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高瑜庭上否认控罪 家属被严控

9178 0 发表评论
标签:

ARF 罗伯特/维灵报道

中国资深传媒人高瑜被控“泄露国家机密”案,周五(21日)在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高瑜在庭上否认控罪,指早前认罪供述,是因公安以其儿子作威胁。庭审经过4小时结束,法官未有即时宣判。tianamen mother -xiao

在开庭前强迫高瑜的儿子赵萌离开北京“旅行”,并将其弟高卫堵在家里。 庭审从9点30分开始,由于是不公开审理,高瑜的亲人和媒体记者们都没有获准旁听。当局派出大批警察和便衣,在庭审开始前即清场,要求守候在法庭外的记者们离开。

高瑜代表律师莫少平对本台表示,高瑜在庭上否认控罪,称自己没有向境外媒体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文件。此前,她认罪供述是因公安抓了她儿子作威胁,她迫不得已才作认罪供述。 莫少平说﹕她(高瑜)在庭上否认控罪,她未有实施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行为。控方的控罪是依据她的有罪供述,这个有罪供述是基于公安机构用其儿子来威胁她,使她迫不得已作出违心、不真实供述,所以这个供述不应作为定罪。

莫少平又说,在长达4小时的庭审中,70岁的高瑜曾两次服药:第一次服药时审讯中止了5分钟,第二次则因为心绞痛而需服用硝酸甘油。 莫少平表示,高瑜现在也是很担心儿子,但也没有办法。他估计,若没有任何延误,法庭很快会就案件宣判。 高瑜的弟弟高卫对本台表示,庭审结束后,他也与律师见了面,了解庭审情况。律师要求排除非法证据的辩护意见没有被法庭采纳。

高卫说:律师本来提出的就是,他们的证据因为是非法取得的证据,请法庭将证据作废,但法庭没有同意。律师走了第二步,就是说证据不足,要求无罪释放。他就是非法取得,包括一个口供的证据,没有完整的证据链。但我们,从我们自己的估计来说,庭外因素太复杂了。从法理上,我们站得住脚,但是,庭外因素咱们做不了主。 对于复杂的庭外因素,高卫表示了担忧。他表示,尽管他并非当事人,当局也对他们采取了控制措施,他头一天晚上还专门去拜访了律师,了解姐姐的案情,结果一回家就被警察给堵在家里了,禁止他在庭审时去现场。

他说:因为我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家都有警车,小区里停了两辆警车。(昨晚)我回来比较晚,11点钟我回来的,他们,我到家还没有脱衣服呢,他们就到了,就敲门。他们可能一直就等著我,然后到12点出门,他们在这儿等了一夜,在外面没走。昨天晚上来家里是两个,今天上午呢,可能是三个。不但不让旁听,还不让我到门口等。 高卫还说,高瑜的儿子赵萌也没能去现场,他被强制离京。 他说:昨天警察带著他去旅游了,去河北。这用比较流行的话就是被旅游了。没有解释原因,昨天呢,跟我讲就是奉上级指示。

本台记者试图与赵萌取得联系,但他刚说了一句,电话即断线。 他说:我没在北京,我在河北。嗯……(忙音) 高瑜是中国最敢于发言的记者之一。她曾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曾多次获得国际大奖。在被逮捕前,为多家国际媒体撰稿。 在过去的25年中已经多次入狱。1989年,高瑜因支持北京民主运动被安全部门拘捕,大约一年后获释。她在1993年为香港杂志撰写文章,被中国当局控告“泄漏国家机密罪”,被判刑6年,1999年获得假释。此次,是她第三次入狱。

高瑜案引起了多个国际组织的高度关注。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也于高瑜案开庭审理的前夕发表声明,对高瑜的审讯道破了中国当局对依法治国口是心非的现状。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也于一天前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高瑜。 记者无国界亚太部负责人本杰明•伊斯梅尔表示:由于中共操纵司法机构,高瑜将落入当局构陷的罪名之中。中国共产党正试图惩罚那些谴责其独裁本质的人,以压制独立意见、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