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维权 » 浏览内容

周勍悼老友李福林:23年老右派 88载硬骨头

234 0
作者:周勍                                       2023-1-15
陝西著名刑辯律師、老友李福林走了病因——人神共憤的可與大饑荒比肩的巨大人禍——新冠!
他是大陸恢復律師後的第一批、也是為數不多當過右派的律師,當年司法界的右派律師學生,勞改結束後無處安身,拿一根麻繩常年在西安韋曲坡底靠“掛坡”活命——用一頭帶鐵勾的麻繩,掛在運貨的人力車轅旁,從坡底拉到陡峭的坡上,每次0.2/0.5元。因為當時西安通往韋曲的公路上有一堵大坡,從西安往長安運送物資多靠人力的兩輪車“架子車”,故有“走到韋曲坡,拉車的比驢多”之諺語。
李福林是大陸恢復律師後的第一批、也是為數不多當過右派的律師.
李律師當年常年就睡在架子車上,並笑言:差點就連結婚也用架子車做婚床。與李律師相識於1990年代初,我辦《歷史故事報》,他已是西安城最有名的刑辯律師,供職第一律師事務所,辦過的轟動大案無數,他寫了右派的回憶文章,我改名《從右派到律師》發在我的報上,時有頗大反響,我們也就成了朋友。對他記憶深刻之事右二:其一,他是個對右派經歷念念不忘之人,並送我一本內部版的“反右內幕”。其二,只要在他們律所附近見面,不一起去吃那家味道醇厚的“羊雜割湯”,掰好饃總笑瞇瞇的問一嘴:你也加個羊腦?
斯人已逝,走在了這個人禍欺天的至暗年月!
隨機記下這段交往,為一個乾淨而磊落的老人送行——一路好走,但願那邊會讓你完成一個自由而獨立的刑辯!
他一生堅持做風險大且收入少的刑辯律師,而經他手翻案的冤案成百上千。比如:他從1992年開始代理的一個案子,直到2014年才平反,期間從來沒有媒體報道過。
記者問:「為什麼沒有媒體報道?」
「為了唐震、劉鵬的國家賠償能夠順利,且出獄後有個好的安排。現在過去了三年,應該可以講了。」李福林笑道。
分享一個相關報道,再送老友、著名的刑辯律師李老福林一程: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