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尼姑庵女孩 » 浏览内容

少女懷孕8個月 珍惜生命眾人相助

4753 0

作者: WRIC義工馨蓮報導     發佈日期: 2011-12-14

 2011年10月31日,安徽義工陳女士等和我一同去桐城給寺院裏的女孩發放救助金,這個助學資助計劃是美國的一些基督徒專門為被遺棄在寺院裏的女孩設立的,古靈泉是我們本月發放的最後一站,這個寺院裏只有一位尼姑,四十多歲的釋聖應收養了六個女孩,從2008年開始,我們就斷斷續續給她們發放補助金,直到2010年,才較有規律的每月發放。古靈泉的大女兒出家了,目前寺院裏還有五個女孩,可聖應師這次只申請了四個補助名額,停止了老二釋柳應學費補助,因為一個重要的原因,她已經不能夠再回到學校上課了。

上午在安慶三城寺發補助金時,一位叫心定的尼姑告訴我們說柳應可能出事了,她師父聖應把孩子藏了起來,托我們到古靈泉過問一下,看看有什麽困難大家幫著一起克服。到了古靈泉廟上,在我們的一再追問下,聖應師終於告訴了我柳應現在的情況。

聖應師說:也就是一個月前,她發現柳應的肚子大的不正常,便帶她去醫院檢查,結果是孩子懷孕了,在一再追問下,柳應才說了真相,原來是幫助建廟的一個工人奸汙了她,這個工人四十多歲,這個男人聽說女孩懷孕了,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出家人對發生這樣的事是非常忌諱的,但也不能送孩子去引產,這是殺生,可子也不能放在廟裏,又嘔又急的聖應師一氣之下把懷有八個月身孕的只有十九歲的柳應送到了山中的一個舊廟裏,一方面是不想讓這件事透露出去,另一方面也想讓柳應在山裏面偷偷地把孩子生出來,不要讓計生人員發現,畢竟是出家人,不願糟蹋生命。

我們認為當務之急是把女孩子送到醫院待產,如果讓她在深山的舊廟中分娩實在是太危險,即便是請接生婆來也不是嚴肅對待生命的做法,況且私下接生是非法的,萬一出了意外,不但是生命的問題,還有更多刑事法律問題。

释柳应(左)和义工馨莲。2

中國婦權義工到鄉下小廟裡來探訪懷孕女孩釋柳應。(中國婦權義工攝影)

經過協商,11月1日在聖應師的陪同下,我們從桐城出發,開了將近一個小時山路的車才來到了位於大山深處的柳佛庵,如果孩子在這裏面分娩,一旦發生意外肯定是死路一條。聖應師說這女孩子不能在桐城本地的醫院分娩,容易被本地計生人員發現,希望我們在外地給柳應找醫院生產。柳應不但沒準生證,連結婚證都沒有,是非婚生育,如果送到一個沒有熟人關系的醫院裏,被人查到後難免遭強制引產,剛剛在山東發生的一屍兩命案就是因為對懷孕近7個月的馬繼紅采取強制引產引發的悲劇,我們不能眼看著又一黜悲劇發生在這個才19歲的女孩身上。

為此,我們便四處拜托熟人朋友,最後,一個安慶的居士回話說一個婦幼保健所的負責人她認識,可以給予幫助,我們非常感激,趕緊將柳應送上車,直接開到這家保健院,柳應獲得了體檢,也確定肚子裏的孩子目前一切正常,只是柳應由於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營養不良而顯得十分虛弱,更大問題的是她從頭到尾不肯說一句話,我們不停地對她說話,問一些事情,可她就是不肯說一句話,唯一說的就是2個字“謝謝”。

释柳应(左)和她的寶寶。1

剛生下孩子的柳應和她的小BABY。(中國婦權義工攝影)

目前,我們已經將柳應在三城寺安頓了下來,找了一個居士陪伴著,幫助料理她的生活,一旦有情況,半小時之內即可到達這家婦幼保健院。我們離開時留下緊急醫療費用,可以住院時必須繳付的定金,也給柳應購置了一些孕婦穿的衣服和營養品。大家的幫助感動了柳應,她的情緒有所穩定,我們希望所做的一切,能讓這個從一出生便被父母拋棄的女孩柳應感到人間真情,在當下遇到這麽大壓力下堅持挺住,度過難關,讓她們母子(女)平安。

释柳应(左)和她的寶寶2。1

释柳应(左)和姐妹釋唯一。1

 

在中國婦權義工家坐滿月子,三個月後的柳應(左)和姐妹釋唯一重新在一起。(中國婦權義工攝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