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上访控诉 » 浏览内容

蘇昌蘭:關注失踪維權鬥士—-馬勝芬

5637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義工:蘇昌蘭

馬勝芬女士是廣東南方街頭運動鬥士。 2014年2月28日中國兩會期間,馬勝芬和余建鳳,冉崇碧等到北京舉牌要求到兩會旁聽,但半路上被捕。她們舉牌內容是:“馬勝芬,余建鳳,冉崇碧代表全國訪民參加兩會”。

據了解,下午4點她發信息說她被抓了,隨後網友打她的電話就不通了,後來聽說被拘留,現在兩會結束還是沒有任何消息,網友張聖雨一直在京尋找她,並在北京的街上貼尋人啟事。張聖雨說馬勝芬這次拘留已經是第十一次了,是她第十一次被關押。

來自貴州省思南縣的馬勝芬女士30出頭,飽受滄桑的歲月,她粗粗的頭髮過早地花白了,看上去像50歲,現在染上黑色。

妇权义工苏昌兰在采访马胜芬的维权事迹 xiao

中國婦權義工蘇昌蘭(右)採訪維權鬥士馬勝芳(中)。(圖:中國婦權)

 

我曾採訪過馬勝芬,她訴說:在2009年以前她一直在中山打工,由於她沒有文化,也不善於說話,只能做些粗重的活,但她也會像眾多的外來工一樣,心中也有夢想,想通過她勤勞的雙手,爭取解決溫飽問題,圓她心中的中國夢。

然而,在2009年2月份,由於她的家鄉政府建設水電站,她家屬於被洪水淹沒的範圍,政府有關部門發函到馬勝芬工作的中山市小欖鎮雪人針織廠,要求她馬上回家搬遷。但中山市小欖鎮雪人針織廠拖欠其工資一年多,在沒有路費回家的情況下,馬勝芬的家在無人搬遷下慘遭淹沒,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且無家可歸。

無奈之下,馬勝芬只能選擇一直在小欖鎮雪人針織廠工作。 2月底,雪人針織廠又將她趕出廠。 3月中,馬勝芬到中山市東昇鎮祥興製衣廠做臨時工,2009年7月18日她提出辭工回家修房子,老闆不同意其辭工,反而指使車間主管程思源打傷了她的頭部,留下腦震盪後遺症。由於打人者沒有賠償馬勝芬的醫療費,從此馬勝芬被逼走上了維權上訪的道路。

她一直輾轉於中山市各信訪部門到處上訪,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不得己來到了廣東省政府伸冤,卻又被省政府門口武警、民警打傷。之後因在省政府上訪找領導解決,多次被中山市管轄區領導從廣州市洪橋派出所接回去。東昇鎮榮興派出所梁所長,分局馬傑通過法律中心曾出過馬勝芬被祥興製衣廠打傷的傷情鑑定書,確認祥興製衣廠賠償費用包括醫療費用,住院費、後期治療費等等。但是鑑定書沒有拿給她,賠償也分文未見。

馬勝芬說:為了解決問題,她在2010年9月8日至9月9又來到了省政府上訪,然而,廣州市洪橋派出所何所長指使何某軒等多人打傷了她的頭、手、腳,還有搶其銀行卡、手機、錢,其中她記得兩個警察的警號分別是020254和021377,他們把馬勝芬抓了之後沒有送她去醫院治療,又沒有鑑定她身上的傷痕相片,當時馬勝芬一身都是傷。這兩個警察直接把馬勝芬送到越秀區看守所,馬勝芬不肯進去,他們和看守所的工作人員一起掐其脖子,當時幾乎把她掐昏死過去,後來抬著她進去看守所103倉。

進了看守所,她的傷情並沒有得到醫治,痛得她昏昏沉沉,馬勝芬不斷在看守所裡投訴,並把傷勢給看守所的警察看,他們對於馬勝芬的訴求一直置之不理。十月份岑主管還扭傷了她的手腳、並把她戴手銬腳鐐,還不許其吃飯,想把馬勝芬餓死,有錢也買不到東西,在岑主管的指使和授意下,倉裡的同伴拉幫結夥欺負馬勝芬,最後檢察院辦案的警察來了,她訴說了一切事情,他們才在11月13日把馬勝芬送到武警醫院住院,22日從武警醫院拉回到看守所。武警醫院的病曆本和鑑定書沒有給她。那時候的馬勝芬還是痛得昏昏沉沉,有氣無力、全身發抖。

