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哈萨克妇女无端被关新疆“集中营”2年多 释放后仍遭威胁

350 0
标签:

中国妇权报道                                      2023-01-02

 

目前人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哈萨克妇女加纳尔.珠玛太女士直接从新疆写信给哈萨克斯坦求助,这封信发布在哈萨克斯坦国的一家网站上。她写到她2017年被送到所谓的‘学习中心’,就是坐落于新疆乌鲁木齐第二监狱和第三监狱,她无缘无故被关押了2年23天(2017年9月26日~2019年10月18日)。

加娜古丽·朱马太毕业于哈哈萨克的国立大学,持有哈国绿卡,在哈国国立中央电视台当编辑,与哈国文化文艺阶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至今哈国外交部沉默不语。她的演艺界朋友们一律袖手旁观,无动于衷。这说明中共控制和渗透的程度非常严重,加娜古丽.朱马太被任意拘押,也说明了中共的黑司法不仅对本国公民乱抓乱捕,对外国公民尤其是小国家公民也是任意拘押。

加娜古丽·朱马太曾經在哈萨克斯坦国立中央电视台工作,因在哈萨克斯坦购买的手机安装了Facebook和Instagram, 她被关押在新疆集中营2年。旅居外国的Serizhan Bilash与加娜古丽·朱马太进行过长达3个小时的通话,其录音发布于YouTube: youtu.be/y6Bmn_7SB7Y 和 youtu.be/S7OBhFDrrCk

关押前。

关押后。

 

近日,新疆乌鲁木齐警察恐吓加娜古丽.朱马太的老母亲和兄妹说如果她不停止与外国敌对势力通电话,她将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刑事被捕。如果不想被捕入狱可以指条出路,那就是住院。警察说她有抑郁症,要求她亲戚强制性地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新疆第四医院去。加娜说这就是她将被失踪被自杀的预兆和阴谋。加娜古丽. 朱马太说,新疆乌鲁木齐县警察也许3日早晨逮捕她。她也许被失踪或被宣告自杀。她断言她绝不自杀,她根本没有任何精神病疾病,也根本没有抑郁症。她们家族没有精神疾病记录。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新疆当局还给她早已被没收的护照和哈国绿卡,让她去哈萨克斯坦国。

 

被新疆乌鲁木齐当局释放后,加娜古丽.朱马太曾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和法制办公室领导的各写了一封信, 要討個說法。

 

(第一封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我叫加娜古丽·朱马太,女,哈萨克族,未婚,身份证:650105197511302220。下列我向政府部门提出申请، 请示。

一、我向法制办了解一下有关牧民草原补偿,安置补助的新文件,还有,由乌鲁木齐市出的内容为牧民该得到的补偿款的27%留在当地政府,73%发给牧民的文件是否通过人代会?我代表牧民,要求开发商能够进行合法的草原征购程序征购牧民草场,要求乌鲁木齐县沙尔大板乡政府按规定并即时的发给牧民的草原补偿、安置补助费!

二、想了解从学习班回归人员被管控六个月的文件和相关便利政策是否统一执行?还是乌鲁木齐县乱执行,或者不执行也可以?

三、要求乌鲁木齐县向自治区党政府解释该县长期以来对我进行如此残忍的损害、刁难、施压、限制等的不法行为!本人强烈要求该县及其它有关我案件的个人与组织依法承担行政,刑事责任!强烈要求乌鲁木齐县给区政府解释它目前为什么逃避责任,不愿接受我,排斥我,还在威胁我?

四、想知道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专办为我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五、申请公安机关按程序办理我户口迁出手续!

这最后一条目前对我至关重要:本人因身体不容许再也接受不起社区的骚扰和不合理限制!本人生活的困难一天比一天增加,所以我准备想到疆内疆外去联系业务边打工看病,请示政府确保我的安全通行!我不要再让别人干涉本人社交生活和治疗病情等私人事务!在这四年里我已够受折腾,失去了所有!恳求政府部门,执法部门:接下来的时间请收拾该收拾的人和机构,确保我和我家人的正常安宁生活!

为盼

 

加娜古丽·朱马太

2021.3.29 日

 

(第二封信)

 

自治区政法委:

本人加娜古丽·朱马太(650105197511302220,女,哈萨克族,45岁,未婚,本科学历。本人于2017.9.27日被收押,于2018.2.3日参加学习班,2019.10.18日回来的。

我回来后因为各种困难围绕,卖掉了私人住宅,户口都没地方放,就回了原籍,回到了家庭。目前住乌鲁木齐县板房沟镇白杨沟村4队29栋。

本人是因乌县板房沟镇政府乱作为被收押,后转到教育转化的,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已有详细材料,我这里就不做解释了!我下列反映情况,望自治区领导及相关部门领导解决处理。

乌鲁木齐县及相关人员直接导致了我前后失去(自由、健康、生活、事业、住宅)等目前面临的悲剧!我首先要求执法部门换回我的清白!帮我补偿所有的失去!依法保护我的人身自由以及健康性命安全!!

要求乌鲁木齐县政府、乌鲁木齐县政法委、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乌鲁木齐县公安局,板房沟镇政府、白杨沟村委会、访惠聚进行研判,在依法并考虑解决特殊情况的前提下解决我的户口及住宅问题,解决我2017年提出的 在本村建立娱乐场所,顺便带动本村民就业,带动当地旅游业的诉求!

要求乌鲁木齐县停止所有对我进行的施压刁难的违法行为和极端的打算!建议乌鲁木齐县收拾好自己而不是他人!

要求公安等执法部门像我一样发声亮剑,响应党的号召,大声唱出《反腐败》进行曲,在依考虑老百姓的利益和公民权利的角度行事,而不是利用权限处处限制受害者,为有钱有权创造报复的机会,给他们传递我的行踪,打保护伞!

要求市公安局把心思多放在国家统一分配给牧民的草场被非法占用,国家的资金被非法占领的案件上,不要在处处限制我,害我寸步难行,处处搜查,害的网路,个人姓名,公司名称都受控制连公司的工商,税务事务都没法正常运行!本人强烈要求公安部门取消这些违法限制和管控,能够意识到该收拾谁!!

我知道公安有一些合理的说法,他们担心的,也正是我担心的,我也做了相关的防范措施!事情的关键还是重点在解决问题的基础上!我是一名高龄女性,我也想望像正常女性一样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想当母亲!我已受了那么多委屈,浪费那么长时间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但是还是盼望,还想争取!!

我恳求领导以及执法部门能够重视我反映的问题,解决我个人及我公司的困难诉求,帮我解脱所有不高兴,帮我走出困境做个正常的公民,开始新的生活!

为盼!

加娜古丽·朱马太

2021.2.5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