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育监控 » 计划生育 » 浏览内容

中国一胎化政策加剧男女性别比差距

5571 0 发表评论
标签:

—— 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妇女节演

讲 gai

在《It’s a girl》记录片中,我们看到印度和中国在扼杀女婴的传统文化中有非常相似之处,愚昧、落后和文化中的糟粕,导致大量女孩的出生权被任意剥夺,女孩的生命随时遭受威胁和侵犯。

现阶段印中两国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实施的一孩政策,更加剧了对女性的伤害,以及加剧了男女比例极大的悬殊。中国学者关于男女出生率的数据为119:100,而中国妇权在多个农村地区的实地调查的数据是125~135:100,也就是说,未来20年,中国至少有4000万男性娶不到老婆而沦为光棍,这个问题将严重影响社会和家庭结构和稳定,以及影响周边国家的和平与安全。

2012年10月10日湖南省凤凰县山江镇凉灯村一群刚放学的男孩环绕着一个女孩。PHOTO by WRIC

.2022 4000万光棍 WRIC 摄影 1

下图:中国妇权义工在广东省一乡村不经意拍下的“男人世界”。PHOTO BY WRIC

2022 4000万光棍 WRIC 摄影

2010年9月份起妇权义工对农村女孩数量锐减原因进行了调查,了解到一些阶段性溺杀女婴的手段,包括80、90年代的买卖、溺毙女婴和现在流行的B超鉴定胎儿性别,而导致的大比例性别不平衡现象。

   一、灭杀女孩的常见手法

在计划生育实行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家庭为了能在计划指标内生育男孩,普遍采取在孩子生出来后弄死或丢弃,各省农村最常见的是,当妇女临盆时,旁边放置一个水桶和盆子,里面装一半的水,如果生的是女孩,接生婆或孩子的家人随即将女婴丢在桶里淹死,有的丢弃在荒郊野外,任由其自生自灭。那时节,在河边、草地、路旁见到被丢弃的女婴尸体,几乎没有一个是男婴。一名义工就亲眼见到他的叔叔曾经用塑胶薄膜捂死了家庭中一个刚出生的女婴。有的妇女因生下女孩而被丈夫抛弃。也有家庭不忍心弄死自己的孩子,便偷偷的送人,仅安徽省安庆地区尼姑寺院累计收到过上千个丢弃在寺院附近的女婴,等待尼姑们来收养。

2010年6月被遗弃在安徽乡下草地上的女婴,中国妇权义工和尼姑全力救助让她获得医疗救治。右图:进入医院保温箱的弃婴(取名释宗缘),左图:8个月后的小宗缘。photo by WRIC.

被遗弃的女婴释宗缘2 被遗弃的女婴释宗缘

实施计生国策30年来,福建长乐市至少有三万名女婴在刚生下来就被卖到100多公里外的莆田市以及其它地区,她们大多沦为了童养媳。

这些从小就卖给福建省莆田的家庭做童养媳的女子,2012年1月在WRIC组织的寻亲活动中表达要寻找亲生父母的强烈的愿望。中国一胎化政策实施的80年代是福建买卖童养媳的高峰时期。photo by WRIC

.1) canvas32) 寻女的母亲(左一、二)与寻母的女儿(右一、二)。

左边2名母亲正苦苦寻找被拐卖失踪的女儿,右边2名是多年前被拐卖到福建莆田的童养媳。 PHOTO BY WRIC

2011年揭露出来“邵氏孤儿”广受中国及国际媒体关注,即湖南省邵阳市政府儿童福利院(孤儿院)将农民家庭中因没有生育许证可而“非法”生下的孩子,这些孩子被当地政府人员以抵押罚款而送进孤儿院,大多为女孩,由孤儿院高价卖给各国收养家庭,我们知道至少有7名有亲生父母的“邵氏孤儿”被美国人收养。

由于中国严格的一胎化国策,买卖孩子市场的需求量大增,拐卖儿童成了人贩子们最轻松的生财之道,加上欧美各国收养家庭高价诱惑(一般完成收养程序需3~5万美金),拐卖儿童现象愈发普遍、愈发严重。4) WRIC义工街头宣导反拐卖2

5 ) WRIC 学校宣导反拐卖3 3) WRIC义工街头宣导反拐卖1

WRIC义工和寻找失踪孩子的父母,在多个买卖孩子频繁的省市县乡地区的街头、学校等帮助家长们寻找孩子,并进行反拐宣导。PHOTO BY WRIC

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2005年以来,中国被遗弃的女婴明显减少,但男孩的数量却比女孩依然超出了很多。安徽省宿松县二郎镇的一位小学老师告诉我们的义工,他的班上有57个学生,却只有16个女生;我们调查了两个村2010年和2011年农村男女出生数量,平均来看,男婴和女婴的出生率大约在65%和35%。虽然也偶尔发现有被丢弃的女婴,如尼姑庵附近等,但相比以前少了很多,那减少的至少15%的女婴究竟上哪去了?带着这个疑问,我们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二、B超选择性别致女孩胎死腹中

尽管中国政府有明确规定,不允许进行性别鉴定,但事实上到处都有私人诊所、B超检验流动车车,孕妇们只要花个一、二百元就可知道腹中的胎儿是男是女,在城市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农村生两个的规定下,人们多选择设法“拿”掉女孩,而留住男孩。安徽省宿松县还有一个家庭为了生个男孩特地买了个B超机,不仅为自己做,也给别人做,这些想生男孩子的家庭一旦发现腹中的胎儿是女的,随即采取各种手段中止怀孕。这是当前中国被丢弃的女婴越来越少,而男女比例依然扩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女孩们在未出生时就被人工流产、药物流产、引产等搞掉了。

陕西渭南市蒲城县2013年12月21日一家非法B超室,检查若是男孩收费200人民币,女孩100元。2013年12月中国妇权义工试图采访陕西渭南市蒲城县黑B超室。PHOTO BY WRIC

B超 2

中国政府发现了男女出生比加大这一现象,是否也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这些年来也加大了宣传力度,一些地方也出台了对女婴的奖励措施,但收效甚微,特别是对处于偏远的农村地区,主要原因就是政府仍然在实施的强制性计划生育(一胎化)政策,这个被尊为中国的国策的重点还是放在了控制妇女生育和节育方面,缺乏对私人诊所非法进行B超性别鉴定的有效查处,也就是说偏重强制实施超生惩罚、轻待男女比例管控,以致中国农村及城市中男女出生比例依然在不断的扩大。

以上是中国尤其是农村广大地区,在传统重男轻女思想作祟以及一胎化政策的逼迫下,最常见的虐待或杀害女婴的做法。中印两国都是传统的男权社会,在暴力、歧视对待女性方面有极为相似的一面,只是中国的30年的一胎化政策,更加剥夺了中国女性生而具有的基本权利—-生育的权利。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