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別報導 » 浏览内容

高耀潔醫生是追討中共欠下的無盡血債

337 0
标签:

作者:金鐘                                              2023-12-16

 

 

為中國艾滋病防治勤勞終身的高耀潔醫生在紐約逝世,享年九十六歲。她的榮譽遍及中外,有中國德蘭修女之稱,是「感動中國」的無數艾滋病患者的慈母、孤兒的高奶奶。被紐約時報2002年評為時代英雄,國際天文聯會將一顆 小行星命名為「高耀潔星」。但是,她的防治艾滋之路備極坎坷,充滿阻力。

 

 

還記得2007年高耀潔赴美領獎後又回到中國,中共當局對她的管控步步緊逼,切斷她和防艾工作的聯繫。形同軟禁,友人協助下,四處躲藏,走投無路之際,在美國國務院及曾經頒獎給高耀潔的參議員希拉里柯林頓的協調下,高耀潔得以在2009年8月7日飛抵美國洛杉磯。當時,一個組織負責人電告我,希望我為高耀潔出版一本書,相關事宜要保密,我應允11月交貨。於是高醫生選擇12月初世界艾滋日,在華盛頓DC出面會見傳媒,同時舉行開放出版社出版的《血災:10000封信》新書發布會。与此同时,在河南防艾第一線遭受打擊而被迫遠走美國的王淑平醫生,也從美東趕來出席活動。她和高醫生殊途同歸,都為中國擺脫艾滋悲劇作出非凡的貢獻。遺憾的是,她已於2019年在猶他州英年早逝。英國作家曾將她的故事編成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在倫敦上演。

 

在DC幾天,高耀洁也會見在河南生活過的作家蘇曉康、社會學者杜聰和一些記者,海外華人學者加深了對中國艾滋氾濫的認識。《開放雜誌》連續兩期作出報導。世衛組織稱艾滋病AIDS源自非洲,惡性傳染,已有二千萬患者喪生。中國九十年代迅速蔓延成為艾滋大國,中国声称也主要是性接触传染,官煤后來改口承认是「血禍」,原因何在?成為探討這場災難的實質和焦點所在。这形成了以高耀潔為代表的群體和官僚們的對立。前者以正直、專業和道德精神發現血禍來源於河南別具一格的「血漿經濟」引發的血液傳播,而不是中国医学界定义的源于外国的性接觸传染之说。高醫生選擇的是探貧問苦、田野調查,她親身跑了十多個省份,尤其是河南的窮鄉僻壤,收集大量病患案例,並身體力行救助病者找醫找藥,幫助艾滋遺孤,解決生活及上學困難,尋找收養人,甚至在她家中居住。她的「防艾救孤」工作,「範圍廣、人數多、時間長、影響大」,引起社會廣泛的同情,大量的信件如雪片飛來。有傾訴、有求教求助,有衷心感激……2004年已達一萬封。於是在新聞界朋友協助下,出版了《一萬封信》北京版,得到好評,但發行很差,顯然有當局干擾其中。後來又有數千封信來,但是河南省新任書記徐光春竟提出「我們幫你出书,稿費歸你」。被高醫生一口謝絕。

 

2009-11-29 , 華盛頓D C。下左起:王淑平、高耀潔,傅莉。後左起:金鐘、傅希秋、沈婷、蘇曉康、Stacy.

 

 

 

直到她出來美國,才由「開放」出版一個完整的修訂版《血災:一萬封信》,選集了一百四十多封信,六十五幅清晰的實地照片。和許多醫界同行相關研討與觀察的資料,包括媒體記錄。分六章53節。書中特別感人,也是特別具有實證分量的,是一批艾滋病受害者的慘痛自述,他們多數是貧窮地區的青壯年,被政府宣傳引誘,賣血可以一年掙幾萬元,脫貧致富,幾個月就失去健康,接著發現怪病纏身,最後被艾滋病魔打倒,不治而家破人亡,獨留一個孤兒……一位名叫楊喜成的三十六歲村民寫了一封九千字的信給艾曉明教授,轉高醫生。痛訴一個家庭被血魔摧毀到片草不留的地步!令人不忍卒讀。這不是一個人的遭遇。不容辯駁地證實中國血災的禍源,是血漿政策引鴆止渴,密布的抽血站。對於這種無異於大規模謀財害命的具體手段與過程,書中都有詳盡的描述。

 

高耀潔醫生另一個志願是編寫印刷預防艾滋病的資料,十多年印出一百二十萬份,出書七種發往各地五十萬冊,全部費用一百多萬元,都來自她的獎金、稿費和積蓄,沒有任何捐款。她表示平生計劃出版三本書(血災是一本)她認為出版物是啟迪人民永遠消除艾滋病在中國生存,也是揭露血頭血霸、假醫假藥的好辦法。她目睹和親歷家鄉這場只有大饑荒可以比擬的艾滋浩劫,而至今沒有人追責,沒有人承擔責任,是最令人氣憤的事。

 

河南這塊中原聖土,在共產黨統治下,實在多災多難。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公社化從此而起,結果一個信陽事件就餓死一百萬人,全省三百萬;今天血災又是重災區。土法煉鋼,大修水庫,破除迷信,結果板橋水壩崩潰淹死二十多萬人,今天又是土法抽血,不消毒,容器混雜,千百萬人感染死亡、遺患無窮。大饑荒不准外洩,不准逃荒。今天,王淑平上京遞交四百個HIV陽性樣本,促使全國血站關閉,她卻沒有立足之地……如今號召「奔小康,賣血漿」的李長春書記、劉全喜衛生廳長,和當年吳芝圃一樣,受到庇護,官至常委——河南一代又一代災難的繼承者,在貧富懸殊、官大壓死人的時代,還能指望什麼?他們不明白:二十年前的血災,和六十年前的大饑荒一樣,都是黨國的最高機密、最大失敗,毛的血腥暴政轉化成艾滋血災,都是獨裁專制欠下人民的巨額血債。高耀潔醫生的追債,是一個偉大的人道主義者的理想。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