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健康与安全 » 浏览内容

海南校长带幼女开房案始末海南校长带幼女开房案始末

4994 0

201358日,海南省万宁市发生了一起当地小学校长和房管局工作人员带6名小学女生开房的事件,该事件引起中外各界人士关注。

据半岛都市报报道称,58日下午,海南万宁6名小学生集体失踪,引起老师和家长极度恐慌,连夜四处寻找无果。第二天晚上11点,4名女生在海口被找到,直到第三天上午10点,另外2名女生才在万宁长丰镇马坡大洲岛度假村被找到。

6名女孩被找到时,看上去都迷迷糊糊的,有的女孩手、脖子等处还出现青肿。经医院检查,6名女生下体受到不同程度伤害。

经调查,是海南万宁一小学校长陈在鹏连同当地房管局职员冯小松带6名女学生开房,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事件发生后,当地官方做出的回应中,承认有此事件的发生,但发布检测称6名女学生并未被性侵,并表示陈在鹏和冯小松两人也并不认识,这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小学校长陈在鹏和万宁房管局职员冯小松带6名小学生开房,到底有没有发生性侵,孩子的家长和警方也在10日下午带着孩子到万宁人民医院进行了法医鉴定。

法医鉴定都是由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进行鉴定,10日下午,6个女孩都来到了医院,进行了一次检测。在这次检测中,孩子父母被告知:孩子被强奸。

第一次鉴定的那个法医亲口给我说的,说我孩子的处女膜发生了破裂。肖先生的妻子说。

而顾女士和许女士更是亲眼目睹了鉴定报告的内容,我们都看到了,报告书上开头明明写着,605房间两个女孩被强奸。看到这句话的两位妈妈,此时已经无力再继续看下去,当时鉴定的法医也告诉他们孩子被强奸,并让两位妈妈在鉴定书上签了字。

我们两个都签了字,因为不忍心再看下去,当时也没有想到要一份鉴定报告,医院也没有给。顾女士说道。

就这样,孩子的父母在鉴定报告上签了字,被告知孩子遭到强奸,但是他们都没有留下证据。

就在顾女士烦恼的时候,13日晚11点,她突然接到了警方的通知,要求带着孩子再次到人民医院鉴定。

这一次鉴定和第一次不同,共有四名法医同时鉴定,让顾女士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出具的鉴定报告中,自己的孩子竟然被鉴定未被性侵,鉴定结果为处女膜完整。

在公布的一份当晚鉴定报告结果中,显示为阴部红肿、会阴体正中线有一厘米裂伤痕,最后一句就是处女膜完整。而根据处女膜完整这一结论,在万宁官方的发布中,表示6名女孩未遭性侵。

其实,在小茹6人被刚刚发现时,她们的父母就查看了她们的身体,6个女孩不只是身体有伤,下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害。

这是我在第一时间拍下的女儿的内裤,你看上面。符先生拿出给女儿内裤拍摄的照片,向记者介绍道。

514日当日,记者也来到了万宁市人民医院,在妇产科医生办公室,一位值班医生表示自己并没有参与鉴定,而鉴定的医生都没有上班,对于两次鉴定结果不一,也没有做出回应。

随后,记者先后两次拨打妇产科主任医师的电话,对方都没有接听。

 

父母讲述孩子状态

小福(12)

四天了,下体还出血

小福也许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了,四天了,小福的下体还在不断流血,父亲符先生拍摄的第一条内裤有血迹,此后穿的内裤也都有血迹,而她妈妈顾女士介绍,她并不到来例假的时候,但是每次带她去医院看,医生都说没事。

小燕(14岁 未核实)

据说是陈在鹏的干女儿,因小燕的父母和小燕本人都没有出现,无法核实。

小倩(12)

身上不同程度受伤

小倩成绩是很差,但是她很勤奋,最近,她都听妈妈的话,接受学习好的同学的辅导,每天晚上10点才回家,但是这一事件,让这个勤奋的女孩子陷入了绝望,她的妈妈林女士介绍,在小倩身上、胳膊上,都有伤痕。

小茹(13)

不想做人,不想再活

6个女孩子中,成绩最好的小茹现在什么也不想做,每天只是待在家里,也不出门。只有13岁的她现在每天都哭诉着不想活了,她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这个社会,怎么再去做人。

小吴(13)

经常出现头晕症状

虽然小吴和冯小松在半年前就认识,但是她的妈妈许女士一直不知道,在这个事件中,小吴同样是受害者,现在的她,每天都有头晕的症状。

小珍(13)

肚子经常感觉发胀

小珍的肚子经常发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出了事后,她的情绪也是降到了极点,每天都是闷闷不吭声,每时每刻父母都要看着她。

女孩讲述遭遇,称没有力气

事发当晚,也就是58日晚,女孩子在两个宾馆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此,受害者的父母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孩子所描述的遭遇。

孩子说,在宾馆内,她突然没有力气,就是想睡觉。据肖先生介绍,小茹给他的描述中,陈在鹏对其进行过非礼的动作,但是她没有力气反抗,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日,在宾馆房间,她还看到陈在鹏只穿着一条内裤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同样,在小福对妈妈的描述中,也是表示自己没有力气,但是小福的意识中,开房的冯小松并没有动她的衣服。

孩子被发现时犯迷糊,包括在宾馆中没有力气,一度让家长怀疑孩子被下了药。而调查了解到,陈在鹏在带4个女孩回房间时,曾带他们去酒吧喝酒,我女儿说,她当晚就喝了啤酒。肖先生说道。

顾女士也表示,小福向她介绍道,在山庄时,她喝了冯小松拿去的水,吃了冯小松带的方便面和口香糖。

在整个事件中,除了那些无知的小女孩,最受伤的要属他们的父母了。据肖先生介绍,其实,在刚刚找回孩子后,后郎小学就有老师来找过他,想私下里解决这件事,我当时就否决了,也没有再听他们的任何条件。

来谈判是小茹的班主任文老师,随后,记者给文老师拨去电话,她却支支吾吾地表示自己听不清,匆匆地挂掉电话。

不仅是肖先生,其他的父母也都接到过私了的电话,但是都遭到了这些父母拒绝。

515日,万宁市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批准逮捕两名犯罪嫌疑人,目前该案还在继续侦查的过程中。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