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ZOOM暫停“六四”學運領袖帳號

347 0
标签: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在新型冠狀病毒暴發期間聲名大噪的視頻聊天應用Zoom短暫屏蔽了一位華人證券領袖的帳號,此人使用Zoom平台組織了一場有中美參加活動人士參加的紀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的活動。

在該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市的Zoom成立已有九年。這家公司已於週三恢復了上述活動人士的帳號。但該事件將Zoom聲明言論自由原則與中國龐大的審查機器力量之間的兩難境地。最初正越來越多地尋找壓制境外評論的方法。

Zoom在周三的一份聲明中說,公司按照當地法律的要求暫停了周鋒鎖的帳號。周鋒鎖是31年前參加北京民主示威的學生領袖,現居美國。

“我們對最近一次有中國國內臨時參加的會議受到影響,重要的個性被打斷表示遺憾,” Zoom說。“ Zoom無權改變政府反對言論自由的法律。但是,Zoom將盡力修改自己的過程,以進一步保護其用戶關聯想殺死他們交流的干擾。”

公司沒有回答記者的質疑,包括中國政府是否投訴了那個Zoom會議,也沒有詳細說明可能採取此步驟來應對或遵守中國的互聯網管制。有時周鋒鎖帳號被暫停的情況似乎也影響了香港政界人士李卓人和天安門運動學生領袖王丹的帳號。

周鋒鎖於5月31日在Zoom上組織了這場紀念活動,參加者來自美國,中國和歐洲,包括暴力鎮壓的倖存者以及死者家屬。

週碰鎖在接受采訪時說,他在6月7日發現自己的帳號被封了。“碰到這個事情我很容易認識,很大的失望,”他表示,他還說,“我們不能容忍美國的公司用中國的方式來約束美國的用戶。”帳號被封是由Axios最先報導的。

疫情期間,由於需要在家辦公,人們蜂擁至Zoom的易用平台上,這讓公司的收入增加增長。Zoom表示,其平台上每天都有三億人次參加各種會議。但公司的規模以及它對中國的依賴,可能會使它越來越容易受制於中共的審查機器。

中國控制國內人民在網上看到和讀到的內容,部分是通過一個被稱為“防火長城”的過濾系統,該系統將中國的互聯網與世界其他國家的互聯網隔離開來。獲准在華經營的外國公司必須遵守在中國什麼話可以說的嚴格規定。這些必須向社交媒體上巡邏,尋找敢言者的網絡警察提供數據。

隨著國內的網絡評論得到有效控制,中國的審查者和宣傳機器已越來越多地將目光投向海外。當局已開始對華人在Twitter和WhatsApp等被中國屏蔽的網絡平台上的言行進行懲罰。它還在Facebook,Twitter和其他平台上發起了政府乾預的運動,努力塑造對中國更友好的全球敘事。

Zoom是一家總部設在加州的公司,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袁征(Eric Yuan)在中國出生,現在是美國公民。但公司的許多研究和設計人員都在中國,公司曾說這樣做有助於保持法規。

2019年9月,Zoom在中國的服務一度暫停。那之後,Zoom在中國的一家經銷商發布說明,教用戶實名註冊-通過手機號碼將中國互聯網用戶的身份與帳號連接起來。

該經銷商說,發說明是因為接到了掌管該國治安的中國公安部打來的電話,也是公司為了滿足國家網絡安全法要求的具體做法。

今年4月,加拿大研究機構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報告稱,Zoom存在一些安全問題,包括公司將一些加密密鑰的路由通過中國。Zoom表示,公司將暫停有關功能的工程工作90天,將資源投入到加強安全和隱私保護上。

為配合中國的互聯網管制,Zoom在今年早些時候採取措施,減少了平台上未註冊的中國用戶數量。Zoom說,從今年5月開始,中國的免費用戶可以參加會議,但不能舉行會議。 Zoom中國經銷商在其網站上發布的一份聲明,希望召開會議的中國用戶必須從公司購買許可證。

這項活動政策經常可以利用新技術帶來的審查突破。周鋒鎖說,他在古董會議的前兩天,才通過微信和領英(LinkedIn)發布了會議的宣傳消息(領英對內容進行審查,所以在中國沒有被屏蔽)。

周鋒鎖說,大約有250人參加了5月31日的Zoom會議,紀念“六四”鎮壓31週年。他說,多個一半的人可能是從中國參加會議的。

她注意到了中國軍人怎樣阻止了醫務人員救治自己兒子的事情,她19歲的兒子到外面去拍攝抗議活動的照片時死於槍傷。向反向難者家屬道歉並給予補償。

“我們要堅持到底。我們所有的通訊工具都被監聽,監視。我自己出去的時候,在敏感天,就有警察(跟著。”“雖然政府對我們嚴加打壓,但我們不害怕,”張先玲說。 )。”

中國號稱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網民,Zoom在涉及中國的問題上沒有多少令人滿意的選項。切斷中國免費用戶的接入可能會使中國的監管機構滿意,但可能會使Zoom在中國變得不那麼受歡迎,它在中國有一些大企業客戶。然而,如果公司限制美國帳號在中國召開的會議,則更多地與評論自由倡導者相抵觸,並可能會與美國政府有衝突。

他說,更深層次的問題是中國的審查制度。他說,民主國家應該對中國政府嚴格控制互聯網的做法採取針鋒相對的行動,包括屏蔽中國的互聯網公司,或將中國互聯網與全球互聯網完全隔斷。

“防火牆是對中國人的奴役,對自由開放的互聯網是一個致命的問題,”他說。

“最好的方式是拆掉防火牆。”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