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性别比失调加剧:农村男娶妻难 服装工厂”女工荒”

3850 0

鹭江村南方门诊的吴医生号称性别鉴定需要特殊的高科技仪器,只有她能联系专家做。项仙君 摄

随着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已达118.06,严重超出警戒线。8月16日,国家人口计生委、公安部、卫生部等六部门联合启动了集中整治“两非”(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行为。

近日,记者进行调查发现,男女性别比例失调后果已经开始显现:农村贫穷男子娶妻难,服装工厂“女工荒”。而在城中村,小诊所的“两非”活动照常运营,无疑加剧了性别比例失调这一趋势。

“剩男多”引发“婚姻梯度挤压”

日前,记者登录“世纪佳缘”网,搜索年龄为20—35岁的广州男会员,得出的数据为109467人,而同龄的广州女会员76703人,其中就有32764人的缺口。1986年出生的小泽向记者表示,身边10个男性朋友就有7个没有女朋友。小泽笑着说:“不过也不急,现在找不到,事业成功后再找,同龄的找不到就找90后,再不行就去农村找或者出国找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指出,性别比例失衡的直接影响将是“婚姻梯度挤压”现象凸显。同龄适婚女性短缺,男性就会从低年龄女性中择偶,“老夫少妻”增多;挤压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别的地区发展,“城里哥找乡下妹”。“婚姻挤压之痛不仅在于产生多少‘光棍’,更在于其后果主要由贫困人口承担。”今后,“剩男”将更加沉积于边远贫困地区。贫穷又无子嗣的男性剧增,可能会增加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危及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

在广州求学的小刘,老家在湖南新邵县浒溪村,今年暑期回家后她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宿舍和朋友谈论的广州“剩女”现象在老家根本就不存在。小刘家属于村里的第三生产组,全组有三四十户人家,大约有100多人口,而除了几个求学在外的女大学生和女硕士现在还“剩”着,村里适婚的女性基本全嫁出去了。

而邻居的刘大叔今年43了,一直找不着对象。据小刘介绍,像刘大叔这样健康的男光棍,组里至少有4个。据小刘介绍,这样的现象不止在他们组,临近几个村都是一样的,“剩男”危机使村里的贫穷小伙子拼了命在大都市打工赚钱。

“民工荒”演变为“女工荒”

女工已成为“抢手货”,“民工荒”正演变为“女工荒”,这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的一个突出现象。

在天河区石牌街,记者几乎在每家酒家宾馆的门口都能看到招聘“服务员、收银员”的告示,而近九成的告示上都注明“要求性别:女”。记者登陆“58同城”的“广州招聘”网页,对有性别要求的岗位进行统计,招男工的职位有128个,招女工的有685个,女工需求是男工需求的5.4倍。

就招聘女工的问题,记者走访了潮州一家主营晚装和婚纱的服装厂,老板蔡先生向记者表示:“厂里天天在招女工,但是一直缺!”据他介绍,工厂现有员工50人,男女比例约8∶2。

对于为何女工短缺,蔡先生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行业工种的属性,服装制造业的女工需求本来就比较大,相对其他行业更容易出现“女工荒”;二是适龄女工资源少。工厂目前最急缺的是大量年轻的女工,本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女工应是工厂生产的主力,但目前这个年龄段的女工在工厂所占的比例最少。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我国1982年以后出生性别比为108.47,开始超过国际警戒值107。1982年以前出生,也即30岁以上的女工在蔡先生的厂里并不缺,而1982年之后的年轻女工却一直招不到,这是一种巧合?还是男女比例失衡在服装工厂敲响的一记警钟?据资料显示,1990年、2000年、2010年的全国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分别为111.3、116.9、118.08,有持续升高迹象。

记者暗访 城中村小诊所是“两非”重灾区

在出生性别比持续升高的背后是“两非”的黑市。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城中村里的小诊所是“两非”的重灾区。本报实习记者近日装成怀孕两个月的孕妇,走访了石牌村、员村、棠下、鹭江村和瑶台村的多个小诊所了解“两非”市场。

