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中国”三公消费”与美国大选之比较

3731 0

據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在《新聞1+1》節目中透露:我國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19000億。王錫鋅提供的數位,讓主持人柴靜似乎很吃驚的樣子,重複地問:“您再說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說:“公款接待、公費出國考察、公車,也就是‘三公’,一年19000億。占這個行政開支的60%。”

年輕時,政治課教師向我們數落資本主義自由民主制度的弊端,其中一條就是民主制度幾年一次大選,鬧哄哄的,花錢無數,造成了“社會財富的極大浪費”。我們似懂非懂,點點頭,無疑這也是有說服力的。

但是,不搞民主的代價又有多大呢?

在美國、加拿大、歐洲等現代民主制度國家,由於對各級財政支出有充分的民主監督程式,‘三公消費’支出幾乎是不存在的。公款消費大概只限於國宴和其他特別隆重的外事場合、而且數量相當有限。一般的政府人員多半沒有請客一說,如果有,自己掏腰包,哪裡像國內,上到中央部委,下到省、市、區、縣、鄉,乃至村委會,只要挨著公款,無不找各種藉口大吃大喝,甚者則按摩“休閒”也開票報銷;再看公車消費,前些日看過一則報導,說日本東京都只有知事一人有權享受公車,其餘公務人員上下班自己解決。估計歐美情況也不會相差太大。反觀神州,失語;至於公費出國,西方更是只有國事和重要外事活動才發生支出,而我們的中央地方各級大大小小的官員以各種各樣的藉口出國考察、調查、招商、招聘,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年我在國外聽到一則真實的笑話,說一家牧場老闆人好商量,同意讓他的牧場成為中國考察官員的考察物件,沒料到各種“考察目的”的中國官員(考察農業、牧業、設備、環保、現代化、管理、行政、稅收、規劃、科技、甚至教育,等等)絡繹不絕地來到她的牧場(當然,晃幾下就走),以至於這位醇厚的牧場主自嘲說:連他的奶牛都認得來自中國的官員了。

不搞民主代價是多少?按王錫鋅提供的數位,僅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就要19000億!

再看看美國大選需要花多少錢。美國最近一次大選是在2008年。根據2008年1月16日來源於解放網—新聞晚報題為《最貴選舉再創歷史新高 2008大選燒錢30億美元?》的消息稱:“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人選尚且懸而未決,但有一件事已經毫無疑問,那就是此次選舉將會成為歷史上費用最高的一次大選。人們普遍估計,今年選舉耗資將達10億美元,而《財富》雜誌最近更是將這一數字拔高到了30億美元”。當年究竟多少暫未查到資料,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即美國大選過去從來沒有到過這個數,換言之,美國大選的平均開支肯定不到30億美元。

即使按30億算,19000億人民幣大約相當於97.44次美國總統大選開支。由於美國總統每四年才選一次,所以,中國一年的‘三公’支出相當於390年的美國大選費用!

要知道,19000億的“三公”支出僅僅只是政府部門一年的浪費,還沒有包括各級政府人員國內考察、會務、“紅色旅遊”的費用,還沒有包括政府人員從企業占取的吃喝和海內外“考察”旅遊的費用,還沒有包括潛逃海外的大量貪官攜帶走的億萬錢財,還沒有包括許邁永、許宗衡家裡搜出來的千萬、億萬,也沒有包括王邁永、李宗衡家裡“還沒有搜出來”的多少個“千萬、億萬”,更沒有包括王邁永、李宗衡因為要拿這“千萬、億萬”而用權力將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讓渡出去給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萬、億萬”(否則誰會行賄給他錢)。

我們摒棄了“鬧哄哄”的現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選,是的,我們確實可以(每四年)省下30億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錢數字,天曉得,我們的代價是多少?

據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在《新聞1+1》節目中透露:我國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19000億。王錫鋅提供的數位,讓主持人柴靜似乎很吃驚的樣子,重複地問:“您再說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說:“公款接待、公費出國考察、公車,也就是‘三公’,一年19000億。占這個行政開支的60%。”

年輕時,政治課教師向我們數落資本主義自由民主制度的弊端,其中一條就是民主制度幾年一次大選,鬧哄哄的,花錢無數,造成了“社會財富的極大浪費”。我們似懂非懂,點點頭,無疑這也是有說服力的。

但是,不搞民主的代價又有多大呢?

在美國、加拿大、歐洲等現代民主制度國家,由於對各級財政支出有充分的民主監督程式,‘三公消費’支出幾乎是不存在的。公款消費大概只限於國宴和其他特別隆重的外事場合、而且數量相當有限。一般的政府人員多半沒有請客一說,如果有,自己掏腰包,哪裡像國內,上到中央部委,下到省、市、區、縣、鄉,乃至村委會,只要挨著公款,無不找各種藉口大吃大喝,甚者則按摩“休閒”也開票報銷;再看公車消費,前些日看過一則報導,說日本東京都只有知事一人有權享受公車,其餘公務人員上下班自己解決。估計歐美情況也不會相差太大。反觀神州,失語;至於公費出國,西方更是只有國事和重要外事活動才發生支出,而我們的中央地方各級大大小小的官員以各種各樣的藉口出國考察、調查、招商、招聘,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年我在國外聽到一則真實的笑話,說一家牧場老闆人好商量,同意讓他的牧場成為中國考察官員的考察物件,沒料到各種“考察目的”的中國官員(考察農業、牧業、設備、環保、現代化、管理、行政、稅收、規劃、科技、甚至教育,等等)絡繹不絕地來到她的牧場(當然,晃幾下就走),以至於這位醇厚的牧場主自嘲說:連他的奶牛都認得來自中國的官員了。

不搞民主代價是多少?按王錫鋅提供的數位,僅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開支一年就要19000億!

再看看美國大選需要花多少錢。美國最近一次大選是在2008年。根據2008年1月16日來源於解放網—新聞晚報題為《最貴選舉再創歷史新高 2008大選燒錢30億美元?》的消息稱:“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人選尚且懸而未決,但有一件事已經毫無疑問,那就是此次選舉將會成為歷史上費用最高的一次大選。人們普遍估計,今年選舉耗資將達10億美元,而《財富》雜誌最近更是將這一數字拔高到了30億美元”。當年究竟多少暫未查到資料,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即美國大選過去從來沒有到過這個數,換言之,美國大選的平均開支肯定不到30億美元。

即使按30億算,19000億人民幣大約相當於97.44次美國總統大選開支。由於美國總統每四年才選一次,所以,中國一年的‘三公’支出相當於390年的美國大選費用!

要知道,19000億的“三公”支出僅僅只是政府部門一年的浪費,還沒有包括各級政府人員國內考察、會務、“紅色旅遊”的費用,還沒有包括政府人員從企業占取的吃喝和海內外“考察”旅遊的費用,還沒有包括潛逃海外的大量貪官攜帶走的億萬錢財,還沒有包括許邁永、許宗衡家裡搜出來的千萬、億萬,也沒有包括王邁永、李宗衡家裡“還沒有搜出來”的多少個“千萬、億萬”,更沒有包括王邁永、李宗衡因為要拿這“千萬、億萬”而用權力將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讓渡出去給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萬、億萬”(否則誰會行賄給他錢)。

我們摒棄了“鬧哄哄”的現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選,是的,我們確實可以(每四年)省下30億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錢數字,天曉得,我們的代價是多少?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