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强制堕胎流产 » 浏览内容

张荣花丈夫网上发出求救信

1421 0 发表评论
标签:

曹永忠发布日期:  2012-10-09

我是安徽省无为县无城镇王福大队新村自然村村民,我叫曹永忠,今年33岁,在山东滕州摆了个烤鸭摊子卖烤鸭。我的妻子叫张荣花,今年30岁,我们有一个女儿,10岁了。今年10月2号,我妻子进了山东省滕州市妇幼保健院待产,下午她和我一起走进医院的,办理了住院手续,准备生小孩。第二天凌晨2点,我妻子进入产房,我要进去陪同,医生问我要钱,我身上钱不够,就没进去了。检查都是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慢性病和心脏病什么的。准备顺产。大约1个小时。医生出来说她心跳稍微有点慢,建议剖腹产。我就同意了,并且签了字。然后我和医生把她从8楼的产房推到了9楼的手术室。那个时候我的妻子肚子已经很疼,到达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医生坚决不让我进去。过了几分钟我就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在抢救我的妻子,而是在不停地往里面搬各种设备和器材,足足十多分钟,期间我的妻子不停地大声叫唤!我急得要命,几次跪下求医生赶紧抢救,终于等医生搬完东西了,开始抢救,我就听到里面的各种警报器,不停地响,不停地响… 大约20分钟后,里面恢复了平静。我还以为手术结束了,等着抱孩子!这时一个医生过来,把我拉到了旁边的会议室。告诉我,我的妻子和孩子都死了!

 

我当时彻底呆了!我转身往手术室跑,这时医生一个都走了,来了十几个保安,不让我进去。 大约几个小时后,我看见了我的妻子,她躺在手术台上,没有剖腹产,全身严重发紫,肚子涨的很大,脸上肿的变了形,活活被憋死了!一尸两命啊!一尸两命啊!!惨不忍睹…

 

之后,医院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解释,就把我的妻子扔在手术台上不管。血水躺了一地,我和父母向医院讨说法,医院推卸责任,说和他们无关,然后叫保安看着我们,不让我们去找医院,我的爸爸还被保安推伤了。。

 

10月4号,医院还不给说法,这个时候,我的妻子在手术台上已经30个小时了,全身开始淌尸水了!我和家人跪在医院门口讨说法。下午的时候医院喊我们上楼,说开会协商,还说来了领导,开始说是卫生局的,后来又说是派出所的所长,然后又来了几个人,说是市里的大领导。开会的内容就是说,我妻子的死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我3万块钱,但是要我们立刻火化尸体,不然公安局就要强制执行!!我不同意。这个时候一个姓霍的领导。自称是政法委什么主任,我没听清,我看到他工作证上写的是5星级法官!!!他对我说:“你可以去告!在滕州,我天不怕,地不怕”!还说他在我们的老家芜湖也有同学在市里当领导,全国好多地方都有朋友。旁边的几个穿警服的人说,要是我敢闹事,马上就把我关起来!我说我要去找媒体,这时一个领导使劲的拍了桌子,站了起来,骂我,叫我马上滚,说媒体也是他们的媒体!因为当时有好多的公安,城管,还有没穿制服的几十人,我怕被他们抓了,所以就没敢赔偿,就把我的妻子运到了殡仪馆冻起来了,这时我的妻子全身都有刺鼻的气味了……

 

现在已经6天了,我的妻子还躺在冷冻箱里,一天需要219块钱才能冷冻,我是在滕州安居小区路边摆小摊卖烤鸭的,除了我女儿的学费什么的,一天真的剩不了几个钱!我现在已经无路可走!打电话给当地媒体,也没人来,,路边卖菜的好心邻居告诉我说,叫我和父母去市委跪着申冤……可是我们就几个人,要是我被抓了的话,我父母怎么办?我女儿怎么办啊?我父母今年都60多了,真的受不了打击了!我母亲现在天天坐在门口带着我女儿哭…… 医院和所谓的工作组什么都不管,连我妻子的冷冻费都不出!!我要求尸检,工作组只同意在本地几个他们指定的地方尸检!而且还要我掏各种费用!我哪来这么多钱?这和土匪做法有什么区别吗?

我以上所说的,天地良心,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