馬勝芬說:“後來,廣東省越秀區檢察院以穗越刑檢刑訴(2010)1194號起訴書指控我妨礙公務罪,我不服,這完全是鍾文廣胡說,什麼是妨礙公務罪?人民政府是為百姓伸冤解決的地方,不許我伸冤嗎?他們人多,搶我手機和銀行卡(卡里面錢8千多塊錢)又是什麼罪?為什麼經我報警也不追究?我完全不服廣州市越秀區法院和中級法院刑事判決和刑事裁定書,文號分別是(2010)越法刑初第1164判決書,(2011)穗中法刑終字第28號裁定書,要求撤銷這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判決和裁定,重新審判,還我清白。”

由於馬勝芬對這一系列的侵權、枉法行為不服,不斷找政府告狀,被政府多次關押,並送拘留所,期間受盡非人虐待。

2011年4月份,由中山市東昇分局馬傑,榮興派出所粱所長電話負責,馬傑、梁所長還送她到竹苑派出所。鄧國良負責,把馬勝芬送到去拘留所,勞教1年6個月。

馬勝芬說:2011年5月5日進去勞教所,三大隊每天押馬勝芬做事。 6月1日上午石大隊長和謝隊長在辦公室用電棍毆打馬勝芬的頭和身體,直到她昏死過去,下午三點半將馬勝芬抓去一大隊,晚上一大隊王燕帶她去醫院搽傷口。

在看守所里馬勝芬每天在一大隊從早上6點到晚上11:30做手工,不做就被爆打,掉飛機,關禁閉,經常用扣分來押學員(被扣分後會推遲釋放,俗稱“押學員”),並一直都有夾控監控著她的行動,夾控跟隊長經常說馬勝芬的壞話,她們想打她就打。分隊長和下面隊長經常對夾控說“你們盡力打,打了之後我們拿煙獎勵你們,並且讓你們可以多休息、多睡覺,如果馬勝芬還手,我就把她掉飛機,關禁閉,不許她說,直到聽夾控說話,她的年終總結也由你們來寫”,馬勝芬氣憤地說:“她的事情關夾控什麼事?她們是吸毒犯。一大隊分隊長包進蘭和小隊長石素雲經常將學員掉飛機,關禁閉。我被關到2012年10月份才放出來。”

2012年10月31日,馬勝芬被政府一批人員從佰好洒店帶回中山市小欖鎮昇平派出所,由公安局何劍平,粱泉森負責,在當地教育中心被押一個月。

2013年6月16號,馬勝芬就她在被抓、被暴打和被警方搶手機、銀行卡與在看守所被暴打之事到廣州市洪橋派出所反映情況和理論,卻被6-7個警察又一頓的暴打,致使馬勝芬頭部重傷後導致右側半邊身子功能障礙行走困難(需要坐輪椅),頭疼,眼睛視物模糊,右腹部不時劇痛,一直無錢醫治。因此,馬勝芬向社會求助,在2013年7月18日,為了治病她在廣州市北京路舉牌向路人求助途中,再一次被北京路派出所民警劫持至派出所,最後又以襲警罪在越秀區看守所刑拘37天。

她出來後在醫院的一個月,她在網上披露她的事蹟,得到各地的網友來看望她,關心她,在大家的關心下她的心境漸漸得到了寧靜,從個人狹隘利益中慢慢地走出來,並且終於明白了: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就不會有真正的法律公平與公正,幫助別人也就是幫助自己。

從此以後,馬勝芬義無反顧走上公共維權的路,她不顧自己被暴打後身上留下後遺症的痛楚,以及肝腎囊腫的折磨,她常常拖著自己的身軀,積極投身公民社會中,她多次參加在北京廣州聲援許志永、王功權、劉遠東、郭飛雄等人的舉牌活動!參加了新余劉萍案、東莞冀中星案等的現場圍觀聲援活動。她舉牌的內容如“要求習近平解散黑幫”“要求無罪釋放許志永等良心犯”“胡春華公開財產”等,因她的舉牌行為而多次觸犯中共的禁忌,因此受到當局高達5次拘留的嚴厲懲罰。而每次拘留期間她都是在武警醫院裡度過。

馬勝芬這樣一個沒有文化,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一個身患重病的弱女子,敢於挑動強權,從不畏懼退縮。她的勇敢和執著以及行動影響了不少膽小怕事的其他中國人,帶動了其他訪民參加公共維權活動的熱情和信心,極大地鼓勵了維權人士上街舉牌抗議的勇氣,。

馬勝芬的維權經歷是中國千千萬萬訪民維權的最典型代表,在訪民大軍中她的勇敢和堅韌格外突出。在兩會期間上京​​要求全國訪民參加兩會旁聽的途中“被失踪”了,目前她渺無音訊。馬勝芬到底在哪裡,希望大家關注她的安危,也呼籲國際媒體的關注!同時,希望她的行動能夠得到更廣泛的支持,讓她反抗專制壓迫的勇氣能夠感染更多的中國人!我們已經痛失了一個曹順利,我們不想再失去這位勇敢的維權鬥士馬勝芬!

2014年3月17日於佛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