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辑 » 浏览内容

六四反革命遺孀攜女「走線」背後的故事

2465 0
标签:

 

中國婦權張菁採訪報導                 2023-07-1

 

張艷,一個衣著樸實的中國婦女,個子不高,不施脂粉,除一雙閃爍著堅毅眼神的眼睛外,無論如何也看不出她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這樣一位普普通通的母親,竟然帶著11歲和13歲的兩個未成年女兒,湧入了浩浩蕩盪的華人「走線」大軍。她們穿越中南美洲八國,其中7個國家是偷渡,一路披荊斬棘,最終成功抵達美國。一個堅強的母親、兩個勇敢的女兒,為自由義無反顧,譜寫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自由魂之歌。

 

2023年6月27日張艷和兩女兒在紐約皇后區一公園與朋友野餐。(圖片:張菁)

 

 

是什麼力量讓這位母親捨棄家園故土,毅然而然攜2女挺而走險?

 

 

原來「走線母女」背後的故事驚心動魄,更催人淚下。它和1989年6.4熱血青年、反革命集團、牢獄、恐嚇、監控、再拘留、直到被死亡,連成一條血淚斑斑的時空鎖鏈。「走線母女」的一家之主李金鴻,正是這條鎖鏈上歷盡煎熬的中國湖南異見人士,他的遭遇是默默無聞的先行者的典型範例之一。

 

李金鴻為何窮一生只為理想中的民主自由?

 

 

六四反黨分子 出獄後仍遭管控

 

李金鴻1963年出生在湖南株洲,受過高等教育,曾是湖南資興工商銀行幹部。1989年6.4時期投身民主運動,他和朋友們一起聲援北京學生運動,反對政府鎮壓學生,並組建了旨在要政治上民主,經濟上開放,高度文明國家 的政治組織。 1989年11月共同創辦組織成員同時被抓捕,分別關押三個月後五人以反革命組織罪」被起訴,並判刑8~1年不等刑期。李金鴻4年刑滿後仍繼續受到迫害、監控及騷擾。他回不去原單位,靠打零工生活。1999年及2006年先後被拘留及秘密關押。 2007年經民運友人余志堅介紹,與志同道合的張艷在當地一間基督教堂舉行了婚禮。那時李金鴻一貧如洗,但張豔沒有嫌棄他,他們相親相愛,後來還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

 

1990年湖南宣判的反革命集團判決書第一頁。
第四頁五人案判決書。

 

第五頁包括李金鴻在內的五人被判刑1年~8年不等。

 

張艷說:李金鴻一直無法找到穩定的工作,儘管他大學畢業,多才多藝,還會篆刻,寫一手漂亮的書法。而遭抄家、威脅、警告、騷擾、脅迫、刁難是家常便飯,尤其是在過年過節、六四前後、或西方國家領導人來訪的敏感日子。

 

張艷回憶說:2009年快過年,我第一次跟國安打交道時,我當時懷孕了,公安到家裡來抄家,沒有搜查令也沒有穿制服,我說:你們這是非法闖入民宅。這時,公安直接對著李金鴻威脅說:‘李金鴻,你要管好你的‘堂客’(湖南話是老婆的意思),要不然,你的‘堂客’怎麼死你都不知道。

 

因為李金鴻一直受到國安的威脅,他知道他們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的,所以他後來有些事情就不告訴我了。他說過:你不知道那你就是最安全的,如果你知道了,你就不安全了。張艷說。自此李金鴻就不告訴張艷關於他遭受打壓的相關事情。

 

2011年,李金鴻大女兒患病無足夠錢醫治,海外民運人士得知後,通過澳洲的孫立勇捐助了一千美金(約6836元人民幣),作為孩子的醫療補助,但湖南省株洲市國家安全局竟然將此一醫療捐款以李金鴻「有串供嫌疑」而當作保釋金沒收了。他們甚至直接就先從與西聯匯款合作的當地銀行提取這筆匯款,不需要經李金鴻知道或同意。國安沒收的捐款+李金鴻一家的存款總額,一共是8883元人民幣(見下面收據)。

 

 

2019年12月3日,與李金鴻一起創建組織而被判刑的同案好友陳學金病逝,陳學金也長期遭監控,抑鬱寡歡,後來索性出家,但生活貧困,有病也無錢醫治。張艷回憶說:李金鴻得知李金鴻病逝的消息後,立即準備動身奔喪,但是湖南株洲國保卻阻止他參加葬禮,並以李金鴻孩子的安全來威脅他,國保說,李金鴻,你的兩個崽崽(意指2女兒)在株洲的XX小學讀書,你的崽崽還很小叻!李金鴻聽到這句話後哭了,他知道國保拿他的孩子來威脅他。 他也知道,他們真的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李金鴻出獄後曾多次被拘押。圖為2011年李金鴻的取保候審書。

