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察里津诺”哭声一片!80多中国人面临被俄驱逐

954 0
标签:

来源:俄罗斯乌拉尔森工集团公号                         2\26\2020

 

昨天,我加入到了被莫斯科强力部门集中隔离的察里津诺残疾人康复中心的同胞微信群里。可以说,惨状一片:有学生,有商人,有旅游者,有暂居身份的。

 

他们都以同一个理由被集中起来,那就是违反了莫斯科政府颁布的入境需要居家隔离14天的规定。很多人都是在机场稀里糊涂的签署了一些文件,完全没有明白文件的内容的情况下接到这个禁令通知的。

 

俄罗斯在这方面可以说,没有做到告知义务,现场没有翻译,文件没有中文,只是一味的让大家签字。

 

接下来就是,通过莫斯科市政府最新搞的全城监控系统,加人脸识别技术,拍到你离开隔离地点后,警察就会上门,没有警告,没有劝阻,直接连唬带骗的弄走,然后集中到这里,等待遣返,这是人类应该有的文明做法吗?

 

经过我的调查,这里也有很多情况是无辜的,比如在宾馆自我隔离被带走的,有上家敲门检查被带走的,有刚下飞机在回家的路上被带走,甚至还有去移民局办落地签被带走的。

 

还有最惨的是下楼倒个垃圾被带走,直接送去法院,最后是穿着睡衣被送到遣送站的。

 

这里最早有19号就被集中在这里的。

这是已经获得医生的健康诊断,但依然被带到这里准备遣返。

 

莫斯科市政府在回复使馆的信中说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为了保护莫斯科公民的健康安全,那我倒是很奇怪了,所有带离这些中国同胞的强力部门,没有人做防护措施,连起码的口罩都没有,既然是为了保护俄罗斯人,那么这些执法人员为什么不受保护?

 

整个察里津诺康复中心,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隔离措施,大家3、4个人一个房间,昨天的晚饭都是夹生的。

 

莫斯科公民的健康重要,那么这些中国人就该死吗?

 

如果真的是认为他们是病毒的传播者,这样集中起来,不就是判了他们死刑吗?

 

这个和法西斯隔离犹太人的做法有什么区别?

夹生的大米饭。

 

中国现在还在疫情的最关键阶段,现在就要强制的驱逐这些人回国,考虑到他们的感受了吗?100年前,俄罗斯发生内战,有多少俄罗斯人跑到我们中国,哈尔滨这个城市当时接纳了多少俄罗斯人?这难道不需要借鉴学习吗?

 

前日,韩国疫情爆发,韩国人来到青岛,我们是怎么接待他们的,俄罗斯作为一个大国,不需要学一下这种大国的责任感和胸襟吗?

 

一个狭隘的民族是永远也不能强大的,即使偶然得逞,也不可能长久不败,在大国胸襟这个问题上,俄罗斯完全是一个不及格的小学生。

 

中俄友谊天天高调宣扬,中国政府为了维护这种友谊,压制了多少民间的不同声音,这些俄罗斯政府你了解吗?要说拉仇恨,我们可以把你俄罗斯祖宗八代都翻出来。

 

我们这些新华人,来到俄罗斯,为俄罗斯的经济建设、中俄友好做了多少贡献?如今中国有疫情,工厂不复工,你俄罗斯的商店马上就没有东西卖了,俄罗斯政府的官老爷真的不知道吗?

 

总说我们中国人来赚钱,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人卖的东西都是用最低的价格给了俄罗斯人,而俄罗斯的经销商加价几倍的利润去卖给俄罗斯人,真正赚钱的都是俄罗斯人,我们就赚了一点辛苦钱,就惹的某些俄罗斯人、俄罗斯政府不高兴了吗?

 

谁都不是傻子,俄罗斯人最怕吃亏了,如果你们天天吃亏,还会对灰色清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中俄友谊是体现在一点一滴上的,不是唱唱赞歌就行,今天你怎么对我们,明天也许就会报应到自己身上。俄罗斯在全世界已经臭的不行了,被欧美制裁的经济颓废,人民生活水平下降,要不是有中国这么一个有钱的朋友托着,你俄罗斯早就完蛋了。

 

奉劝莫斯科市政府好好考虑考虑,也提醒中国的媒体人,别做缩头乌龟,媒体人要有媒体人的良心,别再整天报道一些不疼不痒的中俄新闻,都拿起你们的笔,迈开你们的腿,去民间走走,把真实的情况报道出来。今天刚看到凤凰卫视也报道了相关评论,其他媒体呢?

 

说到这里,需要表扬一下中国驻俄罗斯使馆领事部的同志们,这些天来一直看着他们忙来忙去,身体也累,心也累,我要说的是,如果中俄真的有互信,真的友好,就不会让这些外交官们现在这么难了。

 

最后还是要检讨一下中国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不能一味的讲友好,讲讲不和谐的地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世界格局历来都是三国杀,没有什么盟友,只有利益,你动了我的利益,就是要敢于讲出来,这个世界都是喜欢强者的,只有强硬,才能赢得对手的尊重。

 

让我们为这80多个同胞祈祷吧,希望他们尽快脱离苦海,早日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回到自己的学校。

 

我已经和他们说了,生活上如果有困难,随时可以联系联盟,我们定当尽力。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