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報道 » 瀏覽內容

六四天安門遇難女傑名單:奚桂茹

1272 0 發表評論
標籤:

編號0041

姓名 :奚桂茹,性別 :女,遇難年齡 24歲,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北京市展覽館勞動服務公司職工

遇難情況 89.6.4.凌晨,於二七劇場路北口左肩中彈,死於人民醫院。

 

 

天安門母親在維園燭光晚會發言

 

天安門母親成員 譚淑琴

 

尊敬的香港市民們,參加與會的朋友們:

我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今天受難屬們的委託向大會做發言。

我的名字叫譚淑琴,是北京展覽館的一名職工,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今年 77歲,1991年退休。

我的女兒奚桂茹是北京展覽館勞動服務公司的職工,已婚,當年她才25歲。婚後住在北京展覽館宿舍,我的女婿是北京展覽館三產的會計,因工傷左手殘疾,有一個一歲8個月大的男孩。女兒、女婿的感情很好,帶着孩子一家三口生活很安逸、幸福。

萬萬沒有想到八九年六四屠城慘案,徹底改變了這個一家三口的命運,丈夫失去了妻子,幼小的孩子失去了他的媽媽!而我一個母親也永遠失去了我百般疼愛的女兒,我的心好痛啊!

1989年6月3日晚上,我的女兒去復興門附近送朋友回家,與她同行的還有她的弟弟奚桂君。當時,都在傳言戒嚴部隊要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採取行動,那天晚上,北京的市民都很關心天安門廣場上學生的命運,大街小巷、馬路上聚集了很多的市民。她的弟弟不放心她一個人去送朋友,因此陪同她去。在返回家的路上,走到月壇南街二七劇場路離二七劇場不遠的地方,遭遇到戒嚴部隊的軍車開往天安門廣場,奚桂茹和她的弟弟在馬路邊上停下來,等待軍車開過去。

當軍車開過去後,我的女兒奚桂茹和她的弟弟準備穿過馬路往家走,沒有想到的是,最後一輛軍車上持槍的士兵沒有任何理由和徵兆突然端起槍向車後馬路上的人群開槍,我的女兒奚桂茹肩上中槍倒在她弟弟的懷裡。她的弟弟奚桂君被這突發事情嚇懵了,他抱着姐姐不知所措,眼見周邊同時倒下好幾個人。在大家的幫助下,奚桂茹被送到附近的人民醫院,最終因為失血過多,在六月四日凌晨搶救無效死亡。我的女兒就這樣被戒嚴部隊無辜地殺害了!

第二天,我們親屬到我所在的單位北京展覽館,要求北京展覽館出面去人民醫院更正死亡原因,(因為人民醫院給開的是因流血過多的死亡證明)。北京展覽館三產的領導陪同我們到人民醫院,人民醫院的院長接待了我們,院長說:“這個人我知道,是被槍打的”重新開了一張死於槍傷的死亡證明。同時還知道了不光是死了我的女兒奚桂茹,還有一名司機叫路建國。

事後我慢慢地知道,當天死去的人太多了!從此,我和我的全家以及親朋好友都處於不可思議和無奈之中,不知道這樣的屠城事件應當怎樣理解和如何處理。真的是問天無路!問地無門!當時,強硬的政府過了多日也沒有做出任何的表示,還把動亂的罪名強加在所有死者的頭上,不可以有任何的不滿,小小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地把屍體火化了。

我的女兒死了,我內心裡非常痛苦,每天以淚洗面,生不如死,一肚子冤情不知道可以向誰述說。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鄰村的難屬何鳳婷大姐找到了我的聯繫電話,才知道受害的難屬們已經有了天安門母親這個群體,使我覺得這回總算有了為女兒伸冤的希望了!

誰知一屆又一屆的領導人,不但不承認他們殺害的是愛國學生和無辜的百姓,還對死難者的親屬橫加看管。09年我就被看管了10天,每年兩會期間、清明、六四慘案紀念日都是被關注和監控的對象,無端地剝奪了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的自由、平等的權利。

今年是89年六四慘案27周年,作為一個死難者的母親,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人,我堅定地相信公道自在人間,六四慘案最終能夠得到公平、正義!我的要求:說明當年開槍真相!追究當年決策者

的法律責任!要向我們道歉,賠償!

在此,我感謝香港市民、感謝參加紀念六四慘案香港維園燭光晚會熱愛和平的朋友們!謝謝你們!

你們年復一年的堅持,勿忘六四!尋求正義!為六四慘案昭雪的信念支持着我們天安門母親群體的所有成員。有你們的支持我們會充滿信心,無論前面的道路有多長,我都會堅定不移地走下去,我死了還有後來人!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