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农村女婴辅助计划 » 浏览内容

观音桥女婴登记 为何少了2个?

4034 0
标签:

                  WRIC义工: 李元龙

2011年10月28日下午,我骑着摩托来到毕节市观音桥五里村献山组,进行女婴登记、拍照。

有两件事值得记下来。第一件比较令人难过。这是一个全部由苗族人组成的村落,几乎是没一个家庭,都及其贫穷。在当地几个领取过女婴辅助金或正在领取辅助金的当地人带领下,当天,我登记、拍照的,共有五个女婴,三个孕妇。可是,正如大家所见的那样,我报给中国农村女婴扶助计划小组的,却只有三个女婴和三个孕妇。

在我的原始登记本上,有一个叫做杨中云的婴儿。当我对这个出生仅仅登记、照相后,我顺口问了一声:是女婴的吧?谁知得到的回答却是,这个婴孩是个女婴。大家都七嘴八舌地帮着婴孩的妈妈黄燕说情:我们知道你登记的是女婴,但是,黄燕家的情况太特殊了,希望你能多少给她的孩子申请一点辅助金。

原来,杨中云一生下来,手脚就是断的,严重残疾。更叫人揪心的,是杨中云自从生下来,就没发出过任何声音。杨中云的头显得很大,瘦的皮包骨,看了很叫人难受。黄燕一边流泪,一边要打开包裹杨中云的被子,叫我看看他的身上如何瘦弱不堪,看看他手脚的残疾情况。可是,我实在没有这个勇气,我只好制止了她们。我说,你们知道的,中国农村女婴扶助计划只资助家庭贫困的农村女婴,杨中云是男孩,不符合资助条件。我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情况给辅助小组给人家说说,看多少有点补助没有。

黄燕家的情况太特殊了黄燕家

原来,杨中云一生下来,手脚就是断的,严重残疾。(图片来自WRIC)

另一件事情,就是另一个姓陶的女婴,也是登记、照相都完结了。我最后问孩子的妈妈王女士电话号码的时候,王女士的叔叔来了。这位先生用警惕、狐疑的眼光看着我,继而用苗语和王女士说着什么。我递给这位先生一张印刷有中国农村女婴扶助计划目的、方式的单子,口头上也简单给他说了我来这里,我给这个女婴登记的目的。讲完,我再次问王女士电话号码的时候,王女士迟疑了一下后才回答我说没有电话。刚才都要告诉我电话号码了的,看来,她的叔叔给她说了什么之后,她改变主意,不信任我,不那么想我给她的孩子进行登记了。

于是,我说:如果你们有顾虑,那就算了,不要勉强。再说,下个月或什么时候你们相信我了,我再给你们好了。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