 

李金鴻對張艷說:我們已經有兩個小孩了,我隨時會失踪的,但至少要保證你是安全的,如果你不安全,孩子們就沒有人管了。

 

張艷回憶說:後來李金鴻找到了一份在醫院做醫療清潔的工作,每天處理醫院用過的醫療垃圾。,020年我丈夫車禍身亡前不久,也就是武漢疫情爆發大封城,李文亮醫生去世了,丈夫曾對我說過:可能要出大事……。也許我要死了。我們必須有一個人要活下來照顧孩子們……。不久,車禍真的離奇的發生了。

 

 

張艷懷疑丈夫車禍不同尋常

 

李金鴻離奇車禍身亡疑點重重,如警方始終沒有對方肇事時的行車時速紀錄、事發地點小區附近的四個監控攝像頭壞了三個:包括街道上一個360度的大監控攝像頭都壞了,小區門口唯一一個沒有壞的攝像頭卻被幾輛巴士擋住,看不見車禍發生的經過,只看見車禍發生後,有人走過來拖起被撞倒在地上的李金鴻,試圖背起他,不行又放他在地上。本身是護士並有醫生資格證的張艷,要求做屍體檢查,以查明丈夫的真正死亡原因,但全城的相關屍檢單位沒有一個願意接受張豔的請求。

 

張艷和一個8歲、一個10歲的兩個女兒,剎那間失去了丈夫和爸爸,她們所承受的打擊可想而知。在李金鴻找到這份工作之前的日子,張豔外出工作,兩個女兒都是他尿布、餵食、清潔、送學校……。大女兒在醫院停屍間見到一動不動的爸爸,哭著喊著捶打著爸爸的腳:你不是我們的好朋友嗎?好朋友怎麼就離開我們了?你怎麼說話不算話呀!說好的和我們永遠在一起,你為什麼一個人走了不管我們了?

 

與同案好友陳學金一樣,李金鴻的葬禮也不准其他好友參加,同為坐牢的反革命同案」同案好友蔣復興,要前來看李金鴻最後一眼,但被公安及國保強力阻攔,他被控制在家中不能出門。張豔的哥哥張永紅全力幫助妹妹處理大大小小的事務。葬禮那天,張永紅的手機被國保人員搶走,他錄下的葬禮視頻被強行刪除。張永紅奮起與國保理論,當場還被辱罵及腳踢。

 

接下來,政府多部門介入,要求張艷盡快與肇事方達成協議,以便盡快火化遺體。張艷一心想要做屍體檢驗報告,釐清丈夫死亡的真正原因。但是,國保、公安及政法辦多方阻擾,利用李金鴻母親以死向張艷施壓,要求她盡快火化李金鴻;還以張艷已經通過了律師考試的侄子能否拿到律師資格來脅迫。張艷身心疲憊,最後同意火化李金鴻,後來也達成了賠償協議。肇事方賠償醫療費,其工作單位也因李金鴻在上班的路上車禍,也做出了工傷意外賠償。一共約170萬人民幣(約24萬美金),除去醫療、安葬、律師費等等費用,所剩並不多。

 

李金鴻的死亡,政府認定的又一個不安定因素消失了,國保們可以鬆一口氣。

 

六四遺孀 攜女挺而「走線」

 

2023年初,看到抖音、微信大量視頻圖片,張艷為孩子前途著想,萌生了遠走他鄉異國的念頭,她想,這也能一圓先夫李金鴻的自由夢。張艷與女兒們商量,結果一致認為很好,兩女兒願勇敢去一試。張艷在哥哥的幫助支持下,決定就用孩子爸爸的死亡賠償金,為孩子們鋪墊一條通往自由國度的路,無論前路多麼曲折坎坷,也比孩子們在中國無限傷感、受欺負好。於是,張艷將所有的文件及丈夫的照片都整理收進了自己的手機裡。 2023年4月初的一天,兩女兒在媽媽和舅舅陪同下,一起登上香港飛往中南美洲危地馬拉的飛機,開啟了他們正式挺而走線的行程。

 

2023年4月初的一天,張艷和哥哥帶著兩個女兒終於先搭高鐵進入香港,再搭飛機離開了中國。他們飛向西方轉機土耳其,再飛過大西洋,落地中南美洲厄瓜多爾的基多。第二天他們馬不停蹄地一路北上,搭巴士、坐小船、走過悶熱的亞馬遜叢林、翻過陡峭的山崖和荒蕪人煙的野地,一連穿越了8個國家,從橫跨南美洲西海岸赤道國家的厄瓜多爾開始,經過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整整一個月,最終進入了美墨接壤的德克薩斯州境內。

 

地圖取自Google.

