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中國拉響人口警報 有可能情況比日本還糟

9356 0 發表評論
標籤:

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等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            

 

中國從2016年起開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但儘管如此,中國國家統計局今年1月18日公布的數據顯示, 2017 年中國出生人口數量和人口出生率均下降。經濟學家們警告,這對中國發展是一個長期威脅。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報告指出,2017年出生人口172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千分之12.43。此前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第一年的2016年,出生人口1786萬人,人口出生率為千分之12.95。統計數據顯示,儘管2017年出生人口中,“二孩”佔50%以上,比2016年提高10個百分點,但2017年中國的出生人口數量和人口出生率卻仍然雙降。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去年中國出生人口數量和人口出生率均有下降的重要原因是一孩減少比較多:“2017年與2016年相比要少很多,二孩出生率與2016年相比,其實還是有所增長,但總出生人數在下降。本來以為這兩年應該有一個出生的高峰期,但這個高峰期一直沒有到來。我們看到,前些年一直都是超過2100萬,但現在只是1700多萬。其中特別是一孩出生少。”

紐約人權組織中國婦權負責人張菁女士,一直關注中國婦女兒童權益問題,她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評論說,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的準確性其實我們不得而知:“與聯合國,世界銀行以及美國CIA的人口數據相比較,中國在嬰兒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口增長率上都不一樣。比如在嬰兒死亡率數據上差別特別大,中國自己的統計數字是千分之七,CIA則約為千分之二十幾,其中包括邊疆地區人口比較稀少的地區,那些地區的嬰兒死亡率非常高,還有因為怕罰款而在家裡生產的死亡人數,這些都不在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里。”

中國媒體新京報援引中國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邢志宏的話說,2017年出生人口下降的原因,是因為“育齡女性的人數有所減少”,特別是生育旺盛期的育齡婦女。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友華表示,2013年“單獨二孩”與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實際上符合的育齡人群不是很多,且年齡較大,更重要的是這部分人群的生育意願不強,因此出生人數大大低於預期。

美聯社的消息援引一位姓曾的北京家庭主婦的話說,照顧年邁的父母是她不要二胎的一個原因。她說,“父母幫助我們照看了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如果要二胎,就要由我們自己來照管,再加上經濟條件和生活壓力。”一位姓王的8歲男孩的父親說,他還沒有決定是否要二胎,但是時間和金錢是考慮的重要因素。比如,要幫助孩子的家庭作業,而且孩子兩歲以前,媽媽無法出去工作,家庭收入要大大減少。

對此,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認為,有些分析是對的,他說:“第一,中國現在已經進入一個低生育意願的社會,象東北,沿海地區大城市,生育率非常低,有人連一孩都不願意生。第二是人們結婚年齡推遲,比如江蘇,女性初婚年齡已經超過了30歲,男性則更晚。這樣生育時間推後,生育意願就低。”

劉開明先生表示,現在不僅是城市,包括農村,生育水平也不高。他舉例說:“我有一個弟弟在農村,他的太太就不願意生第二個孩子。主要是經濟壓力比較大。當然這其中也不純粹是經濟壓力的問題,因為相比我們父母那一代,經濟壓力不知要比現在大多少倍,但他們願意生孩子。到我們這一代人,也還是有這種生育意願,但那時強制不準生。到現在,年輕人就不願意生孩子了,即使生也不會超過兩個。這樣的話,如果想實現人口的代際平衡就很困難。”

所以,劉開明先生說,我們看到現在連續幾年,一對夫妻平均生育不到1.2 個孩子,而象東北有些地方一對夫婦只生零點幾的孩子,就是不到一個孩子:“這樣,中國人口總量還是在上升,因為中國人壽命延長,平均壽命達到73歲,女性平均壽命達到76歲。所以其結果是,中國的出生率現在在下降,但總人口還是在上升。我們現在總的出生率其實與日本類似,日本去年出生人口不到100萬,日本人口只有1.2億,這樣一看,我們城市人口的出生率,比如上海,北京和東北一些城市的生育率,有可能比日本還要糟糕。”

另外一方面,劉開明先生說,中國確實沒有建立起一個社會保障體系,大多數中國人還是沒有養老保險。他說,我們實際上已經進入了未老先衰的時代,老齡化嚴重,未來社會發展很危險:“而且,儘管中國沒有形成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但養兒防老這樣的觀念已經慢慢不明顯了。年輕一代人開始不再指望養兒防老,所以他們也沒必要再生孩子,再為孩子而奔波。我沒有聽說有人想生第三個孩子的。有的人乾脆一個都不生,有的只願意生一個。”

