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那些在戰爭中倖存的烏克蘭代孕母親

637 0
标签:

紐約時報                          2022-10-16

 

 

烏克蘭基輔——為躲避炮擊,一位名叫維多利亞的代孕母親蜷縮在地下室幾個月,最終帶著家人和她為外國客戶所懷的未出生孩子離開了戰火紛飛的烏克蘭東北部。

 

她說,之所以能這麼做,全因為她的僱主——一家代孕機構——提供了經濟援助和在首都基輔的一套公寓,以確保她和孩子的安全。儘管一開始即使面對炮擊也不願離開哈爾科夫的家,但她現在很高興能過著相對安全的生活。

 

「如果不是診所說服了我,我是不會離開的,」她說。

 

維多利亞是數百名代孕母親中的一員,在這痛苦的七個月裡,她們在空襲警報響起時四處尋找安全的地方,在防空洞中努力活下去,然後逃離被毀的城鎮,為國外的父母生下孩子。

 

在今年2月俄羅斯入侵之前,烏克蘭一直是代孕服務的主要提供來源,是少數幾個允許向外國客戶提供代孕服務的國家之一。經過春季的暫停之後,代孕機構正在恢復工作,令這個許多沒有孩子的人所依賴的行業得以復甦,但批評人士稱這個行業具有剝削性,即使在和平時期,倫理和實務方面的問題就已經非常複雜。

 

俄羅斯上週向烏克蘭城市發射了導彈,這更突顯了該行業危險的經營環境。

 

在採訪中,十幾位代孕母親表示,她們獲得的額外經濟支持讓她們能夠離開被圍困或經常遭到炮會有的新危險,比如離開佔領區時,她們需要通過俄羅斯設置的檢查站。

 

 

和其他同意在基輔一家診所接受採訪和拍照的代孕母親一樣,維多利亞要求只透露自己的名字。其中一些女性有隱私方面的顧慮,另一些則有安全方面的顧慮,要麼是擔心留在俄羅斯佔領地區的親屬,要麼是因為她們自己在那裡的種種關係。

 

代孕機構也在適應這場戰爭。除了幫助代孕媽媽和她們的家人轉移到更安全的城市外,在孩子的生理父母艱難克服戰爭和疫情障礙抵達烏克蘭之前,一些機構還不得不設法照顧孩子。一家名為Ferta的小中介公司的老闆斯維特拉納·布科斯夫卡把幾個嬰兒帶到自己家裡照料了幾個月。

 

一位護士帶著新生兒來到代孕機構的老闆斯維特拉納·布科斯夫卡那裡。這個孩子是今年8月在基輔一家婦產醫院由布科斯夫卡的一位代孕母親生下的。

 

一位護士帶著新生兒來到代孕機構的老闆斯維特拉納·布科斯夫卡那裡。這個孩子是今年8月在基輔一家婦產醫院由布科斯夫卡的一位代孕母親生下的。

 

布科斯夫卡給代孕母親生下的嬰兒拍照,然後把照片發給孩子的親生父母。

 

人們原本擔心該行業會崩潰,尤其是在戰爭開始的最初幾週,俄羅斯試圖佔領基輔,但沒有成功,然而事實證明,這樣的擔憂被誇大了。儘管南部和東部地區還在戰鬥,遠程導彈襲擊的風險仍在繼續,但目前烏克蘭西部和中部的生活基本穩定。

 

「我們沒有損失一個人,」烏克蘭最大的代孕機構和診所BioTexCom的醫療主管伊霍爾·佩切諾哈說。「我們設法把所有的代孕母親從佔領和炮擊下救了出來。」

 

8月中旬,懷孕38周的代孕母親戴安在基輔的BioTexCom診所接受超聲波掃描。

 

 

但是,幾個月來,那些認為自己可以通過生育來賺錢的女性不得不首先保護自己的生命。

 

在首都郊外,代孕母親在逃離被佔領土時,睡在塵土飛揚的路邊汽車裡,面臨俄羅斯士兵的審訊,還要住進地下避難所。

 

在戰爭爆發的第一個月,一家機構的代孕母親所生的19名嬰兒被困在基輔的一個地下室託兒所裡。幾個星期乃至幾個月內,生理父母很難或根本不可能聯繫到他們在烏克蘭的孩子,但是到了8月,所有的嬰兒都回家了。

 

BioTexCom公司負責人阿爾伯特·托奇洛夫斯基說,戰爭並沒有降低代孕對渴望孩子的夫婦的吸引力。「他們很著急,」他說。「『我們正在打仗』這種解釋,他們聽不進去。」

 

在俄羅斯發動全面入侵之前,BioTexCom公司每個月讓大約50名婦女懷孕。自6月初以來,該公司已經開始有至少15例新的妊娠。

 

托奇洛夫斯基說,利用這項業務帶來的資金,代孕媽媽們已經從位於前線的城鎮和俄佔區轉移到了更安全的地方,比如基輔。

 

戴安和維多利亞都是代孕母親,她們在基輔許多代孕母親懷孕時居住的公寓大樓外看著維多利亞的兒子。

 

戴安和維多利亞都是代孕母親,她們在基輔許多代孕母親懷孕時居住的公寓大樓外看著維多利亞的兒子。

 

今年8月,28歲的奧爾哈在基輔的麗塔診所等待體檢。

 

許多從事這一行業的女性視代孕為「工作」——按照醫生的說法,這個詞避免了對她們所懷嬰兒的情感依戀。在基輔不久前的一個上午,大約20名女性在公司的接待區排隊,等候做檢查或為懷孕做準備。

 

每個人都有跟戰爭有關的故事要講:關於死裡逃生,關於讓人痛苦的損失。包括維多利亞在內的所有人都表示,她們的動機是錢、對自己孩子的愛以及保護他們的願望。維多利亞和烏克蘭的許多代孕母親一樣,為中國客戶代孕。

 

43歲的維多利亞托著肚子,她2歲的女兒和另一位代孕媽媽的兒子在床上玩耍。

 

8月,維多利亞在她準備做剖腹產手術的房間外,為她在中國的客戶生孩子。

 

「我這樣做是為了錢,不過有何不可呢?」28歲的奧爾哈說道,她從今年夏天開始了新的代孕。她補充說,「我身體健康,可以幫助有錢」而想要孩子的人。

 

戰前,代孕生意就在烏克蘭蓬勃發展,通常情況下,代孕媽媽生一個孩子就能拿到約2萬美元的酬勞。這場戰爭使得財務安全變得更加緊迫。

 

由於代孕需要9個月的週期,代孕機構無法根據事態發展——比如上週的導彈襲擊——隨時決定繼續還是停止業務,而且懷孕的母親無法轉移到烏克蘭以外不承認代孕父母監護權的司法管轄區出生。

 

戰爭給代孕媽媽、客戶和醫務人員帶來了許多新的困境。維多利亞和她的家人面臨的是這樣一個麻煩:她的報酬將幫助他們生存下去,但在她從剖腹產康復後,不知道他們應該去哪裡。這家人一直住在基輔診所租的公寓裡;她的家鄉哈爾科夫仍然經常遭到炮擊。

 

BioTexCom的中國客戶張宗(音)是費盡周折終於抵達基輔的人之一。他說等待的過程非常痛苦。「因為戰爭,我非常擔心,」他說。

 

他說,見到六個月大的兒子時,他既興奮又感覺有點奇怪。「當他們讓我抱他的時候,我非常興奮,」張先生說。「他在這裡已經住了很長時間了,每個人都抱他,都喜歡他,而我並沒有那麼特別。」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