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维权 » 浏览内容

广东打压维权人士苏昌兰 手段极其恶劣

5271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国妇权网报道:

广东南海政府打压维权女士苏昌兰花样百出,用尽监控、跟踪、看守、恐吓、拘传,并于2009年对其夫制造意外事故、2011年制造交通事故,致使其夫终身残疾,永远失去工作能力。最近家里又失窃,夜晚被人进入室内。而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更为荒唐、卑鄙下流,幸而苏昌兰及时识破其阴谋诡计,其夫终得以脱身,被营救出来。苏昌兰女士是三山维权案领头羊、也是中国妇权组织资深义工。

事情发生在10月9日晚上约19时,广东南海三山维权女士苏昌兰的丈夫陈德权被一名自称是同学的南海公安局警察叫了出去会面。

然而苏昌兰丈夫出去约20分钟后,在家里的苏昌兰女士就听到一个女性打进家里的电话说:”要找她的丈夫,问苏昌兰是谁?怎么会在她的家里,现在苏昌兰所住的家是她的,并说她的丈夫叫做陈德权,她已经和陈德权结婚了。” 苏昌兰听到电话里不断传出嘻哈的,发狂的笑声,和陈德权的声音,这到底发生什么事?顿时,苏昌兰迷惑了,苏昌兰女士连忙给丈夫打电话,但没人接听,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被来电的女人接听了,她说了一句就挂掉,最后她干脆说不要再打电话了,今晚她要和陈德权在一起。

苏昌兰女士严正要求让自己的丈夫听电话,但对方一直嘲笑苏昌兰女士,就是不给电话其夫听,苏昌兰女士很担心其夫被该团伙控制,甚至要挟家人,丈夫因为在经济上一直支持自己参与维权,因而已经发生两次惨剧了,今次会不会又有什么意外?苏昌兰女士不敢想下去,没法,她只好向其丈夫的家人求助,其丈夫的家人后来打听到,原来苏昌兰女士的丈夫被二男二女软禁在一个饭店里不断遭受他们的凌辱。

于是,苏昌兰女士通知了亲戚后就连忙赶去营救丈夫,结果却扑了个空。苏昌兰赶紧给其夫打电话,他说他跑了出来正在回家的路上。

当苏昌兰女士回到家入了家门后,不到十分钟,这四人尾随而来,一进门,女的就对着苏昌兰丈夫说要和他结婚,其中的一男一女对苏昌兰女士轮番羞辱。一个自称是黑社会的,更加是恐吓苏昌兰女士以后要”醒定””不许搞事”。并声称他大把钱,认识很多人, 警告完苏昌兰女士之后,四人扬长而去。冷静的苏昌兰用录像机记下了这个恐怖的场面。

事后,苏昌兰女士向其丈夫了解,这二男二女是两对夫妻,一是南海区公安局的警察邵巨纯(三山人)和他的妻子亚雪,另一对是平洲的黑社会分子,花名叫”大头城”,一直吵着要和陈德权结婚的是三山新填地人,是”大头城”的姘头陈丽萍。

据陈德权说:”当时陈德权见到这个所谓同学后,该同学警察和一干人等以他迟到为由,要罚他连喝三杯酒,陈德权表示自己身体有内伤,不适宜喝酒,陈丽萍则扬言声称不喝就会把酒由陈德权的后头淋下,逼于无奈之下,陈德权被他们几个连灌四杯,当他喝了这几杯酒后,神智有点迷糊了,而且头很痛,不知道他们是否在这酒里下了些什么?好像人就被他们摆布了一样,他也听到是邵巨纯随口就说出了家里的座机电话,授意陈丽萍打家里电话的,打完之后他们一直在哈哈大笑,后来也听到我的手机响了,我想听电话,陈丽萍抢了我的电话,一直不给我,我伸手想抢回手机,但是没有成功,因为我是残疾人不够他们抢,我知道我的手机不断有电话打入来,陈丽萍不断听了我的电话,说了些很难听的话,陈丽萍后来告诉邵巨纯说是一个老人打电话来,并告诉打进的电话号码,最后听到邵巨纯说:这是他妈妈的电话,好了,惊动他们的家族了。好像是说他们今晚的目的达到了一样,这时我才能从陈丽萍手里要回了我电话,我拿回电话就回家了,到家后,我觉得奇怪,邵巨纯怎么会知道我家和我妈妈的座机电话,并且随口就能说出来,好像是一早预谋好的一样。我给邵巨纯电话要他们赔礼道歉,他们又来到我家中,不是赔礼道歉,而是寻衅滋事,又对着我的妻子苏昌兰嘲笑和恐吓,很明显他们就是想骚扰我的家庭。”

据苏昌兰女士说,她从来不会得罪人的,今次发生的事,显然是冲着正准备状告南海政府强抢农民土地一案开庭前的时刻而来的,旨在警告和恐吓三山的维权人士,分化和瓦解他们的家庭,在维权人士家庭中制造麻烦,扰乱三山村民开庭前的准备工作。

至此,苏昌兰女士表示,若是自己发生不测,都是政府下手的!一切均不是意外。同时,她希望村民注意保护自己,因为下一轮政府还会制造新招,防不胜防。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