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舊文重發:中國婦權志願者玉樹賑災受阻

3172 0
标签:

中國婦權:姚誠                                                             2010- 4-24

 

 

2010年4月14日7時49分許,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發生7。1級地震,強震之後,當地又連續發生了4.8級、4.3級、3.8級。4月21日,中國婦權組織2名自願者分別從中部乘飛機到成都集合,前往地震災區去幫忙,順便帶點食物和日用品賑濟災民,以盡綿薄之力。

 

出發前小李和我查閱了通往玉樹的路線,有三條線可達青海玉樹,最近的一條是從西寧走,但電視報導說那條路受地震破壞比較嚴重,即使修通了,那也是救災物資的運輸主幹線,公交車已經停運了。第二條線是從西藏拉薩,但那不僅太遠,路況也不好,因此,我們選擇了第三條,也就是從四川成都走。

 

第二天即4月22號,我們在成都租了一輛本田吉普車,買上水、乾麵條、奶粉以及一些我們路上必備的生活用品,早上十點鐘出發,我們選擇了北線,也就是從都江堰到汶川,然後沿著317國道經阿壩自治州、爐霍、甘孜、石渠,最後到達玉樹。

 

2020年4月14日中國婦權的義工姚誠等人,開著這部救災車前往青海省的地震災區玉樹加入賑災義工行列。 (圖片:中國婦權)

 

 

成都至都江堰和汶川的路修的不錯,地震的廢墟上建起了不少漂亮的新房,但是過了汶川後,317國道別說是國道,那就不是路了,在汶川到理縣五十公里的路上,我們就開了將近五個小時,一路上殘垣斷壁,與都江堰整齊的新房有著天壤之別。到達理縣已經是下午六點了,我們打算在理縣住一晚上,休息一下。

 

我們找了一家小旅館,剛剛住下,就听有人敲門,進來幾個警察,說是例行檢查,看我們是外地人,便被叫到派出所走一趟。

 

一個自稱是所長的警察問我們到這來做什麼?我們如實說明了來意:準備到玉樹災區去當志願者。所長表示:當志願者是好事,但這條路不好走,路上出了事不好,勸告我們不要去了。我們說,路不好走我們可以慢慢走,既然來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所長看我們執意要去玉樹的態度很堅決,便突然嚴肅起來,說道:上級已經通知,只准出不准進,這條路已經實行交通管制了,明天你們必須原路返回!

 

姚誠等被「請」到派出所去。所長告知:上級已經通知,只准出不准進,必須原路返回!(圖片:中國婦權)

 

 

一個工作人員說,如果要想從正途進去,必須事先到當地的志願者協會報名,如果是醫務工作者,比較容易獲准,一般的人大多不行。現在那邊的天氣不好,吃住都成問題,還有高原反應等,幫不了忙反找麻煩。

 

真的沒商量。晚上,他們讓我們回旅館休息,但把我們的車扣在派出所,駕駛證和身份證也被他們扣下了。說明天返回原路時再還給我們。就這樣,第二天我們只得從原路返回成都。

 

在回成都的路上,我們心有不甘,立即給一個當地也準備去玉樹的志願者團隊打電話,他們告訴說:從西線可以走,經雅安—康定—道浮—爐霍。當即就在車上用GPS查了一下,雖然比走汶川遠點,但畢竟還能走。於是,成都也不回了,我們直奔雅安。

 

果然不錯,在成都至雅安的高速公路出口處,還專門開了一條救災通道。一路上暢通無阻,每個路口都有一個玉樹抗震救災通道指路牌,GPS都可以不用了。

 

一路上車輛很多,特別是運貨的大卡車,有的上面就標名了是救災物資。志願者大部分開的都是小車。

 

經過兩天一夜的行程,我們也不記得是什麼地名了,只知道跟著車跟車,大家都不相識,也可能大多數都和我們一樣,只知道跟大隊,反正大方向不錯就對了。翻了一座座的山,在翻越大雪山時,我們都不知道這就是當年紅軍長征翻過的雪山,在山下時,天氣還有點熱,穿著單衣開車,不知不覺爬到山頂後,發現全是厚厚的白雪,晚上最低的零下10度。不過,在這裡看到這種景象感到特別的興奮,同行的志願者們都下了車相互拍照留念。

 

抗震救災受阻的人來自全國各地,義工們無奈,拍照留戀。 (圖片:中國婦權)

 

24日天還沒大亮,大夥在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輪流開車的人都停了下來,我們不太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後來聽說是石渠縣的一個什麼小鎮,同行的另一輛車的志願者說前面好像有個物資站接收站,人不能過去。果然,到了那裡,一個關卡,屬於抗震救災指揮部下屬的臨時接待站搭起了一個大棚,裡面堆滿了各種救援物資,我們被要求把捐款、救援物資留下來,然後所有人員必須都回去,接待站人員解釋說,災區太小,也沒有更多的地方安置志願者,災民的生活保障困難度都很大,志願者去了只能給救災增加負擔,希望大家能體諒。

 

大多數志願者都表示,心已盡到了,決定回去,也有幾個人不甘心,說是走了這麼遠沒能去看看有點冤,幾個人結伴從旁繞道開溜了。我們雖然也想去,但小李開始有點高原反應,已經一整天不吃不喝了,如果我跟著人走後,小李不能自己開這麼遠的車回去,而車又不能留在這荒野小鎮,萬一丟了,如何賠償?我們再三商量,最後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放下了車上帶來的食用品,打道回府。物品雖然不多,只是遺憾沒有親自交到災區婦孺手上,回成都的一路上,個個無精打采,費了這麼大的功夫,沒有達到預期,心裡都不好受。

 

不過,後來接到另一個稍微寬慰的消息,中國婦權組織的另外兩位女將準備從拉薩的那一邊上路了,真有點前赴後繼的感覺,我們在激動中有幾分羞愧。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