劉開明先生說,上個世紀50到70年代人口出生高峰期的人,已經慢慢退出歷史舞台:“我估計,中國總人口現在呈下降趨勢,但勞動力人口實際上從2013年以後,就已經開始逐年下降,勞動力人口指的是15歲至64歲,因為人們壽命的延長,使總人口人數增加,但漲幅已經非常緩慢。主要還是現在中國城市生活壓力大,多生一個孩子,就要為孩子付出。現在年輕人不願意象老一代一樣,為了別人付出那麼多。”

中國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曾在2015年10月表示,現階段符合全面二孩政策條件的夫婦約有9000萬對。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今後幾年出生人口總量會有一定程度的增長,最高年份的出生人口預計超過2000萬人。但2016年出生1786萬人,去年更不增反減為1723萬人,均未達標。照此看來,“全面二孩”政策仍不能遏制住生育人口數量的下滑趨勢。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多位經濟學家的警告稱,中國出生人口數量與出生率雙降,正導致人口迅速老齡化和勞動力短缺,將為社會服務帶來更大的負擔。與此同時,中國的人均收入仍低於發達國家水平,後者竭力應對生育率下降已有幾十年之久。哈佛大學社會學教授懷默霆(Martin King Whyte)表示,“中國正在經歷以更發達國家為主的其他一些國家早就遇到的問題。”懷默霆還表示,大多數中國人,甚至在農村也是如此,都擔心如何支付教育費用,這很難鼓勵人們生更多孩子。有分析人士認為,態度的轉變,比如更加重視投資於孩子的教育,正在降低中國的生育率。一些人口結構專家稱,這些趨勢即使在1979年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之前就顯而易見,這意味着人口結構的變化無論如何都會發生。

牛津大學人口結構問題專家吉泰爾-巴斯坦(Stuart Gietel-Basten)也指出:“成家和生孩子在中國是非常艱辛的事情;結婚年齡終於逐漸推遲了,這也會壓低生育率。”他還指出,中國城市居民傾向於少生,部分原因是他們認為撫養孩子的成本太高,而且城市裡的女性受教育程度較高。吉泰爾-巴斯坦補充說,“政策變化對城市夫婦的影響超出比例,而這些人無論如何都喜歡少生。”

中國官方媒體披露,中國衛計委最近的調查發現,由於經濟負擔、太費精神和無人看護而不願生育第二個子女的分別佔到74.5%、61.1%和60.5%。

美聯社的報道稱,中國現在改變了一胎化政策,希望通過此舉增加中國年輕人口的成長,以支持日益老齡化的社會。2016年,中國的人口出生率增長了近8%,其中近一半的孩子是出生在已經有一個孩子的家庭。但是,這只是一次性的增長,許多夫婦決定不再生二胎,主要考慮因素是婚齡推遲,期望小家庭,以及高昂的育兒費用。

有專家預計,如果2018年生育率和出生人口維持2017年的下降速度,則2018年生育人口會回到“全面二孩”生育前的2015年的水平。有關研究顯示,放開一胎化政策,只會帶來小部分的人口增長。有專家已經建議政府延長退休年齡,來應對勞動力短缺和經濟發展速度變緩。

紐約人權組織中國婦權網負責人張菁女士對此評論說 ,一個國家的人口增長有自然規律,但是在中國不是這樣。她說,中國高層幾個官員腦瓜一拍就制定出不計後果的人口政策。後來看到勞動力不夠了,老齡化問題太嚴重,又開始開放二胎:“我們的專家,學者和政府研究人員,他們都知道中國的人口性別比例不平衡,人們生育慾望低,老齡化嚴重,對民族未來影響巨大,但中國政府還是不願意開放生育政策,只能生二胎;生三胎或未婚生育都要面臨罰款。中國政府明知人口增長緩慢,中國已經跑步進入了老年社會,可還是不願意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

原因在哪裡?張菁女士認為,原因就在於統治者要穩固它的統治基礎,中國政府靠的就是這些社會組織,比如共產黨、共青團組織,還有外圍的婦聯組織。特別是中國的計劃生育系統,有超過一億人的計生人員在進行與計劃生育管理有關的事,他們有強大的網絡。張菁女士說:“所以,包括在農村的人口,農民工,他們生下的孩子現在變成精壯的勞動力,而當年哪一家沒有被罰過款,搞得傾家蕩產?現在這些精壯人力又被列為低端人口,在城市發展得差不多的時候,又把他們趕盡殺絕,與此同時,社會撫養費還要繼續繳納。”

因此,中國政府不願改變它的政策或計生系統,因為這有助於穩定其統治基礎。張菁女士說,如果這上億的計生人員失業了,不是添亂嗎?上訪的人不是會更多嗎?而且這些人的工資獎金是從罰款裡面來的,權力和經濟利益他們都不能失去:“這也是到現在為止,它不會改變其罰款政策和整個計劃生育國策,只是讓你生二胎,但在配套設施和教育方面都沒有跟上,婦女兒童權益完全不在當官的眼裡。”

