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Women » 浏览内容

指控警方性暴力 香港中大女生遭电话骚扰

1031 0 发表评论
标签:

转载自RFI                                                2019年10月11日

 

吴傲雪还在声明中指出“如果我不站出来,还有谁敢发声”。

 

“警察凌晨两点大叫不要睡,接着叫我们出去,送到新屋岭(港深边境的拘留中心),在全黑的地方搜身。我好害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进去后就任人鱼肉,他们想骂你就骂你,想打你就打你,想性暴力就性暴力你,你没法反抗的。”

 

在昨天(10日)公开拉下面罩指控警方在扣留期间对其性暴力的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11日发表声明,声称她遭受到来自大陆的电话骚扰,同时受到网上的“人格谋杀”,但她没有后悔敢于成为第一个公开指控警察性暴力的人,“如果我不站出来,还有谁敢发声”。

吴傲雪还在声明中指出,有一名男被捕者遭到轮奸鸡奸,目前还在犹豫是否站出来指控警方的恶行,但她希望各方不要对他造成压力。

 

吴傲雪11日早上在电台一个节目上发表预先录下的声明,澄清10日晚向中大校长段崇智发言时,提及自身的经历。她说她是在葵涌警署搜身的过程,而在新屋岭拘留中心的情况,就是其他被捕人士的指控。

 

吴傲雪说,她昨晚发言后,受到网上的人格谋杀,包括针对她家庭背景留言,甚至编撰故事,手机亦受到大陆电话号码滋扰,令她感到惊恐,又指警方在声明中,表明会主动接触她,令她担心会再被警方拘留48小时,正与律师商讨,就性暴力指控保留向警方追究的权利,包括向监警会及投诉警察课投诉。

 

吴傲雪发表的严正澄清如下:

我是在葵涌警署受到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岭受到性暴力和性侵,而性暴力和性侵是不同的。

9月1日朝早,我在葵涌警署,一名女警为我的手腕扣上印有AP(Arrested Person被捕人士)的索带,她叫旁边一名男警帮忙,该男警好大力拍打我的胸部,我吓到弹开两步,但不敢反抗。我记得男警的样貌,他穿警察黑色背心,但委任证反转了。

 

下昼,女警望着我如厕,看我的性器官,大约七步外有男警站着。当女警用金属探测器检查我身体时,旁边是一个有盖停车场,超过20个男警在场,但女警揭起我的上衣。

 

我在新屋岭没有遭受性暴力,831被捕人士新屋岭的待遇不太差,因为陈虹秀社工也在场。但其后被捕人士在新屋岭遭受性侵,我知道其中一位被轮奸和鸡奸,他是男性,还在考虑要不要公开,我希望大家不要迫他,他受的压力比我大。

 

我公开发言后,有人在网上对我人格谋杀。我好恐惧,我会被黑社会斩吗?警方声明说会主动揾我(找我),是要我回新屋岭再任人鱼肉吗?警方发出贴文后,我的电话开始收到内地电话号码的滋扰。

 

我自保释后一直失眠,睡了也发恶梦。我企出来的原因好简单,当我想起比我受到更严重性暴力和性侵的人,他们捱到这一刻比我更勇敢。我比其他被捕人士不知是幸或不幸,我冇屋企(没有家里),冇咁大(没有如此大的)包袱,如果我唔企出来,还有谁敢发声?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