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別用女性身体來作宣传的工具

1202 0
标签:

作者: 陈麻薯

今天看到一则视频,气得七窍生烟。 微博@每日甘肃网 发布了一则题为《剪去秀发,她们整装出征》的内容,配的视频是女性医护被集体剃成光头的场面。

 

落泪的女性医护

剪下的发辫还要特意展示,女医护转过脸不看 。光看视频,如果不说是一群勇敢的医护,我还以为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在受遭受羞辱——即使是真的罪大恶极的人,也不该受到人格上的羞辱。 何况她们是一群伟大又勇敢的人。 可以理解一线条件艰苦,长发会带来一些不便,但难道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吗?明明可以选择剪成干练的短发,或是让她们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发型。

各地都有理发师在进行义剪的活动,完全可以帮助这些女性勇士更加得体地奔赴前线的。

 

朋友圈参与义剪的tony老师 她们的泪水让我出离愤怒,我从不怀疑这些女性的勇气,她们即将去前线,冒着的就是生命的风险,同时还要面对生活条件的恶劣,与亲朋分别的伤感,但即使是这样,也不意味着她们就愿意被剃成光头。 我不想强化女性就一定关注外形的刻板印象,但爱美一定是很多女性的共同体验。我们珍惜自己的头发,留长,剪短,染色,烫卷。我们珍惜那种让自己看起来很棒的感受。最重要的是,这是完全由我们的喜好决定的。

这些女性既然原本蓄着长发,说明更喜欢长发的自己——然后一把把长发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镜头之前,被人全部剪光。还要被迫去看自己被剪去的发辫,仿佛还嫌刺激不够强烈。 她们的泪水,被用来试图打动观众,成为某种集体主义精神的注脚。想必宣传者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吧,以至于可以完全不在意她们的泪水背后,很可能是“不愿意”三个字。 评论里的观众不买账,比起宣传部门,至少大家多少都懂得体恤她们作为普通人的感受,但这种激起众人愤怒和反感的宣传,在整个疫情期间已经见到不止一次。

说实话,看到这些,我真的感动不起来。我感到担忧、心痛和愤怒。任何有基本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孕产妇需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她们可以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条件下工作,但一线的简陋条件、超高强度的工作,真的不应该由她们来承担。 至少,这不该成为什么动人的宣传典型。我们的社会本应该安置好每个人,包括受苦难煎熬的病人,也包括这些不惧风险愿意付出的勇士。

另一方面,我在想,为什么媒体总是要用女性对于自己身体的牺牲来作为宣传的工具?为什么我们总是看到这些让我们整个内心揪成一团的事例?那些没有剪发、不在孕产期、身强力壮而奋战在一线的女性,难道就不值得我们感佩? 对于这些普通而战斗着的女性,媒体常年一直处于一个避而不谈的状态中。甚至各类权威媒体都呈现出了这样一种集体的无意识。

抗疫主题开屏,图中形象皆为男性 而正是因为这种无意识,以至于女性常常不被看到,她们真正的需求也被彻底忽视。前些日子,我们发布了文章《女性卫生用品,一线医务人员被遗忘的刚需》,文中记录道,女性生理期对于卫生用品的巨大缺口其实一直没有被社会的各类捐赠所重视。所幸民间有一些细心的朋友发起了相应的项目,才终于缓解了一些燃眉之急。就算如此,还有医院的男性领导表示“这个不急”。那什么才算急呢? 可能我们的舆论大环境从来没有把女性当作真正独立的人来看待吧。

女性必须牺牲些什么,才能成为宣传的典型。而这个被牺牲的“什么”,有时候是美貌,有时候是对孩子的照料(出生或未出生的),有时候是情感上的牺牲。她们必须是一个美丽的皮囊、一个母亲、一个伴侣,然后从这些层面做出牺牲,才被认为是伟大的。否则,仅仅作为个体的人、建设者、劳动者,她们就无法被看到。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类的宣传给了观众这么大的反感,当媒体一味地歌颂宣传女性的这些“牺牲”时,既是对这些女性基本权益的完全忽视,也架空了在这些身份(美貌年轻女性、母亲、妻子)以外,还有大量的在付出的女性,她们是女性中的主体,在用自己的坚毅和勇敢帮助我们、守护我们,而不是什么被剃光的脑袋

她们本该被看到,但她们被彻底地忽视了——在媒体明显侧重于男性的报道中,在对于“女性牺牲”的畸形的价值观中。 所以有网友在网上发起了#看见女性劳动者#的话题,参与者甚众。大家自发地去寻找那些在主流媒体宣传中被忽视的女性,其实并不难找,她们在一线的人群中早就占到了半壁以上的江山。在前线的医院,在火神山建筑的工地,在执法的队伍中。

这些才是大部分女性的样子,勇敢、坚毅、付出,她们需要平等的宣传和权益的保障,她们需要得到她们应得的尊重和嘉奖。不要再试图用她们的身体来制造煽情和廉价的感动,她们不需要这些东西。

我们也不需要这些,在这个时刻,我们需要看到一些正常的、给人以人的尊严的消息。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