在走访过程中,越秀区的瑶台村近十家诊所,不管大小,都回绝了记者做胎儿性别鉴定的要求。而在其他四个村,记者发现不少门诊医生愿意做胎儿性别鉴定和引产,胎儿性别鉴定价格基本都在200-300元,胎儿引产价格1000-2000多不等。

在不同村,不同诊所,“两非”市场以不同形式正常运营:

一、自营自做不躲藏。在石牌村继方门诊部,坐诊的医生告诉记者,在门诊内便可做B超鉴定,如果鉴定结果是女孩要堕胎的话,也可以在门诊做,并由她亲自做。棠下瑞康门诊的医生向记者表示,普通B超检查一次40元,告知性别一次100元。

二、外请专家秘密做。鹭江村的南方门诊和康乐门诊的医生都声称可以联系大医院的专家到秘密的地方给记者做胎儿性别鉴定,并承诺能引产。

三、中西结合新疗法。在员村北社石东街一条小巷内,一家挂牌“中西诊疗”的小诊所内一名男医生正在给病人看病,记者试探性地询问看不看妇科,男医生的老婆邓姐立刻很热情地迎上来。据邓姐介绍,现在想要男孩有三种办法。一是怀孕四个月后来这边做B超检查,由于诊所没有仪器,提前预约后邓姐会找医院里的朋友带仪器过来检查,如果是女孩则引产。二是在怀孕一个月后用性别测试纸预测男女。最后,邓姐还跟记者介绍了他们的独家秘方。男医生拿出一盒已拆封的“枸橼酸钙”,声称在准备怀孕前让丈夫连服三个月就能生男孩。最后,店员给了记者一张名片,名片后的“主治范围”栏内便有:“大月份引产、B超预约”等。而邓姐的“中西诊疗”正是村内出名的“两非”聚集地。(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丁少钿) 鹭江村南方门诊的吴医生号称性别鉴定需要特殊的高科技仪器,只有她能联系专家做。项仙君 摄

  随着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已达118.06,严重超出警戒线。8月16日,国家人口计生委、公安部、卫生部等六部门联合启动了集中整治“两非”(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行为。

  近日,记者进行调查发现,男女性别比例失调后果已经开始显现:农村贫穷男子娶妻难,服装工厂“女工荒”。而在城中村,小诊所的“两非”活动照常运营,无疑加剧了性别比例失调这一趋势。

  “剩男多”引发“婚姻梯度挤压”

  日前,记者登录“世纪佳缘”网,搜索年龄为20—35岁的广州男会员,得出的数据为109467人,而同龄的广州女会员76703人,其中就有32764人的缺口。1986年出生的小泽向记者表示,身边10个男性朋友就有7个没有女朋友。小泽笑着说:“不过也不急,现在找不到,事业成功后再找,同龄的找不到就找90后,再不行就去农村找或者出国找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指出,性别比例失衡的直接影响将是“婚姻梯度挤压”现象凸显。同龄适婚女性短缺,男性就会从低年龄女性中择偶,“老夫少妻”增多;挤压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别的地区发展,“城里哥找乡下妹”。“婚姻挤压之痛不仅在于产生多少‘光棍’,更在于其后果主要由贫困人口承担。”今后,“剩男”将更加沉积于边远贫困地区。贫穷又无子嗣的男性剧增,可能会增加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危及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

  在广州求学的小刘,老家在湖南新邵县浒溪村,今年暑期回家后她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宿舍和朋友谈论的广州“剩女”现象在老家根本就不存在。小刘家属于村里的第三生产组,全组有三四十户人家,大约有100多人口,而除了几个求学在外的女大学生和女硕士现在还“剩”着,村里适婚的女性基本全嫁出去了。

