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维权 » 浏览内容

乌坎:山雨欲來 (上)

3081 0 发表评论

中国妇权网记者报道

2011年12月23日一大早,中国妇权网记者在乌坎村看见与前几天决然不同的景象,街上见到学生背着书包去上学,村里见不到讲普通话的外地人,外国人更是一个都没有,说是都走了,去了汕头,但也有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还有政府工作组人员在问村民们问题,或做调查。商店也都陆续的开门营业,学生们开始上课了,派出所警察也开始正常上班,警局院里院外停了好几部警车。九点左右,村民们陆续集结到村临时理事会的门口,讨论政府承诺今天放回来两个人的事情

政府工作组人员在调查做记录。(中国妇权记者摄)

政府工作组人员在调查做记录。(中国妇权记者摄)

记者在和几位妇女的闲聊中了解到,她们都一口否认乌坎村原先隶属政府的妇女联合会,她们说,由于失去土地,青壮年男人大都出去打工了,所以参加抗议的妇女显得特别多,但与原来的妇联会没有关系。当然,记者知道乌坎村自发民选的“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已经成立,并选出了妇女主任,和原先的妇联在属性和选举方式完全不同。

午饭后,听见鞭炮声,很多人往村后跑去,记者也跟着进去,原来是被抓的村民庄烈宏放回来了,庄家低矮的房子里挤满了人,多数人是来送礼慰问的,场面非常热闹。等村民们走的差不多了,记者才挤了进去。庄先生三十岁左右,对我这个外乡人很是热情,递烟、倒茶,但当记者开口问他在关押期间挨过打没有时,他借口心情不好,没有问答,因此也不好再继续打扰。

临时理事会里的妇女 小

临时理事会里的妇女。(中国妇权记者摄)

1孩子们开始上学了。(中国妇权记者摄)小 公布村民募捐名单

墙上贴满了捐款人名单。(中国妇权记者摄)墙上贴满了捐款人名单。(中国妇权记者摄)xiao

墙上贴满了捐款人名单。(中国妇权记者摄)

孩子们开始上学了。(中国妇权记者摄)xiao

孩子们开始上学了。(中国妇权记者摄)IMG_0660 xiao

死者遗照还贴着,写着集体哀悼薛锦波。(中国妇权记者摄)

妇人带着孩子上街晒太阳。(中国妇权记者摄)xiao

妇人带着孩子上街晒太阳。(中国妇权记者摄)

22日天(昨天),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星期三单独同乌坎村代表理事会会长林祖銮举行了“谈判”。承诺了村民的三点要求:交还薛锦波遗体、释放被捕的其他三名村民代表,并安排五家国际传媒机构亲验薛锦波遗体;承认临时村代表理事会的地位。乌坎村代表则同意取消原定于当天进行的游行。但直到下午五点时截稿时,政府承诺将释放的另一名村民曾昭亮还没回来,据说他是被关押在顺德,薛锦波遗体也没有运回。

目前在乌坎村,除了省工作组的几个人找村民调查外,村民们大都不太说话。问什么事都是尽可能的避而不谈,昨天放回家的张建城和今天的庄烈宏都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来的,政府还是把他们当作是犯罪嫌疑人,而且都是签了“保证书”才放的,也就是,他们仍是有罪嫌疑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再被带走,这无疑让抗争了好几个月的村民感到忧心重重,加上村里走来走去的省、市工作组人员及便衣公安,街上不断增加的《严厉打击无政府行为》、《打击黑恶势力》等口号标语等,总让人感到离秋后算帐不是太远了。

虽然政府承认民选的“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合法,但听村民说这所谓合法的临时理事会不久也会解散,要重新选举新的村民委员会,现在的村党支部虽然已经瘫痪,但政府也不可能让一个有着一万多人的村子没有党组织,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村民们担心,在党的组织重新调整建立起来后,一切还会照旧。

有村民相信,土地问题可能会解决;但民选的村理事会也一定会重新“被”党领导,只要有党组织的存在,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选,而且有被抓捕判刑的可能。

1孩子们开始上学了。(中国妇权记者摄)小

趁这个机会,我在理事会里找到了几个妇女,问及成立的妇女联合会的问题,出我意料之外,几个妇女都一口否认乌坎村成立过妇女联合会,她们告诉我,由于失去土地,青壮年男人大都出去打工了,所以参加抗议的妇女显得特别多。她们介绍说,乌坎村四十年来就没见过有什么妇联,只是有一个妇女主任,而且很多人都不认识。我说网上有过报道,她们告诉我:没那回事。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成立的是乌坎村妇女会,乌坎村从来也不存在什么妇女联合会。

午饭后,听见鞭炮声,很多人往村后跑去,我也跟着进去,原来是被抓的庄烈宏回来了,庄家低矮的房子里挤满了人,多数人是来送礼慰问的,场面非常热闹。等村民们走的差不多了,我才挤了进去,庄先生三十岁左右,对我这个外乡人很是热情,递烟、倒茶,我祝贺他安全回家,他说签字了,是取保候审,以后怎么样也还不知道。但当我开口问他在关押期间挨过打没有时,他借口心情不好,没有问答,因此我也不好再继续打扰。直到我下午五点离开村庄时,另一名被抓走的曾昭亮还没回来,据说他是被关押在顺德。

22日天(昨天),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星期三单独同乌坎村代表理事会会长林祖銮举行了“谈判”。承诺了村民的三点要求:交还薛锦波遗体、释放被捕的其他三名村民代表,并安排五家国际传媒机构亲验薛锦波遗体;承认临时村代表理事会的地位。乌坎村代表则同意取消原定于当天进行的游行。但直到下午五点时截稿时,政府承诺将释放的另一名村民曾昭亮还没回来,据说他是被关押在顺德,薛锦波遗体也没有运回。

目前在乌坎村,除了省工作组的几个人找村民调查外,村民们大都不太说话。问什么事都是尽可能的避而不谈,昨天放回家的张建城和今天的庄烈宏都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来的,政府还是把他们当作是犯罪嫌疑人,而且都是签了“保证书”才放的,也就是,他们仍是有罪嫌疑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再被带走,这无疑让抗争了好几个月的村民感到忧心重重,加上村里走来走去的省、市工作组人员及便衣公安,街上不断增加的《严厉打击无政府行为》、《打击黑恶势力》等口号标语等,总让人感到离秋后算帐不是太远了。

虽然政府承认民选的“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合法,但听村民说这所谓合法的临时理事会不久也会解散,要重新选举新的村民委员会,现在的村党支部虽然已经瘫痪,但政府也不可能让一个有着一万多人的村子没有党组织,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村民们担心,在党的组织重新调整建立起来后,一切还会照旧。

有村民相信,土地问题可能会解决;但民选的村理事会也一定会重新“被”党领导,只要有党组织的存在,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选,而且有被抓捕判刑的可能。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