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項小吉、張菁評“吳花燕窮死”現象

1958 0 發表評論
標籤: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標題有改動)                      2020/1/15

 

貴州大學生吳花燕去世的消息再次成為中國輿論焦點,在廣受媒體和社會輿論關注之後,吳花燕為什麼還是無法得到救助?中國的弱勢群體為什麼越扶越弱?

 

那個曾出現在各媒體頭條的“43斤女大學生吳花燕”,1月13日下午因病搶救無效去世。她的死亡再次牽出貧富懸殊,貪腐,福利制度和人道關懷缺失等中國的政治及社會亂象。

 

澎湃新聞網介紹說,吳花燕父母雙亡,與弟弟相依為命,生活上極度節儉,導致長期營養不良。今年24歲的吳花燕,是貴州省盛華職業學院財務管理專業的三年級學生,因長期嚴重營養不良,她的身高僅1.35米,體重只有43斤。去年10月,吳花燕因心臟瓣膜損傷嚴重入院,因無錢治療在網絡眾籌醫療費。隨後,她的故事被媒體曝光,獲得民間的重視和捐助。然而,就在外界以為這名女大學生不需再受苦時,卻傳出了她去世的消息。

 

43斤女大學生吳花燕日前離世,她曾經長期營養不良。這與中國要在2020年徹底消滅貧困的口號形成強烈反差。(變態辣椒)

 

華府智庫“對話中國”副所長項小吉律師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中國政府推進實施“全民脫貧計劃”之際,吳花燕去世的消息顯得尤為諷刺:

 

“這種情況跟習近平、王岐山反覆講的,2020年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精準扶貧等等形成矛盾。吳花燕跟美國一些貧困群體的情況不一樣,她不是精神、毒癮、拒絕幫忙的問題,而是純粹的貧困,政府機構沒有為她提供有效的救濟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報的報道則以《43斤的吳花燕走了,消費悲情的慈善亂象還在》為題,批評眾籌平台對吳花燕情況的描述煽情卻不實,這些平台和公益組織利用吳花燕的不幸當“資源”,做法不靠譜,質疑“來自社會各界的愛心捐款到底有沒有匯聚到吳花燕身上?”

 

據了解,社會各界為吳花燕共籌得約100萬的籌款,但協助吳花燕的主要捐助組織“9958”回應說,為吳花燕的治療事宜只是轉出了2萬元,原因是鄉政府告知家屬不需要再籌款,而是由政府來負責。鑒於吳花燕病情反覆一直沒有達到手術條件,鄉政府和吳花燕家人要求把籌款留到手術和後期再使用。

 

項小吉律師認為,為弱勢群體提供救助,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民政機構要針對貧困人口有統計和調查,在社會廣泛關注的情況下還繼續出現這個問題,可見當地的民政部門嚴重失職。另外就是社會普遍文化的問題,慈善事業要保證有人道救援。”

 

在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吳花燕事件的問題本質不在救助,她說:“政府的政策沒有對貧窮家庭的孤兒有所照顧,社會制度沒有落實扶貧,加上層層的盤剝,這種狀況不改變,類似的事件還是會繼續發生。而且中國的NGO組織是沒有辦法施展作為非盈利、非政府組織的作用,說真話就被政府認為是跟官方作對,和他們步調不一樣就取締你。”

 

張菁還表示,吳花燕事件並不是單一案例,中國擁有龐大的貧困群體,但由於中國政府的制度存在缺陷,貧富懸殊狀況越演越烈:

 

“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設計方式,是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當時大家以為這部分富起來的人能夠帶動另外的人富起來。但我們要注意,富起來的主要是官子弟,位子越高越富裕,富到最後進世界富豪榜,但也沒有像世界其他國家的富豪那樣做善事。在改革開放的發展過程中,農民付出的至少是兩代人的代價。”

 

她說,僅靠民間對貧困事件的關注和救助無法解決根本問題,相關政策制度必須徹底改變,政府要停止干預、限制民間組織,讓他們發揮應有的作用。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kejiaowen/hj-01142020103544.html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