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hildren » 浏览内容

留守兒童問題多 悲劇頻繁當局疏忽

1797 0 发表评论
标签:

轉自RFA                                                        Jan 17, 2018

 

在短短一周之內,中國雲南省昭通和四川省敘永,相繼發生留守兒童慘劇,共導致七死四重傷。兩地政府事後都進行輿論管控,試圖完整披露實情的媒體人和民間志願者,紛紛遭官方壓制。近千萬完全留守及六千多萬處於半留守狀態的兒童,有關他們的討論迅即成為禁區。 (黃小山 / 程文 報導)

 

四川省敘永縣水尾鎮鋼鐵村上週三(2018年1月10日)發生一起因使用炭火取暖而導致的煤氣中毒事件,兩名分別為11歲和7歲的姐妹和他們的祖父母同時遇難。

 

當地媒體報導顯示,悲劇發生的第二天,他們試圖詳細採訪這宗慘劇,並試圖發起針對貧困山區安全取暖的捐助行動,但在前往現場採訪時,遭遇了當地鎮政府官員和村官的強力阻攔,並一度暴力威脅記者。當地媒體人告訴記者,因官方要封鎖負面資訊,他們被告知不得採訪和討論。

 

在該悲劇發生的三天前,因為留守兒童“冰花男孩”照片成為輿論焦點的雲南省昭通市,發生家庭悲劇。鎮雄縣64歲村民李明華,在砍殺了妻子和五名孫兒(女)後,縱火燒毀房屋,並服毒自殺。該事件造成三死四傷,迄今為止,四名兒童因顱骨碎裂,仍在當地醫院搶救。

 

同樣是在昭通的巧家縣,上月24日,四名兒童在父母外出後,用炭火取暖,導致全部中毒身亡。

 

但這僅僅是被暴露出來的留守兒童悲劇的冰山一角。而大多數留守兒童,即便是已經遭受嚴重傷害,但在學校、地方政府、和鄉間輿論壓力之下,則選擇了沉默。

 

公益人士李知能告訴本台記者,在邊遠一點的農村或鄉鎮學校,留守兒童佔比達到80%。而從他們搞活動的過程中得知,很多留守兒童遭性侵的現象非常嚴重。但迄今為止,沒有官方對此進行統計,而民間又很難進行類似的調查。

 

他說︰怎麼形容呢,就是那種孩子是沒人管的,基本上都是家裡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們管。稍微偏遠一點的山區,就是說一個學校,比如說有二百個孩子,基本上應該說80%的爸爸媽媽都沒在家裡。即便是在、也是沒有勞動能力的那種。從我們以往的活動當中也有一些了解,有一些媽媽改嫁以後,然後這個孩子又遭到繼父的性侵,包括周圍的一些鄰居啊。這種現像是很嚴重的。這個因為我們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去做這樣的調查,用數據來支撐,只是說從我們經歷的這種情況來講的話,這是普遍的。

 

他還表示,在出了類似的事件之後,官方一般不願意披露,因為他們會覺得這種社會陰暗面的資訊,會影響到官方的形象。

 

曾以藝術方式介入,關注女性權利的知名藝術家崔廣廈亦表示,女性留守兒童的處境非常危險,她們經常面臨被農村的鰥夫、鄰居們性侵的危險。但政府的不作為,導致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機會跟隨在父母身邊。

 

他說︰壓力太大,父母沒有時間來照顧孩子。母親都在工地上搬磚啊,弄的都是勞動強度比較大的工作,都是在背著孩子做,包括我在城裡面看見的很多收舊物的什麼的,都是孩子在車上。他沒有辦法!政府沒有一個低廉價格或者免費的托兒所啊給他們作為福利。和父母在身邊的已經是最幸福的小孩了,多數是在老家。因為我關注婦女權利嘛,做過一些國際影響力比較大的展覽。多數留守兒童在家裡,都是會被一些鰥夫性侵啊,這種事特別多。女童的問題更嚴重。

 

崔廣廈還表示,目前沒有看見官方關於留守女童被侵犯的數據。但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民間人士來做的話,則可能遭遇打壓。官方漠視底層人的基本權利是常態。

 

他說︰政府就是綁這一輛大車,讓所謂的精英和有能力的人惡性競爭著去發展嘛,它的作為就是這樣的,不管中下層的生活的幸福感和一些權利。他們不在意這些。去建言、建議政府的話,通常就會被作為不安定的因素來打壓或者監管。只能是呼籲民間來做吧。政府是有錢,它這個文化和製度就是、有錢之後到處炫耀,從來不把民生放在首位,我是這樣覺得的。對於個體生命的代價,他們認為不是他們的當務之急吧。

 

崔廣夏還透露,除了獨立知識份子在為此呼籲,官方和民間對此都很麻木。而擔心遭到嚴厲的打壓,是大多數民眾保持冷漠的主要原因。

 

這個說法實際上從2017年廣西老師何思云遭辭退報復一事得到證實。

 

此前何思云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透露,去年5月26日,當她獲悉學校有十多名女學生、在校外託管機構被一名姓譚的男教師猥褻後,她強烈建議校領導立刻報警,但學校並沒有立即報警。此後,她直接多次發短信給平南縣教育局局長李傑青,要求立即報警,但均未收到回复。最後她撥打110報警,犯罪嫌疑人譚某遭拘捕。

 

但接下來,她先是被教育局以資格證有假為由辭退,並被當成了維穩對象。 2017年10月15日,當她乘火車外出務工時,又發現自己已經被當成吸毒人員對象進行管控,警方禁止其乘火車。

 

作家天佑也指出,雲南昭通“冰花男孩”事件之後,他對政府面對留守兒童惡劣的生存狀況不作為提出了批評,但他很快發現,官媒將他陳述的觀點進行移花接木,並剪掉一些基本事實,將其抹黑成為所謂的“造謠生事”者,這種做法本身就是禁止人們說真話。

 

他說︰為什麼這個官媒、或者是其他的人,他們在裡面搞的這些移花接木的事,搞了這些混淆是非的東西呢?被這麼移花接木的這麼一改,那意思完全變了。而且,你要知道這個東西如果要是當成真的,完全就可以給我定個造謠生事,或者是什麼尋釁滋事啊。他們以前拿這個招對付你們這些調查記者,現在又來對付我們這些自媒體人,他們想幹嘛?不想讓別人再說真話嘛,說真話就拿這個東西來抹黑你,來誣陷你。

 

幾年前,當局曾試圖面對留守兒童的的困境,包括北京在內的一些一線城市,有限地接納外來務工人員的子弟入學,但要求提交當地的幾年納稅證明、居住證、戶口本、老家無監護條件證明等等。但在實際操作中,家長們需要提供的各種證明文件多達二十多項,並且還不一定能入學。

 

2016年5月20日,一名劉姓在京務工男子在奔波無數次,依然無法讓子女入學後,在北京昌平區政府外絕望自焚。但該消息迅速被官方封鎖,該男子和其家人最後的命運不得而知。

 

儘管六千多萬留守兒童問題已經非常嚴峻,並已經成為社會撕裂的重要因素,但在2016年11月,中國民政部發布了最新的留守兒童數據,稱全國祇有902萬留守兒童。

 

而造成數據減少了五千多萬的原因,只是官方將統計年齡從18歲降到了16歲。其中,父母中任何一方沒外出務工的,也不被包括在內。而迄今為止,本台記者多次試圖聯繫教育部、和民政部門,試圖了解近十年來留守兒童非正常死亡數據,但都無果。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