  而邻居的刘大叔今年43了,一直找不着对象。据小刘介绍,像刘大叔这样健康的男光棍,组里至少有4个。据小刘介绍,这样的现象不止在他们组,临近几个村都是一样的,“剩男”危机使村里的贫穷小伙子拼了命在大都市打工赚钱。

  “民工荒”演变为“女工荒”

  女工已成为“抢手货”,“民工荒”正演变为“女工荒”,这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的一个突出现象。

  在天河区石牌街,记者几乎在每家酒家宾馆的门口都能看到招聘“服务员、收银员”的告示,而近九成的告示上都注明“要求性别:女”。记者登陆“58同城”的“广州招聘”网页,对有性别要求的岗位进行统计,招男工的职位有128个,招女工的有685个,女工需求是男工需求的5.4倍。

  就招聘女工的问题,记者走访了潮州一家主营晚装和婚纱的服装厂,老板蔡先生向记者表示:“厂里天天在招女工,但是一直缺!”据他介绍,工厂现有员工50人,男女比例约8∶2。

  对于为何女工短缺,蔡先生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行业工种的属性,服装制造业的女工需求本来就比较大,相对其他行业更容易出现“女工荒”;二是适龄女工资源少。工厂目前最急缺的是大量年轻的女工,本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女工应是工厂生产的主力,但目前这个年龄段的女工在工厂所占的比例最少。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我国1982年以后出生性别比为108.47,开始超过国际警戒值107。1982年以前出生,也即30岁以上的女工在蔡先生的厂里并不缺,而1982年之后的年轻女工却一直招不到,这是一种巧合?还是男女比例失衡在服装工厂敲响的一记警钟?据资料显示,1990年、2000年、2010年的全国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分别为111.3、116.9、118.08,有持续升高迹象。

 记者暗访 城中村小诊所是“两非”重灾区

  在出生性别比持续升高的背后是“两非”的黑市。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城中村里的小诊所是“两非”的重灾区。本报实习记者近日装成怀孕两个月的孕妇,走访了石牌村、员村、棠下、鹭江村和瑶台村的多个小诊所了解“两非”市场。

  在走访过程中,越秀区的瑶台村近十家诊所,不管大小,都回绝了记者做胎儿性别鉴定的要求。而在其他四个村,记者发现不少门诊医生愿意做胎儿性别鉴定和引产,胎儿性别鉴定价格基本都在200-300元,胎儿引产价格1000-2000多不等。

  在不同村,不同诊所,“两非”市场以不同形式正常运营:

  一、自营自做不躲藏。在石牌村继方门诊部,坐诊的医生告诉记者,在门诊内便可做B超鉴定,如果鉴定结果是女孩要堕胎的话,也可以在门诊做,并由她亲自做。棠下瑞康门诊的医生向记者表示,普通B超检查一次40元,告知性别一次100元。

  二、外请专家秘密做。鹭江村的南方门诊和康乐门诊的医生都声称可以联系大医院的专家到秘密的地方给记者做胎儿性别鉴定,并承诺能引产。

  三、中西结合新疗法。在员村北社石东街一条小巷内,一家挂牌“中西诊疗”的小诊所内一名男医生正在给病人看病,记者试探性地询问看不看妇科,男医生的老婆邓姐立刻很热情地迎上来。据邓姐介绍,现在想要男孩有三种办法。一是怀孕四个月后来这边做B超检查,由于诊所没有仪器,提前预约后邓姐会找医院里的朋友带仪器过来检查,如果是女孩则引产。二是在怀孕一个月后用性别测试纸预测男女。最后,邓姐还跟记者介绍了他们的独家秘方。男医生拿出一盒已拆封的“枸橼酸钙”,声称在准备怀孕前让丈夫连服三个月就能生男孩。最后,店员给了记者一张名片,名片后的“主治范围”栏内便有:“大月份引产、B超预约”等。而邓姐的“中西诊疗”正是村内出名的“两非”聚集地。(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丁少钿)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