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安徽警察拘传我的经过

6254 0 发表评论

WRIC 義工苏昌兰             2013-8-14

2013年8月10日晚上八点左右,我在家里正在和广东著名的维权人士天理聊天,突然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于是我赶紧去看一下,我站在家门从猫眼里看到了一个警察和两个便衣站在我家的门外,其中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不断地在边敲门边在嚷:“苏昌兰在家吗?苏昌兰在家吗?”我问他们找我干什么?那个本地的警察说,他是广东南海三山驻东区警务区的警察,是陪安徽省合肥市蚌埠刑警队来找我的,想了解一些情况,是为他们带路来的。

于是,我要求他们出示合法的手续我才开门,并提出只在我家里了解,原因是我的孩子去补习了,正在回家的路上,我要在家等孩子回家,而我丈夫当时刚出去不在家。合肥警方答应我的要求后,我才开门让他们进来,他们并说明这次拘传主要是针对安徽张林一事而来的,不是针对我。

但进门后,安徽省合肥市蚌埠刑警队的警察却出尔反尔,强行要我到三山东区的一个警务室问讯,对蚌埠刑警队的警察这样的言而无信,立即遭到我强烈反对,双方争论起来。我的理由是,孩子在回家的路上,丈夫不在家,是他们答应在我家问询,我才开门的。我是不去的了,除非把我强行带走。其中一个刑警请示上级后,没有得到批准,上级命令要强行把我带走。说要回去拿手续,留下一个刑警看着我。

正在这时,我的丈夫回到家,我和他简单说明情况后。最后我决定由天理在我家等我孩子回家,我主动提出我开车由我老公陪同,载着留在我家的刑警,去到东区警务室配合合肥刑警问询关于今年4月7号至11号我在合肥送安妮重返校园的经过。

九点钟我们到了警务室,问询开始,他们主要问我管理费用的事情和我在合肥这几天的经过,我的回答是费用是张林给的律师费,暂由我保管,后来也支付了部分房费和一些吃饭费还有几个律师的交通费。他们还问我有没有举牌,我回答说没有,蚌埠刑警把我在蚌埠酒店、学校门口、家春秋门口、烛光晚会的合影照片之事记录下,并询问我有没有参加会议,认识那些律师,是怎样认识的,和中国妇权是怎样的关系,我对他们的问话也配合得很好,反正我们网友送安妮重返校园,都是光明正大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而且在网络上一直都有网友发出事件动态的信息,警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不必要作任何的隐瞒。

于是,对他们感“兴趣”的问话,我一一回答了他们,但是警方对我的回答不满意,他们认为我不够老实,避重就轻,对我进行了恐吓,因此我们多次发生争执。僵持了4小时多6页纸的询问记录终于完成。整个问讯都是为收集张林的“犯罪”证据而来,而且问讯记录断章取义,很明显其目的是要将张林的所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定为铁案。
问询结束后,合肥刑警领导作了经典的总结:张林一案是张林借他的女儿,不顾其女的学习而去炒作的坏父亲,将来他的女儿安妮会变得更坏;柴宝文是如何如何放荡不羁的男人,自己的店铺不好好经营,专去干一些无聊事,到合肥来送安妮回校的都不是好的家伙,警告我不要和他们来往,更加不要在网上再炒作和声援他们,如果不老实下次就押到安徽看守所。

我听了之后回应他说:“你这警官怎么就这素质,问讯就问讯,为何背后说别人的坏话,这像什么呢?安妮重返校园之事的原因都是你们警方一手策划的,全国有良知的网友汇集合肥,只想要一个真相,让安妮重返校园何罪之有呢?希望蚌埠当局不要构陷安妮父亲张林先生。”

最后,我向蚌埠警方要拘传证时遭到无理的拒绝,理由是他们到我家第一次是传唤我去东区警务室的,后来是强行把我带走,开具的是拘传证,他们拒绝给我拘传证,恐吓我说如果我要拘传证,就到看守所里要去,后来在我一再追问下,他们无奈地说,等回去把传唤证的编号取消变成拘传证再给我寄过来,但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天了,我还没有收到从合肥刑警队寄来的任何资料……。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