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河北“明星”芯片廠夭折

305 0

來源:成都商報

緊挨工業大街,石家莊循環化工園區內佔地30畝的河北昂揚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昂揚公司),除了一棟還未完工的辦公樓,就是空蕩蕩的荒地。
昂揚公司曾是一家“明星企業”,總投資10億元,佔地面積255畝,主要生產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還先後被列為石家莊及河北省重點項目。但是,2018年昂揚公司的芯片項目夭折了。不僅項目停滯,公司爛尾,兩位負責人的糾紛也一直持續到現在。
過去兩年,昂揚公司的董事長步建康實名舉報總經理徐國中涉嫌騙取政府補助資金和國有土地。 “我就是他騙取政府扶持政策的工具。估值1.6億元的土地,不應該成為他的私人財產。”
徐國中則向紅星新聞回應,步建康的舉報是胡說八道。徐國中與步建康的糾紛案,徐國中一審勝訴,後經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和解協議:知識產權歸步建康所有,步建康則將持有的35%股權轉讓歸徐國中和另外一個股東。
從明星項目到爛尾工程,昂揚公司的芯片項目經歷了匆忙上馬、資金鍊斷裂、合夥人糾紛。
海外專家回國合作研發“芯片” 公司買地建完一棟樓就沒錢了
今年48歲的步建康是知名專家。他1997年赴美留學,在美國學習工作18年,是一家公司的中層,掌握高端大功率芯片技術。
2015年回家鄉河北創業,經人介紹和石家莊循環化工園區徐村村民徐國中合作,在石家莊成立了昂揚公司,致力於研發和產業化“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相關材料顯示,當地政府也對這個高科技項目給予支持,項目被列為“河北省重點建設項目”,省市“十三五規劃”重點項目。
昂揚公司宣傳材料顯示,公司是一家以留美技術專家團隊為核心,其成員有IEEE終身理事,半導體領域的世界權威和任職於行業世界前三企業的研發主管,擁有多項發明專利,全面掌握芯片設計、芯片工藝、後道封裝三位一體的整套技術,具有世界一流水平,是一家以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為核心產品,集IGBT芯片和模塊的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高科技公司。
其主要生產的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廣泛適用於綠色家電、工業裝備、太陽能發電、新能源汽車及充電樁等諸多領域,該產品突破關鍵元器件的技術瓶頸,填補國內空白,達到世界領先水平。
據步建康介紹,徐國中以資金入股方式佔股50%,任總經理,他以技術入股方式佔股35%,任董事長。 “項目在2015-2017兩年間進展良好。研發在2017年5月初步成功。經‘國家半導體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和廣州車規級功率模塊客戶測試,樣品性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但是,繼續研發和產業化需要資金,昂揚公司芯片項目匆忙上馬後,很快資金鍊就斷了。步建康稱,徐國中違背初始協議約定,把大部分資金用於購買土地和建設辦公樓,沒有把錢用於芯片生產設備購買和潔淨間建設。
“徐國中提供的公司財務報表表明,投資股東實際投資3250萬元,土建和待付土建費用超過3300萬元。相當於他的全部投資只是買了地,建了一個大樓。明顯是通過虛擬合作公司來違法佔有國有土地使用權,套取政府配套支持資金。”步建康說。
步建康稱,徐國中偽造他回國之前的研發支出,騙取項目補助資金200萬元;偽造10個億的重點項目申請,騙取土地指標120畝;偽造5743萬元銀行資金證明,謊稱他有實力建設芯片生產潔淨間和購買芯片生產設備,騙取政府半價優惠支持的土地30畝。但是其得到土地後,完全不兌現建廠承諾,導致和國際先進半導體公司合作建廠的計劃無法實施。
步建康認為,他是被徐國中騙了,自己只是形式上的“董事長”,沒有任何權力,徐國中擔任公司法人代表和總經理,他兒子實際擔任總經理。 “我就是他騙取政府扶持政策的工具,在公司僅僅有研發工作的權利,在項目研發和更多高科技人才引入及報酬上都不能做主。無法保證項目研發工作正常運轉,更無法決定任何重要事情。”步建康說。
合夥人訴訟糾紛:沒有按照約定完成芯片研發
2017年,步建康和徐國中的矛盾逐漸爆發。步建康到法院起訴昂揚公司和徐國中,要求法院判令解散昂揚公司。
隨後,徐國中反訴步建康,請求法院判決解除他與步建康於2015年4月2日簽訂的《合作協議》;請求判決將步建康持有的昂揚公司35%的股權歸還他;請求判決步建康賠償他出資損失合計1520萬元。
