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廖亦武:祖國的死訊

828 0
标签:

作者:廖亦武                                                               2202-12-31

 

 

要麼群體免疫,要麼同歸於盡

2202年聖誕平安夜的三更天,八千公里外陡然傳來四川省老家的死訊,父親的么妹,我的么孃,因武漢肺炎去世。老人家已九十多了,是父系家族最後一個長輩。

 

么孃是文盲,這輩子都呆在鄉下,一直胃口佳,食量大,逆來順受,天性樂觀,本來有返老還童的跡象,卻不料數日前,不慎跌跤,腳踝骨折,幾個兒女急忙送幾十公里外的鹽亭縣城醫院治療。主治醫生見是長壽老人,也不顧自己陽了,還掛著退熱輸液瓶,竟殷勤接診,擼袖把脈,並在診室外過道安排了一張臨時床位。

 

可老人家等不及,還沒過夜,就呼吸急促,說走就走了。她的兒子說:“招呼都沒打一個。”

 

眾目睽睽,原本核酸檢測為陰性的么孃是被醫生給傳染的。院方表達了歉意,卻不是因為么孃被傳染,而是停屍房及其週邊,均已爆滿,聯繫火葬場,也爆滿。院方照例替么孃開“證明”,死因是心衰, 她的孫兒糾正說:“不是‘心衰’,是‘新冠’。”院方回答:“衛建委剛剛公佈,全中國只有七個新冠死者,名額有限,所以,我們鹽亭縣不能有新冠。”

 

胳膊擰不過中共中央的大腿,么孃一家只得接過法定“證明”,馬不停蹄趕往殯儀館,死人如紛紛揚揚的碎雪,沿途彌漫,望不到頭,卻統統被阻隔在大門外;而活人排了至少一公里的長龍,魚貫入內登記並預約火化日期。五個小時後,輪到么孃,窗口內的回音是:“還要等一個月。”她的孫兒說:“等不得。”窗口說:“大冬天,等得。”她的孫兒還要囉嗦,窗口就叫:“下一個。”

 

百般無奈,么孃一家只好發喪回老巢,擺放一天一夜,就悄悄在山上刨個坑埋了。

 

擅自土葬,這要放在十幾天前,就是觸犯國法的反賊,罰款又坐牢。可如今,山坡地頭,新墳無數。老家的人在越洋電話中對我說:“好多天了,火葬場的爐子,不歇氣地燒,人又不像柴禾棒棒那樣好燒,要成一把灰,中間得噴幾次油……”

 

我聽得毛根子炸,就打斷道:“可以了,莫太詳細了。”

 

對方應道:“好嘛,總而言之,我們的中心思想是,像鹽亭這樣從1949年解放到現在的鐵桿兒貧困縣,全國成千上萬,如果都沒錢從外國進口一天可以燒完五十個人以上的先進爐子,就還不如恢復土葬。現在鄉下地多人少,一旦城裡的新冠死人潮水般撲向農村,基層政府再因地制宜,論價收費,全國的經濟馬上就搞活了。”

 

我說:“你這話,包子皇帝聽到了,馬上就變成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了。況且,‘實行火葬,移風易俗’跟‘學習雷鋒’一樣, 是偉大領袖毛主席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就‘親自部署,親自指揮 ’過了的,包子也不敢違背……”

 

對方打斷道:“此言差矣。從古至今,死皇上再大,壓不過活皇上。另外,請不要一口一個‘包子’好不好?萬一我的手機號和微信號都被封,下次就沒辦法聯繫你了。”

 

我一驚,急忙道再見。不料才過幾分鐘,我太太的手機又響了。她睡眼惺忪地起身接聽,也是八千公里外的河南省老家打來的,她的八十多歲的外祖父,也因武漢肺炎去世……

 

接下來是我青少年時期的故交王小京的臉書簡訊:“我母親於北京時間2022年12月29號淩晨卒於成都。享年九十五歲。

 

“正如中共一貫撒謊成性的作風,我母親在核酸呈陽性的第十二天走掉。中共病毒已入侵她身體的各系統,先後出現發燒,血糖極高,尿閉,血氧飽和度低,血壓低等症狀。而醫生卻隻字不提陽性特徵,死亡證明只准寫‘肺部感染’……”

 

再接下來的網路圖片,是全國各地殯儀館人滿為患,上海一繁華地段的居民社區,濃煙滾滾,人們在露天焚燒屍體。一位女士在手機視頻裡說:“最可怕的不是每天死人,而是大量屍體在家中出不去,放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七天都有,上海和全國都有。任何火葬場都要搖號,大家早上四點半就去排隊搖號。如果運氣不好,搖不到號,第二天還得趕早去……看看這位朋友,前天死的,放家裡已三天,我都嚇死了。”

我也嚇死了。英國詩人迪蘭. 湯瑪斯的《挽歌》刹那在腦海湧現:“清晨、中午、黃昏到來之前的每一分鐘,死去的人組成了河流。”

 

這是一條無法統計、無法追問、無名無姓、無始無終的中國河流。三年前武漢封城那一刻, 我開始通過寫作《武漢》追根溯源——人類歷史就這樣被武漢病毒(COVID-1984)所主宰, 所強暴——傳染源到底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時光流淌了三年,東西方科學界卻解答不了這一極其簡單的疑問。

 

接踵而至的疑問是,為什麼在武漢封城之際, 中國的海關和國際航班要持續開放,放任武漢病毒走向全球,造成中國以外的1490萬人“超額死亡”(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為什麼在三年後還要故伎重演,二度敞開國門,放任繁衍和裂變過無數代的武漢病毒,通過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陽性遊客們,二度走向全球?

 

我似乎聽見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在對十四億中國人說:“你們不想在家裡坐牢,你們不想要COVID-1984, 你們要發起白紙革命,你們要我們下臺,那麼好吧,立即從家裡滾出來,品嘗一下我們賜給你們的“自由”——除了人人必陽的病毒,什麼都沒多餘的; 藥品,食物,救助,工作,資源,都沒多餘的;死了連停屍房和焚屍爐也沒多餘的。國外有多餘的, 國外講民主和人權,你們就自掏腰包去吧,不願做奴隸的病毒攜帶者們,波濤般向外洶湧澎湃吧!讓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印度、加拿大和澳洲為之倉皇失措——要麼群體免疫,要麼同歸於盡——如《國際歌》所唱: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