种关乎国家百年大计的正当执法行为。那个卫生院的医生倒是冤枉而且倒霉的,做了事情却拿不到报酬,其实这单生意是计生办的人要求做的,他应该向计生办的人讨钱,但是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计生办和卫生院 是上下级关系,下级敢向上级讨钱么?那几乎是等于大不敬,乃至于找死了,按常理他应该把上级打点得满意才有活路的,按常理他当然是只有找那还守着自己孩子的尸体的悲痛的母亲要钱,这个道理是明理的中国人都明白的,那不给钱还想告状的母亲显然是个不明事理的乡村野妇,第一她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第二, 她不知道国家公务员的生存之道,好在大多明白这个道理的中国人是不会给她闹事的机会的。 至于人 权, 那都是对社会主义事业有着险恶用心的外国人用来诽谤打击我们的谎言和借口,比起北朝鲜或非洲哪个闹饥荒的国家,或者比起60年代初,我们的人民已经生活在幸福中了,不要得陇望蜀,我们的特殊国情是不能和欧美国家比的,也不能和台湾相比的,也不能和中国的特别行政区相比,不然,为什么叫特别行政区呢?这个道理也是明白事理的中国人都应该闭着嘴巴心领神会的。

游客2:
帖子中的姑娘可能是因为没有结婚怀孕,而计生办也是有承包任务的,哪个村子要是有一个计划外生育就会被上面罚款。
当地乡级Z/F编制有限,就大量雇佣当地的无业人员工作,包括很多地痞流氓。采用的方法就是盯梢,举报,罚款。非法拘禁,和强制流产。甚至威胁有关联的家庭成员,比如让小孩子停学,哥哥弟弟停职,做小生意的就会有很多特殊关照。。。。。。
听上去很荒诞,但这就是现实。在城市待太久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戒心126:计生局你他妈,灭绝人性的事怎么还要做呢?

大坳山人:灭绝人性的事情就发生在“五不搞”的国度。谁之悲哀,谁之痛苦。善恶不分的年代,一切颠倒黑白了。

卡农之灵魂: 这真的是无法接受。。。看着太揪心了。限制人口的强制堕胎的办法治标不治本,文化和财富的贫乏才是超生的本源。我DANG就喜欢干这种灭绝人性还不解决问题的事。

易富贤: 计生从一开始就是杀生。
刘立文微博: 计生最终变成杀生了。
文侠罗竖一: 这30余年,不知道多少孩子死于非命。但很多国人至今还很迷信计生。事实上,兵役法把应征年龄改小.

游客3:
咱们来假设一下这个姑娘的申冤途径。
1到当地镇Z/F申冤,那无疑自投罗网。
2到惠济区Z/F申冤,谁会管这破事,也许在他们眼里这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屁”事了。
3到郑州市Z/F申冤,不知道她会不会进的去市府大院,因为现在市Z/F门前常驻大批po.lice,郑州叫“交巡警”
4到河南省Z/F申冤,天知道她会等到哪天。因为省Z/F门前已经排的到处是申冤者。因为郑州到处都在拆迁,到处都在征地,到处都在闹事。象强制流产这等冤情实在是”屁“事,因为都没有死人。
5到北京申冤,北京太大了,我都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申冤。也许一下火车就迷糊了。那就先去中南海,那里是离西客站最近的大衙门了。可我相信还没等她看清中南海大门就被撵走了,那就再往前走,到天安门广场喊两嗓子冤枉或是找个人诉诉苦,但我相信很快她也会变成“法轮功学员”,接下来的事大家想都想的到,被po.lice拿下,通知郑州截访办驻京小组来领人,遣返或进黑监狱,那要看来人的心情了。因为Z/F规定了非法上访可以拘留或判刑。
6无处可去,假如我是受害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只能象这样在某一论坛写这样一个帖子让更多的人看看,还要小心被五毛党骂,小心帖子被和谐。
7还能记起几任河南省省长,李长春,李克强,郭庚茂。不知各位有何感想。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