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山东维权人士李玉与儿子分隔多年 终得母子相见

1524 0
标签:

綜合報導

 

李玉背景介紹:1983年4月8日出生,山东省枣庄上访维权人士,家住枣庄市市中区永安乡黄庄村。2008年遭遇强拆,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自此无家可归走上维权之路,于是被殴打、监控、拘留、关黑监狱成为家常便饭。因纪念六四25周年(2014)、30周年(2019)两次被抓,两次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刑4年、2年。狱中李玉遭受酷刑,被带15斤的脚镣,将其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半个多月;被单独囚禁共64天,没有水洗漱,有时一天吃不上一口东西;因营养不足血压低晕倒不给就医,醒过来还强迫其站立等等。2021年8月,李玉第二次出狱。出狱后,积极参与声援张展绝食病危、张文和和李田田被关精神病院等事件,接连遭打压。2011年11月2日在北京房山区大董村遭地方政府绑架隔离14天,17日解除隔离,22日去北京房山区闫村报案不予立案,12月29日在北京房山区大董村再次遭到绑架,强制隔离21天2022年1月20日解除隔离,软禁在家,大门口安了摄像头,维稳人员轮班在监控室看着,出门有人跟着。

 

李玉推特自述:“公民李玉,2013年曾挺着大肚子来到铁玫瑰园瞻仰林昭,参加[六四祷告]与[张元勋追悼会],放孔明灯纪念曹顺利获得马丁·恩诺奖提名表达敬意,后因禁地撒单6肆当日被抓腹痛不已在北京医院生下访二代。前门大街放炮,六四25周年放孔明灯被抓判刑4年,六四30年又因抱塔克玩具被抓判刑2年母子分离7年!”

 

单亲母亲李玉被迫与孩子分离

 

2014年,单亲母亲李玉第一次被以寻滋罪抓捕后,襁褓中的孩子被山东枣庄政府强送入枣庄儿童福利院。至今母子不能团聚。

 

访谈中自述:“地方政府打击报复我,曾在2014年把我和儿子刘治党(原名刘博霖)囚禁在枣庄军转干部培训中心的号子式黑监狱中;2014年6月10日,我在军转干部培训中心的宾馆里我砸了窗户想跑听到孩子的哭声犹豫了一下被发现了,孩子刚满一岁,刚过完生日,还在吃奶行政执法大队的副大队长武连宝从我的怀中抱走了我的儿子,接着两个人架着我穿着拖鞋去了永安乡派出所受审”。

 

“奶水淌了好几天,整个人呆呆傻傻的,感到无比失落。谁能够理解做为一名母亲,与襁褓中孩子隔离的痛苦,多少次惊醒都是因为睡梦中孩子哭喊着叫妈妈的声音。我的孩子被地方政府扔在枣庄儿童福利院,跟残障儿童关在一起,孩子不在我身边照顾,我能不担心吗?孩子是无辜的,地方政府却让我的孩子成为我维权的牺牲品。”

 

“为了让我妥协,孩子刚满一周岁被他们抱走送进枣庄儿童福利院,然后找各种理由不给我们见孩子。入狱时家人申请见孩子,他们说特殊情况才允许见;服刑期间,家人想见孩子一面,他们又说须要公检法三方负责人签字;出狱后,我要见孩子、接孩子回家,他们要我找政府出证明;而孩子出生在北京医院,现在五岁了出生证北京医院也不给办;孩子的户口问题上学问题也找各种借口不给解决……骨肉分离4年,出狱之后我们还母子不能相认,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实在令人担忧,孩子需要母爱”。

”出狱后去看孩子,福利院不让见,对我说,需要找村主任和乡民政部门开证明,还有派出所的警察带你来费了好多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孩子。我发现孩子面黄消瘦,很不健康,我很揪心。并发现,这里的软硬件条件不是很好,一个阿姨需要照顾好多孩子,照顾不过来。“

 

2014年6月,李玉带着一岁的儿子在北京。她在孔明灯上写了“纪念六四”,想以此纪念六·四25周年。孔明灯还没有放出,李玉被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大队抓捕,后由山东枣庄的地方政府关押。李玉告诉美国之音:“当时,孩子正吃着奶,看管我的永安乡行政执法队副大队长硬生生地从我的怀中抢走了我的儿子。然后,我被抓进了看守所,儿子再也没有回到过我身边。”此后,李玉两次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次坐牢,2021年8月4日才出狱。当年,李玉的儿子被政府人员直接送到了当地收养残疾儿童的福利院—-枣庄福利院。直到现在,7年半过去了,孩子还在该福利院,当地政府拒绝办手续归还孩子。

 

李玉的孩子

孩子生日 2013年6月6日,出生证上的名字是”刘博霖“,又名刘治党,福利院起的名字叫国国。乡民政部门说当年是区政发委送孩子到福利院的。

 

 

”村里开了介绍信,村书记董阿毛、看管我的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乡民政部门黄主任、乡信访宋香陪同见孩子一面,真难找,福利院连门都没让我进,说是疫情原因本来让我隔着门与孩子见面,天那么冷我们这零下5度,我怕孩子冻着忍不住抱孩子到车里聊了一会儿,儿子又黄又瘦,快9岁了跟5岁的杨子高不了多少,比同年龄的孩子要矮一大截,孩子说现在枣庄实验小学三年级4班,语文100分,数学106分,外语90来分,可昨天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有A和B,不按分数,孩子是否在枣庄实验小学有待质疑?儿子居然回答我:‘不想走了!’昨天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孩子想我,希望我想法接!我们娘俩儿都哭了,我说妈妈会想法接你回家,妈妈和你一样现在都没有自由。民政部门的黄主任嘱咐我疫情的原因按福利院的要求来,要不然不让我见,本来要我隔着门见我下车硬闯进去把孩子抱车里聊了十分钟,看我娘俩儿都哭了情绪不稳定,把孩子又抱走了!“

 

2014年6月母子被迫分离前

 

2022年1月26日,李玉终于见到了孩子。(之前只在2018年、2019年共见过三次)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