張菁女士說,無論中國政府公布什麼樣的數據,人權和數據是老百姓要持續追蹤的問題。比如到底有多少人死於一胎化政策?哪些人該負責任?為什麼今天的老齡化問題這麼突出?為什麼男女出生比例失衡這麼嚴重?為什麼現在大家不願意生孩子?真的是中國的高科技和高水準的生活導致生育率低嗎?中國是不是象韓國和日本那樣因為生活水準高了,生育率就低了?不是。張菁女士說,中國政府也知道,連農村人都不願意生了,那是因為孩子得不到好的照顧和社會的關懷。張菁女士說:“這是政府的問題,政府應當檢討,應當把更多的經費用於孩子的教育和保障基本生活上。中國現在是高生活指數,低保又那麼低,中國各級教育部門經費不足,這是中央政府急需解決的問題。”

中國計劃生育帶來的一系列的人口問題和社會問題,正在逐一顯現。張菁女士說,今後檢討起來,歷史罪人是中共:“習近平清理政治對手,實施所謂反貪反腐,但幾十年的計劃生育罰款費從來無人過問,打蒼蠅打老虎,沒有一個打到計劃生育的行業,計生辦計生委罰那麼多錢去哪裡了?從來沒有公布過,錢不明不白地來,不明不白地去 ,罰款都用在哪裡,仍然是今天的秘密。而且,當時計生委用於婦女的許多計劃生育藥物,製品,在動物身上都沒有實驗過就直接用在婦女身上去實驗,因此致死致殘的婦女,即使有統計數據,政府也不敢公布。”

所以,張菁女士說,她相信那些計生辦的貪官們是高枕無憂,因為中國有一個國策在保他們。所以他們貪了也不算貪,當了老虎作了蒼蠅也不會被打被抓。

中國國家統計局1月18日公布的統計數據還顯示,2018年全國勞動年齡人口(16至59周歲)下降快,加上人口生育率難以上升,可能使得未來中國勞動力成本繼續上升,導致勞動力市場出現用人緊張的情況。就業形勢不再是總量就業難的問題,而是結構性問題。

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稱,為了應對出生率下降,中國有關專家呼籲推出減稅和補貼措施,以鼓勵夫妻生育更多孩子。

到本世紀中葉前後,預計中國三分之一的人口年齡將在60歲以上。北京方面預計,中國人口將在2030年左右達到14億的頂峰,然後逐年下降。

實際上,中國有人口問題專家多年前就建議全面放開生育。時至今日,張菁女士說,把“全面二孩”改成全面放開已經迫在眉睫。而且現在中國不是沒有錢,應當給予補助和鼓勵,照顧兒童和母親,鼓勵生育,提高婦女生育的意願,優生優育程度也會提高,同時降低新生兒和產婦的死亡率。她說,如果能從現在開始做起,20年以後,就會顯現成果,緩解中國現在已經面臨的社會問題。

但張菁女士同時表示:“今天中國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已經不是人口問題,而是以此來鞏固其統治基礎。從目前看來,中國政府還是把重點放在維穩上。中國每一屆執政的官員實際上是沒有安全感的,今天可以高高在上,明天就可以是階下囚。他們沒有國家興旺匹夫有責的想法,只想怎樣保住烏紗帽。最高層象習近平,每天是在想怎麼樣去穩定他的統治;下面的官員想方設法拍馬屁,站對隊,不要一下子變成階下囚。中國的人口問題和由此帶來的社會問題和危機,不在他們的考慮日程上,所以我們也看不到他們有新的鼓勵生育的政策出來,比如說政府出錢多建立一些幼兒園,對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免費入托等。這些迫在眉睫的事情都不做,整天把精力放在封鎖互聯網上,放在怎麼樣去威脅台灣上。我看不到中國政府對中華民族的存亡有什麼遠大目標,除了他們自己的內鬥清理,穩固統治,然後一步步地向外稱霸。在教育方面,他們還試圖在教科書中刪掉真實的東西,黨的幹部跳忠字舞廣場舞,是現在仍然在發生的事情。有人看習近平的講話,還痛苦流涕,視一字如千金,簡直愚昧到家了。”

面對人口老齡化和勞動力短缺,中國怎麼辦?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說,即使政府不鼓勵生育,但起碼應當放開:“中國現在的生育政策仍然沒有放開,只是一對夫妻允許生兩個孩子,而你生了第三個孩子,還是可能被罰款,我們的計劃生育法裡面還是有收撫養費的懲罰條款。生育是基本的人權,想生孩子,不應當被罰款,最起碼應當取消罰款。最理想的是對生育採取一些鼓勵措施,比如說在稅收上,福利上,以及生產費用上有一些減免。”

劉開明先生最後表示,不僅從人權的角度,即使從國家的經濟發展和長治久安來看,全面放開生育,也已經勢在必行。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