理由是:步建康不僅沒有履行商業計劃書約定的六個月完成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技術打開民用市場的義務,而且歷經兩年多的時間仍然沒有完成。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裡,其雖然進行了有限的研發工作並取得了個別專利,但距離實現其在合作協議中承諾的提供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技術並研發產品、形成訂單、獲得合作利潤這一合同目標遙遙無期,其承諾研發的產品至今還未能通過測試鑑定定型,更未形成訂單。
對此,步建康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沒有按時完成研發原因是,當時沒有研發資金,也沒辦法僱傭相關的研發團隊。另外,當時把芯片生產的前端和後端分開了,生產線變長根本不可能6個月完成。 “這些徐國中都知道。”步建康說。
(2017)冀01民初1024號判決書顯示,一審徐國中勝訴,步建康不僅要將35%的股份給徐國中,還要向徐國中賠償出資損失1200多萬元。步建康不服,提出上訴。
隨後,經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和解協議,法院也作出了(2018)冀民終628號民事調解書。和解協議中,雙方自願解除合同,合作期間的知識產權歸步建康所有;步建康則將持有的35%股權轉讓歸徐國中和另外一個股東;步建康還需要向徐國中支付案件涉及的費用共計1100萬元。
此外,步建康起訴解散公司的案子,一審被駁回,他繼續上訴,要求法院判決無償收回土地給國家;要求收回河北省發改委後補助資金200萬元;要求依法查處詐騙土地、詐騙政府資金的違法違紀行為……但是,該案二審,法院駁回了上訴。
官方回复:公司土地通過正規出讓,合法取得
紅星新聞記者發現,目前步建康和徐國中主要矛盾集中在昂揚公司所佔用的30畝土地。步建康說,他正在向最高法申訴,希望相關部門收回30畝土地,因為據他了解這塊地目前估值1.6億元,不應該成為徐國中的私人財產。
2020年9月,步建康在人民網上公開舉報質疑昂揚公司佔有國有土地。隨後,石家莊政府回復稱,經循環化工園區管委會調查核實,2016年1月26日,昂揚公司通過公開出讓方式取得該地塊30畝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於2016年2月16日辦理了國有建設用地使用證【石化國用(2016)第00002號】。另外,此前石家莊市國土資源局下達的土地利用指標120畝當時未使用,後來石家莊國土資源局根據相關材料已經全部收回。
關於收回該項目30畝土地問題,石家莊政府回复,昂揚公司微電子項目土地使用權於2016年1月26日取得,2016年12月動工建設,2017年11月研發樓主體建成。 2017年,對該項目開展疑似閒置核查,並呈報上級同意,認定該宗土地並不存在閒置問題,不符合因土地閒置而收回的條件。
10月14日,紅星新聞記者到石家莊市循環化工園區管委會,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確認上面石家莊政府的回复確實是他們調查核實的。工作人員說,昂揚公司是合作人員發生糾紛,但是公司的30畝土地是通過正規出讓,合法取得的,不存在問題,現在土地還在公司名下。
上述工作人員稱,這30畝土地因為有動工建設,所以不算閒置地塊,至於下一步怎麼辦,園區會和企業進行溝通協商,希望盡快把土地利用起來,為園區帶來效益。
10月14日下午,針對步建康的舉報,紅星新聞記者電話聯繫到徐國中,他說步建康對他的舉報是胡說八道,對於案子的情況判決書已經寫得很清楚,他就不再回應了。
芯片行業需警惕:創業團隊“浮躁”,地方政府“砸錢”
相關數據顯示,中國芯片相關企業的數量在2020年上半年增長迅速。截至7月20日,中國共有芯片相關企業4.53萬家,僅今年二季度新註冊企業就有0.46萬家,同比增長207%,環比增長130%。
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朱晶接受媒體採訪時介紹,半導體產業吸引了許多國內企業參與,在一些細分領域,甚至有近百家企業扎堆競爭。
朱晶認為,從具體的項目上來看,繼前些年大矽片領域出現大項目扎堆後,化合物半導體等領域又出現類似情況。僅2020年上半年,國內就有接近20個地方簽約或開工建設化合物半導體項目,合計規劃投資超過600億元。並且,這些項目有八成落地在國內二三線甚至四線城市,普遍是些半導體產業基礎薄弱、沒有相關項目建設經驗的地區,這些項目的可持續性再次引發業界擔憂。
今年9月,《新華每日電訊》發表評論文章稱,分析目前爛尾的幾個項目,背後其實有共性:技術過於依賴“外商購買”,投資地方政府“一頭熱”,牽頭方並非是在行業摸爬滾打數十年的中堅穩定力量。
芯片行業需要警惕的是:隱藏在背後,有創業團隊的“浮躁”心態,有些核心隊伍尚未成型,僅有“PPT”就迫不及待路演;也有部分地方政府是“砸錢”心態,認為重金佈局總能成功,卻可能空耗人力、物力、財力;更有企業抱著“僥倖”心理,以為即便不成功,也有大廠接盤。
爛尾所帶來的財政浪費不說,多地項目之間上演“搶人大戰”,導致優質資源被分散,一些龍頭企業單體競爭力反而被削弱,不利於我國芯片行業長期發展。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