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天快亮了” 許章潤誓言一日不死一日呼喚

143 0

來源:美國之音

遭中共當局“被嫖娼”和清華大學除名的敢言法學家許章潤教授近日向清華校友發表公開信,感謝校友對他處境的關心和捐款的善舉,並表示,強“吾人一日不死,便一日呼喚”。他鼓勵各位“天快亮了”。儘管清華校方除名信有30天覆核期還遠未到期,但許章潤的名字已被清華法學院網站剔除。有分析說,許章潤代表了中國知識界的良心。

典型“因言獲罪”

被譽為中國知識界近年最敢言、多次公開發表抨擊中共最高領導人犀利文章的許章潤7月19日發表致清華校友的公開信,以中英文撰寫,感謝500多名校友在他被開除後為他捐款,籌集10多萬元。

許章潤7月6日被成都警方以網友所稱的“嫖娼”抓走6天獲釋後,近日又遭清華大學以其近年言論及被污名化後的所謂“道德敗壞”除名,引發外界強烈關注。

許章潤7月12日回家後,近日收到清華大學7月15日作出的《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因言獲罪”的迫害案例。

一日在生一日呼喚

雖然許章潤表示,在34年執教生涯中,有20年是在清華大學渡過,而此次被開除公職,對其教學生涯致命一擊,令他職業生涯被廢止,無法為生計,但他表示,自己個性硬朗,無法接受校友的慷慨,希望將款項捐助受水災影響的災民。他相信自己有能力繼續工作,計劃未來寫作謀生,並以堅持追求知識為目標。他強調,一日仍在生,都將繼續發聲。

許章潤還在信中批評,政治制度繼續拒絕改變,迎來全球防範,令中國成為孤家寡人,“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

隨時會被再抓

經常代理重大敏感案件的中國知名律師莫少平近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受許章潤教授及家屬委託,曾準備一旦被抓及扣押,將擔任辯護人。不過,不到一周人就出來了。目前不清楚許章潤是否有行政訴訟行動,爭取自己的權益。

他說:“本身他對家人說了,如果人被抓了,人沒有出來,就希望家里人找我嘛,如果請律師。這樣他放出來了,繼續是不是往下提起這種法律上的主張,比如說行政復議呀,行政訴訟,那就得尊重許章潤本人的意見了。因為他出來後我們一直還沒有見面,所以也不好判斷他是不是還要通過司法程序來主張自己的權利。 ”

對於外界擔憂許章潤未來可能隨時因其近年的言論而遭當局“尋滋”、“煽顛”,甚至“顛覆”等罪拘捕,莫少平律師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做好一切準備

許章潤教授的“亦師亦友”、2014年六四25週年前夕遭抓捕一年半後被判緩刑的浦志強對美國之音表示,他也擔心許章潤教授會隨時遭當局拘捕,但他相信許章潤已經做好的一切的準備,包括被捕入獄。

他說:“第一呢,擔心肯定是有擔心。第二呢,我相信他這樣做的時候、這樣寫的時候、發表的時候,他應該是已經做好了準備。既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作為一個學者、一位教授,他選擇這樣去做,他想清楚了嘛,這是他自己的一個決策。我相信他做好了一切準備。”

浦志強表示,外界對於清華大學開除許章潤教授非常失望,但不意外。同時,正是因為許章潤是清華的名教授,國際影響極大,在被當局以所謂“嫖娼”污名化後,沒有像其他許多人一樣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會被寫入歷史

浦志強強調,清華大學開除許章潤,對清華大學所謂“中國最高學府”的地位有很大的負面影響,而許章潤的作為會寫在清華的歷史上。

他說:“沒有了許章潤的清華法學院和清華,肯定是不一樣的嘛。我個人認為,許章潤和許章潤這個事件在未來是要寫進歷史的。在這個過程中,誰是怎麼樣去說的、做的,誰是怎麼樣表現的,都是會青史留名的。大家對歷史負責、對自己負責就夠了。”

清華姓黨消除異己

中國知名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對美國之音表示,由美國庚子賠款建立的清華大學的最初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獨立精神,自由思想”,在中共建政後便遭閹割。而清華幾十年來都是姓“黨”,尤其近年更是加緊參與打壓言論。

他說:“清華姓黨,在共產黨的執政之下,清華出過這種大師嘛?只生產那種不能獨立思考的,成為精緻利己主義的人。許老師能夠走到今天才被清華開除,某種程度上已經算他幸運了。什麼18大、19大之後的各種言論管控,意識形態的重壓全都顯現出來的。他的打壓完完全全在於他的言論、他的學養,他利用他的法學知識在中國的社會變革,以及對現有的體制的批判上面,所發揮的巨大作用及影響力。”

知識界的良心

2015年被當局判刑後遭吊銷律師執照的浦志強表示,他對許章潤這幾年不斷發表直接針對中共最高層的檄文所展示的勇氣和道德非常欽佩,代表了中國知識界的良心。

他說:“他事實上是代知識分子立言,說出了很多人想清楚之後也未必想說或不敢說的話。所以,我覺得許章潤這幾年的研究、他的表達和他的存在,事實上是幫我們所有人做了我們應當做的事情,記錄了知識分子抗爭的這樣一個過程。同時呢,他也走進了歷史。大家亦師亦友這麼些年,最近幾年以來,我越發的崇敬他。”

當局全力封殺

另外,胡佳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的一個微信群組裡的有人近日轉發了許章潤的公開信,其他幾人只是因為提到“言午”(許)竟然馬上被微信禁言,這表明當局對許章潤影響力的恐懼。

他說:“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可以非常明確地感覺到,許章潤這三個字現在是微信敏感詞。只要你涉及許章潤,在微信群裡面探討這個事情的話,你就會被禁言。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的話,我無法感覺到許章潤被他們打擊後在社會影響上,以及中共對這件事的消聲上採取的手段。”

許章潤過去幾年發表多篇廣為傳頌的文章,直言不諱地嚴厲批評中共當局各種倒行逆施的行徑。 2019年3月,許章潤教授遭清華大學停課停職,免除一切職務。

2018年,許章潤發表造成轟動的《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表達了對時下“再度閉關鎖國”與“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等八大擔憂,以及對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和公開平反“六四”等八項期待。

2019年底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許章潤2020年2月發表題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一文,直斥當局政治敗壞、政制潰敗,改革開放已死,並稱中國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

許章潤5月發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稱中國在這場全球抗疫中,“國家公信墜底,政體德行破產”,“四面楚歌,山窮水盡”,並呼籲要徹底追查最高領導人的政治責任,“責令向國民道歉謝罪,交由國法論處”。

今年6月,許章潤撰文《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強烈抨擊北京地方當局四處強拆住宅小區和藝術區,是“暴殄天物丶喪心病狂”,“嬴政瘋狂,糟踐生計,踐踏斯文” ,“吾人豈能等閒視之?”

許章潤將他最近幾年發表的文章集結成書《戊戌六章》,6月底在美國出版。隨後許章潤“被嫖娼”抓走。他雖然在海內外關注及壓力下獲釋,包括美國和歐盟等立即發聲,但他未來的安危仍令人擔憂。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