視頻來自張艷。

 

張豔大女兒一腳趾甲發炎,她只能忍著疼痛翻山越嶺。(視頻來自張艷)

 

視頻來自張艷。

 

在美國境內,再經歷德州移民拘留所兩次轉移,大約兩週後的五月下旬,張艷及2個女兒來到紐約投靠了曾到湖南傳教的牧師友人,數日後,張豔哥哥張永紅也到了紐約,一家人團聚了。

 

採訪張艷娘母的張菁問11歲的小女兒:走線的路上累不累?
女孩想都不想就回說:不累!
又問:翻山越嶺、坐船、趕夜路你怕不怕?
小姑娘堅定的說:不怕。
喜不喜歡美國?喜歡。

 

多堅強的孩子!遺傳了爸爸的執著和媽媽的堅韌,還有基督徒父母的感恩之心。走線太艱難、語言溝通太麻煩,沒有動搖她們的熱情,跟著媽媽去參加大人們的活動也不嫌煩,這對小姐妹認定的就是喜歡」美國。

 

同走線來的另一家人,還有一個更小的兒子,與張艷女兒一起玩耍。(圖片來自張艷)

 

搭上大巴士,是走線途中最舒服的行程。(圖片來自張艷)

 

張艷和哥哥以及兩個未成年的女兒終於成功來到了嚮往已久的紐約,租住在華人聚居地的法拉盛,算是初步安定下來。但新的國度展開新的生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成功走線,接踵而來還有待徹底解決的身份問題、孩子上學以及工作、生活等等問題,一個全新而陌生的生活,張艷面臨的是另一個千頭萬緒。但是她感到欣慰,這不是先夫李金鴻窮一生要追尋的民主自由生活嗎?她帶著兩個女兒來到了這自由之都,她幫他做到了!更值得欣慰的是她幫兩個可愛的女兒搭建了一座通往自由的橋樑,她們前途似錦,她們從此擺脫公安、國保的威脅、騷擾,她們從此可以在自由自在的環境裡,有尊嚴的生活、學習和工作。

 

是的,很快,她們一家已經有了免費的醫療保險,孩子也已經安排好了學校,整個暑假都在學校上免費的英語補習課,以提高她們9月份開學後的英語溝通能力。當然,上學和午餐都是免費,這可減輕張艷很大一部份經濟壓力。

 

張艷平時在家做飯做家務,民運人權團體有活動她都積極參加。今年六四她第一次大聲的喊出「打到中國共產黨」時,激動得淚流滿面,她終於替冤死的丈夫喊出了他憋在心裡多年話。帶著孩子到紐約中央去為劉曉波和李文亮的長椅紀念牌獻花時,張豔感概萬千。

 

張艷帶兩女兒參加紐約中央公園劉曉波和李文亮紀念長椅獻花活動。

 

 

7月陽光燦爛,在紐約中央公園活動後回家的路上,張菁和張艷三娘母在一家速食店Wendy’s進餐。說到餐食口味,兩女兒異口同聲地說:爸爸做的飯最好吃。大女兒說,爸爸什麼都會做。兩女孩說到爸爸時,臉上一陣歡快純真的笑容,但很快又顯示出嚴肅的表情,不難看出,孩子心裡對爸爸的思念都顯現在臉上,畢竟媽媽上班,爸爸長期在家照顧她們,陪她們長大。如今好日子到來,卻沒了爸爸的身影,月圓的時候,人缺,孩子們心裡的苦楚怎易揮之得去!

 

美國是孩子的希望,孩子是父母的希望。張艷和女兒們能夠自由的、有尊嚴的生活,就是其為人夫為人父的李金鴻自1989年起追求的理想中的生活,相信他在天之靈將守護在這孤兒寡母身邊,欣慰地看著孩子們健康成長。張艷對新的生活充滿信心,她說:美國真的很好,太人道了,我們來到這裡沒有為美國出過一分錢的力,沒有做過任何工作,就得到了很多免費的服務和福利。真的,太感謝美國了。

 

懂感恩,是人性中良善的重要品質。願張艷和兩女兒的平安喜樂、前程似錦。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