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警方加劇打壓、港人失集會自由 — 他們的抗爭一周年

353 0
标签:

來源:立場新聞

2019 年 6 月 9 日,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並為往後的反送中運動揭開序幕。一年過後,香港人今日再次走上港島街頭,他們持雨傘、手機閃燈走在馬路上,口裡喊著「香港獨立」的口號。

一年前百萬香港人和平上街的畫面,如今已難復再。今日警方多次噴椒及發射胡椒球彈,全晚拘捕共 53 人。示威人群在警方追捕、驅散之下散場。

經歷一年抗爭,警方打壓越見嚴重,被捕風險愈來愈高,但仍然有香港人堅持走上街頭抗爭。以下是他們經歷抗爭一周年的所思所感。

嘆自由不再 黃先生:一路行一路俾人趕

在示威人群幾乎完全散去的街頭,62 歲的黃先生仍然靠在欄杆,未有離開,他亦有參與去年的百萬遊行,和今日比較,他說「冇咁自由,一路行一路俾人趕」,「我哋 200 萬嗰陣都冇差佬,依家啲差佬捕住哂都唔俾我哋行」,他對此表示概嘆,「幾廿年喺香港住都問題,而家啲自由冇左就唔係幾舒服囉 」。

對於如今風險更高,他表示不擔心,「(警察)衝到埋嚟都唔拉我,旺角又係太子又係,見到我啲頭髮白哂我就彈番開」,而令他擔心的,是示威現場的年輕人,他說一年過去,最深刻的就是 6.12 的金鐘衝突,當日她的女兒到埸運送物資,他亦出於擔心而去到現場,「我睇見啲小朋友俾人捉呢,就真係唔係幾舒服,好淒涼」,令他認為要「撐下啲細路仔」,今日即使在回家途中,見到示威人群都馬上下車參與行動。他又說,面對政府的打壓難免感到灰心,但亦會繼續堅持,「(政府)嚇我唔俾我出聲,我咪更加出嚟,行番嗰勢番嚟」。

陳女士:今日好少人 已被打壓到唔知點生存

同為 62 歲的陳女士,亦是抱著同樣的信念參與今晚的行動,「我哋年紀大,都唔係佢(警方)目標,最驚係啲細路仔」,她為了「睇住啲細路」,一直都有參與抗爭活動,見證著警方的打壓越來越重,「當日好多人,今日好少人,都已經俾人打壓到,唔知可以點樣生存落去」,她更一度哽咽,「其實我唔想佢哋出,太危險喇,我出嚟就係為左睇住佢哋,啲細路真係⋯⋯太慘」 ,「雖然做唔到啲咩,睇得就睇」,又說希望自己和朋友的出現可以增加示威人數,「唔想佢哋(年輕人)太傷心,唔想太過少人」,「自己只係個普通嘅老人家,冇咩幫到佢哋,只係唯有行出嚟」。

方同學:由示威者變義務急救員

17 歲的方同學去年被捕後,開始以義務急救員身份在示威現場提供醫療協助。由昔日的「示威者」轉變為「義務急救員」,方同學直言現時壓力更大,「有時 first aid 做唔到好多,都係中彈中椒處理,望住佢哋俾警察打,嗰下心情係好痛好痛。」

方同學指,今日看到很多人沒有忘記反送中運動,即使警方指現場人士非法集結,仍有無數人士很勇敢站出來,因此自己亦有現身,希望讓示威者知道他們並不孤單,「身為 first aid 都冇理由係屋企睇直播。」

他指現時每次在示威現場,都會擔心再次被捕,「你話唔驚真係呃你,」但由於自己有相關牌照,過去多次被警方截查亦未有拘捕。他形容,一年以來警方的武力不斷升級,其中拘捕的方式經常是「大圍捕」,導致每次示威亦有大量市民被捕。

方同學

呂小姐:越和平越沒有用

任職食肆樓面,56 歲的呂小姐今天放工後,遲遲未有離去。她一邊看著手機傳來最新的現場消息,一邊警戒地留意德輔道中的情況。她遙望著前方的防暴警察,對記者說:「其實我收咗工好耐,好多同事都叫我走,但係我唔走住,我話我會同佢地堅持到底,總之多一個人出黎好過無。我個仔應該都係前面。」

自反送中爆發以來,呂小姐指全家亦有參與抗爭,包括父母、親戚等亦有出席遊行,自己的三名兒子亦有參與前線示威,「有個仔係美國就黎飛返黎,準備 6.12 一週年」。談到自己的深黃家庭,呂小姐十分自豪。

經過一年,呂小姐發現越和平抗爭,越沒有用,只有另謀出路,才能走出困境。她亦不反對兒子以不同方式參與抗爭,「(兒子)出去,我會感到光榮」。而她,亦會在其他位置與兒子共進退,「我仲有一口氣我都會出來,我未死都會出來」。

20 多歲的馮小姐認為,香港的政治風險一直都在變差,「警察佢唔會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開始有大規模嘅拘捕行動,示威者被捕,然後告暴動、非法集結,各種唔同嘅罪名」,而她今日仍走出來,她說是為了紀念 6.9 的百萬人遊行的一週年,「我地經歷完 14 年雨傘革命之後,本身好絕望,我地都諗住唔可以再佔據夏慤道,或者有咩好大型嘅示威,69 就係雨傘之後最大型嘅一次遊行」,她繼指去年 5 月亦有一場反修例遊行,她亦有參與其中,唯場面遠比不上 6.9 當日墟冚,形容6.9百萬遊行對她或許多香港人而言具特別意義。

呂小姐:越和平越沒有用

任職食肆樓面,56 歲的呂小姐今天放工後,遲遲未有離去。她一邊看著手機傳來最新的現場消息,一邊警戒地留意德輔道中的情況。她遙望著前方的防暴警察,對記者說:「其實我收咗工好耐,好多同事都叫我走,但係我唔走住,我話我會同佢地堅持到底,總之多一個人出黎好過無。我個仔應該都係前面。」

自反送中爆發以來,呂小姐指全家亦有參與抗爭,包括父母、親戚等亦有出席遊行,自己的三名兒子亦有參與前線示威,「有個仔係美國就黎飛返黎,準備 6.12 一週年」。談到自己的深黃家庭,呂小姐十分自豪。

經過一年,呂小姐發現越和平抗爭,越沒有用,只有另謀出路,才能走出困境。她亦不反對兒子以不同方式參與抗爭,「(兒子)出去,我會感到光榮」。而她,亦會在其他位置與兒子共進退,「我仲有一口氣我都會出來,我未死都會出來」。

20 多歲的馮小姐認為,香港的政治風險一直都在變差,「警察佢唔會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開始有大規模嘅拘捕行動,示威者被捕,然後告暴動、非法集結,各種唔同嘅罪名」,而她今日仍走出來,她說是為了紀念 6.9 的百萬人遊行的一週年,「我地經歷完 14 年雨傘革命之後,本身好絕望,我地都諗住唔可以再佔據夏慤道,或者有咩好大型嘅示威,69 就係雨傘之後最大型嘅一次遊行」,她繼指去年 5 月亦有一場反修例遊行,她亦有參與其中,唯場面遠比不上 6.9 當日墟冚,形容6.9百萬遊行對她或許多香港人而言具特別意義。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