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尼姑庵女孩 » 浏览内容

美國友人訪桐城尼姑庵

4072 0

來源:WRIC報導    作者: WRIC志願者    發佈日期: 2010-9-19

   安徽桐城鄉下的女孩被父母拋棄的情況非常普遍,最新的一列是今年6月,也就是在孤女釋戒明18年前被遺棄的附近,桐城的尼姑們又撿到一名嚴重不足月的女嬰。在WRIC的協助下,2010年8月18日中午美國基督教雜誌編輯Jeremy來到安徽合肥採訪了已經讀上大學的釋戒明後,下午14時趕到桐城,看望寺院裏的女孩,除Jeremy先生外,同行的三位美國朋友分別是:克林頓基金會的Steven先生、耶魯大學法學院在上海華東政法大學任教的Andrew先生和美藉華人林先生,我和翻譯邱小姐一路陪同。

 我們的車剛出高速公路收費站,就看見心空師在炎炎的烈日下等著,跟著她的摩托車,我們來到水仙庵,心度師早已將各寺院的女孩們接來了,此次一共來了二十個孩子,除了戒明在合肥、小不點宗緣在醫院住院外,還有三個孩子因故沒有來。

 水仙庵是一座剛建的寺院,雖然周圍的建築尚未完工,在我看來,這是桐城地區最漂亮的寺院了,我問心空師:原先定好的在古靈泉為何改到這裏?心空師告訴我:得知外國朋友要來看孩子,政府有關部門的意見是古靈泉條件太差了,在那裏接待會影響國家的形象。我原先計畫放在古靈泉的意思就是讓外國朋友看看孩子們生活在 什麼樣的艱苦環境裏,再說古靈泉的聖應師一個人就養了六個女孩,這也是非常能說明問題的,而水仙庵本身並沒有孩子,但政府有政府的考慮,既然政府有要求, 我們只能服從,人個利益總不能超越國家利益。

Q

jeremy

Jeremy先生對孩子們非常的親切,在來桐城的路上,我提醒過外國朋友,孩子們大都十分內向,不太愛和陌生人說話,因此,Jeremy先生主要是問了問心空師孩子的情況,所問的內容也都和採訪戒明和我的那些內容,心空師從未與外國人打過交道,回答問題時有點緊張,一方面怕回答不好擔心孩子們的資助,另一方面也怕影響國家的形象,時不時的問我該如何回答。

戒明

美國友人訪談釋戒明—–一個有志氣的女孩。 (WRIC義工攝影)

孩子們穿戴的都十分整齊,心空師雖然沒有解釋,但我也能明白這其中的原由:不要影響政府的形象。我向Jeremy先生解釋道:孩子們的衣服都是城裏人捐助的,她們現在穿的衣服沒有一件是花錢買的,現在城裏每家都只有一個孩子,衣服都比較新和Fashion(時尚),當看到複元庵的釋複願時,我們向他解釋,這孩子營養嚴重不良,十三歲了還象七、八歲的樣子,又黑又瘦。Jeremy先生還特地給釋複願拍了照。孩子們都很聽話,在師父們的指揮下自覺的按大小個排成隊,每人得到了一個紅包,Jeremy先生也趁機與孩子們合影留念。

IMG_0008 copy

一群孩子第一次看到高鼻子高個的白人,有些不免顯得有點緊張。 (中國婦權自願者攝影)

在我們與孩子們相處的一個小時裏,孩子們都是自始至終的站著,循規蹈矩,當我們走出水仙庵時,孩子們也一同出來送行,中午的太陽灼熱燎人,儘管我一再叫孩子 們不要出來,但她們還是一路送到我們的車走遠,我在車裏回頭看了看他們,我想告訴孩子們:可愛的孩子,漂亮的小姑娘們,你們生來不幸,但我相信你們的未來 一定會幸福。

第二站我們來到桐城醫院,心度師先進去找到兒科住院部醫生,醫生將小不點抱到了門口,與上次我看到小不點不一樣的是,小不點明顯的長大了很多,兩只烏溜溜的眼睛睜開來了,忽閃忽閃的,小胳膊小腿也亂蹬個不停。醫生告訴Jeremy先生:孩子送來時只有2斤2兩(1100克),現在已經長到5斤(2500克)重了,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Jeremy先 生問孩子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醫生說目前沒發現什麼問題,出院前還要給孩子做一次全面檢查。我比較關心醫療費,問醫生孩子住院一共需要交多少錢?醫院能否 免去一點?醫生講要到出院時才能算出來,因為這個孩子是慈善救助,醫院應該會免去一部分,但醫院畢竟是企業,該收的費還是要收的。

和醫生告別後,Jeremy先生提出再到幾個寺院看看孩子們住的地方,考慮到在他們來中國之前就說過要在古靈泉與孩子見面,如果沒去古靈泉外國朋友會有什麼想法,再說古靈泉就在醫院附近,因此我決定帶他們去古靈泉看看六個孩子住的環境。

古靈泉依然是一片瓦礫,新蓋的樓房也沒有裝修,聖應師看到我們來後把兩條狗拴了起來,我徑直帶著Jeremy一 行走到樓上孩子們的房間。六個孩子分住在三個房間,床是破的,桌子是破的,總之一切都是破舊的,窗戶也是用硬紙板擋著,聖應師告訴我們,樓房是居士們捐錢 蓋的,房子是蓋好了,現在裝修的錢還不知在哪里,老大釋泉偉出家了,現在在佛學院,現在還有五個孩子在讀書,她感謝外國朋友的捐助,要不然有兩個孩子今年 就不打算再繼續讀下去了,她用我都不易聽懂的桐城方言千恩萬謝的說個不停,直到把我們送到車上。

由於語言不通,沒法進行深入的交流,我不知道外國朋友們看到這一切有何感想,只能等著Jeremy先生回到美國後刊登他的文章了。我期盼我們的政府做的更到位一點,孩子是我們中國人的孩子,是我們國家的未來,如果能把孩子們 的事安排好,不再需要外來的資助豈不更好。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