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农村女婴辅助计划 » 浏览内容

贫穷的老年夫妇和他们的孙女

6428 0
标签:

李元龙

 2011年11月22号中午,在大方县双山镇归化村发完当月辅助金后,我和李焕然随着一个背着孙女,叫周永贤的老年妇女,前往她距离归化村十来公里外的双山镇平阳村家中,给她的孙女登记、照相。车辆在柏油路上行驶六七公里后,进入了一条窄窄的乡村水泥路。这条水泥路,修建起来才两三年,可是,已经破损的和乡村便道没什么区别了,到处是坑洼沟槽,泥泞不堪,如果不是周永贤介绍,我仔细辨认,根本看不出来是水泥路。在这样的路上颠簸了约半小时,汽车不能继续行驶,我们下了车,跟着周永贤穿行在乡村泥泞的泥巴便道或根本没有路的,残留着包谷杆等的庄稼地里。贫穷的老年夫妇和他们可爱的孙女

贫穷的老年夫妇和他们可爱的孙女3

 一下车的时候,我就问周永贤,你的家在哪里。她说,就在那边竹林里。谁知走到那个竹林后,周永贤说,不是这里,是那边半山腰那片竹林。

寒风瑟瑟,两脚泥巴,好不容易走到周永贤家,我们一看,吃了一惊:周永贤家的房屋,竟然是极其低矮破旧的茅草土墙房,并且,屋顶一半是茅草,一半是简陋的水泥瓦。走到室内一看,黑黢黢的,开裂的墙体到处用塑料薄膜封起来,家里,没有一件值钱的家具什物。里间地下有些包谷杆,我问这是不是作柴火用的,周永贤说,那是用来“捂酒”,即做甜酒用的。一般人家捂酒,是用棉被之类比较保温的东西来“捂”,周永贤家连自己盖的棉被也成问题,只好这样捂了。

周永贤说,冬天,大多数时间,他们家的确都是烧柴火,因为,煤炭太贵,买不起。他们家还有个很老旧的,安放在木架子上的大石磨。石磨上面放着的巨大簸箕和石磨石槽里的包谷面已经告诉我,他们家碾碎做饭吃的玉米面,用的就是最原始、沉重的石磨。这样的石磨,我小时候,我们家也用过,费时费力,很不好用。周永贤家没有电动粉碎包谷的机子。拿到加工房,开不起加工费,就只好自己用石磨加工。不是贫困到极点,谁也不会使用这应该属于博物馆的家什。一口铁锅里,黑乎乎的不知装着什么,我知道,那是他们家吃剩下的汤菜,虽然在我看来,如此不堪入目,但是,他们家却舍不得丢弃,晚上,他们家还会热一热,和背上的哺乳期婴孩,把它吃进肚子。

我请周永贤开灯,我好拍照、登记什么的。可是,那萤火虫般的灯打开后,光亮远远不够。我只好来到门前,在门前登记。

周永贤背上的孩子叫黄后会,五个月了。黄后会的父母亲黄国和刘燕生下孩子后,就到广东打工,至于究竟在哪里,哪个工厂,因为家庭极其贫困,没有电话联系之便,所以,周永贤和老伴都不知道。黄后会现在是由黄国的母亲周永贤抚养,除了包谷粥,黄后会的食物,就和大人一样粗劣。

贫穷的老年夫妇和他们可爱的孙女1

黄后会健康活泼,不时对着我和李焕然发出欢快的咿呀声,给她来特写镜头的时候,她更是高兴地抖动起来,还用手想抓我的相机。李焕然也很喜欢黄后会,一边登记,一边逗弄着黄后会发出咯咯的笑声。黄后会的手里,捏着一个蛋糕,她不时把蛋糕塞进嘴里,弄得嘴上、脸上都是蛋糕碎末,看起来很有趣。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啊。可是,刚才,周永贤一上车,我和李焕然都闻到一股股浓厚的尿骚味。我们知道,那是她背上的黄后会身上散发出来的。周永贤人老体衰,家务繁重,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精心照料黄后会。所以,我们只是忍耐着寒冷,把车窗打开一点,使得钻进鼻孔的尿骚味少一些,而没有责备周永贤。说着话,拿着一根绳子,穿着几件单薄、肮脏衣服的黄国的父亲黄华友回家来了。黄华友已经年近七旬,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了,可是,他还得摸索着到地里劳作,到野外割草喂牛。

黄华友和周永贤继续告诉我们,他们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五个子女,全都外出打工去了。其他子女都没读过书,只能在建筑工地干笨重的体力活,只有黄国是小学毕业,因此得以进入工厂打工。但是,刘燕生下黄后会后,患上了妇科病,动手术花去了一万多元钱。黄华友今年69岁,他说,这个茅草房,是他才18岁那年,和父亲、爷爷一起修建的,住到现在,已经整整51年,半个世纪还多。我问,他们家为什么没有得到新农村建设帮助,把房屋改造好。他们说,新农村建设项目要自己有大部分的建房款,政府才给你匹配一点。他们家因为没有垫底的资金,所以,就没能享受到新农村建设的好处。

城里好好的钢筋水泥房屋,政府却不由分说,大兴土木,将这些房子街面的部分装饰成什么“古建筑”。那得花去几千万,甚至几个亿?可是,他们却不肯用来解决老百姓的实际困难。面子工程,政绩工程,花起钱来,大方得很。

周永贤一再说,我和李焕然大冬天的,走了这样远的路,踩了两脚泥巴来到他们家,都下午快三点了,还没吃午饭,如此辛苦,一定要煮面条给我们吃。我们不忍心吃他们家的东西,就坚决地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

在汪汪的狗吠声中,在周永贤一家的一再抱歉之下,我和李焕然心情沉重地离开了他们家。下个月,黄后会将每月有100元来自异国他乡的辅助金,这对黄后会来说,将是及时雨,雪中炭。这让我感到稍稍安慰。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