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剥开许艳性敲诈的茧,发现里面躺着九条性受贿的蛆

5933 0
标签:

李未熟擒话                                                    2021-10-16

 

编者按中国江苏连云港女辅警许艳与7名当地官员性交,原本两厢情愿,但许艳判有期徒刑7年、罚金30万人民币,官员们却基本相安无事全身而退。美国奥克兰市站街女Celeste Guap被很多警察白睡,3任警察局长被撤、涉案警察认罪。奥克兰市政府被判赔98.9万美金给Celeste Guap。中国女辅警和美国站街女的不同命运,反映出两种社会制度的优劣,让世人一目了然。

 

中国辅警许艳与美国站街女Celeste Guap。

 

2021年10月15日,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许艳敲诈勒索一案二审公开宣判,以敲诈勒索罪改判许艳从有期徒刑十一年降到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对其违法所得依法处置。

 

与莆田平海镇对欧金中发出追杀令一样,舆论一边倒认为不公。

 

许艳被判7年罚款30万元,是经过将近一年的上诉审理之后作出的终审判决,应该是慎重的,我的法律知识有限,不敢对此说三道四。但是,许艳的做法,到底是性行贿还是性敲诈,我当然有自己的看法。

 

睡了许艳的那9名国家工作人员,到底是受害人还是性受贿者,我有更多的看法。

 

案子已经是终审,改动的可能性不大,我的这篇小文,只是对许艳这一特定事件的探讨,以期在未来的司法实践中,堵住性贿赂的漏洞,保证我们党的肌体,不受蛀虫们的侵蚀。

 

我们看许艳是如何一路走来,就会发现许艳的性案,并非以敲诈为目的。

 

1994年出生的许艳,2014年毕业后,在几个地方的医院当护士,4年之后,突然就“高升”(她告诉父亲的原话)当上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的辅警了。护校毕业的突然当上辅警,让那些警校毕业盼着当辅警的待业青年情何以堪?是谁把她提拔上去的,这个是谜。

 

从毕业当护士开始,这小女人就开始性行贿公安干警,至少睡了两个派出所长,两个公安局副局长。她后来从一个护士莫名其妙地调往公安系统,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一定会转正并担任相当职务。

 

我为什么这样肯定?无巧不成书,这个世界,真他妈爱下双黄蛋,N黄蛋:

 

也就是今年6月,青海省果洛州纪委监委公众号“果洛纪检监察”6月3日消息,“果洛州玛沁县委巡察办主任格日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果洛州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格日措,女,藏族,出生于1979年5月。2002年任玛沁县昌麻河乡卫生院护士,10年之后,她被转岗到玛沁县司法局,从此步步高升。到司法局刚满一年,格日措任职玛沁县公安局德尔尼铜矿派出所所长……2019年9月,格日措调入局机关,担任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后升任局纪检书记、二级警长。2020年5月,格日措升任玛沁县县委巡察办主任,成为一名正科级干部。

 

这在一个县城,是被看成坐了直升飞机。

 

其实,许艳也是在走这条路。许艳的敲门砖,就是姣好的容颜和迷人的身姿。

 

也许她早期睡公安干警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去想敲诈钱的事。后来没有实现自己向上的小目标,才想到了敲诈,反正老娘不能让你们白睡。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对许艳的判决应该没错(编者质疑:许艳案判决严重不公),因为法律还没有性贿赂罪。

 

不过,法律条款永远是滞后的,再周全的条款,也不能与复杂社会的犯罪现象严丝合缝。如果一条条可以对应,电脑就可以审判定刑了,何必要那么多法官日食人民俸禄?了不得每年花点电脑维修费,那该要节省多少民脂民膏!

 

事实上,许案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在事实认定和量刑上存在较大区别,足以说明刑法这个东西,还是部分存在不同法官认定的主观因素的。

 

之所以要法官庄严审判,就是在铁的刑律之外,还有法官的主观能动性,对于复杂案件作出稍有温度的裁量,不致于因为铁律严苛,让任何一个受到刑法处罚的罪犯,没有回归社会重新做人的可能。

 

许艳的案子,窃以为定义为性贿赂更符合案件的本来面目,可惜中国法律没有性贿赂罪,就像几十年出台不了一个《新闻法》是一样让人不解。这就让许艳成为敲诈勒索的罪犯,而让那些在性行贿中享受精神颠峰快乐的国家工作人员们,逃逸了性受贿罪,而且还以“受害人”的身份出现在一、二审判决的判词中,没有天理呀!

 

许艳的罪行,她已经当庭认罪悔罪。9个接受性行贿的国家工作人员,除了一个刘某乙以另案判刑6个月外,其余人等销声匿迹,全身而退,只是损失了几个小钱。

 

最终是否损失了几个小钱,我还不敢肯定,因为连云港中院的判决书里说,对许艳的违法所得,进行了“依法处置”。

 

看得人一头的雾水。如何依法处置的?是上缴国库,还是发还“受害人”了?还是部分发还“受害人”了?

 

许艳不是良家女人,这是肯定的,不展开。但她比各单位的纪委更有反腐的眼光,她能一眼瞄准性行贿对象,都是有钱的单位有钱的人;她一捉一个准,不像各单位纪委畏首畏尾;她真能要得出钱来,说明这些畜类手头阔绰。

 

剥开许艳性敲诈勒索的茧,发现里面躺着9条性受贿的蛆,好个恶心!

 

那么,问题来了,事发之后,各单位纪委对当事人进行调查了吗?他们被敲诈的钱,是正当收入吗?是否存在不能说明来源的款项?他们接受性行贿,有违党纪政纪这是铁定的吧,是否进行了相应处理?如果这些事都没有做或者做了不愿公开,当事单位想保护什么人?为什么要保护这些人?能给个说法吗?

 

对许艳的量刑本来很严谨(编者质疑:没有公正哪来“严谨”?),因为对这9个“同案犯”没做相应处理,整个社会就觉得是对许艳吃柿子拣软的捏了,这对维护司法的权威,至少是不利的;对于党风政纪的建设,是有害的。希望连云港方面紧急公布对这9条蛆的再处理结果,至少要说得过去,以平衡社会舆论,不致进一步损害了当地党政和司法部部门的形象。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