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項目活動 » 尼姑庵女孩 » 瀏覽內容

張菁UN談《中國兩個被遺棄女孩群體的生存狀況》

9894 0 發表評論
標籤:

按:中國婦權張菁在聯合國婦女大會分區會議的發言,配有演講內容的幻燈圖片以及文字說明。

 

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並沒有改善其人權狀況,尤其是大多數的弱勢婦女,包括被遺棄和拐賣的兒童,生存狀況更加惡劣。中國政府從1979年起全面實施強制性計劃生育政策(即一孩政策)近40年,給中國社會和百姓造成了空前的人道災難,遺棄、拐賣、殺害女嬰的犯罪十分猖獗。簡而言之,強制執行的計生國策在人類歷史上是殺人人數最多、受害者最廣泛、傷害最深重以及遺禍最久遠的一場人為的災難。

 

今天,我將著重談談在中國鮮受關注的兩個弱勢群體——被遺棄在尼姑庵裡的女孩和當代童養媳。這也是WRIC五個中國項目中的其中兩個。

 

 

一、尼姑庵里的女孩們

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在中國根深蒂固,嚴酷的一孩政策,使得的很多中國父母遺棄女嬰,以保留生男孩的機會。一些父母覺得佛教徒慈悲為懷,便把孩子丟給寺廟。

安徽省桐城市的有50多個尼姑庵,每個庵裡都收養了幾個到十幾個被遺棄的女孩。

尼姑們說,經常早上一開門,看見地上一個小籃子,裡面包裹着一個女嬰和幾件小衣服,還有一封簡短的手寫信,上面寫著女孩的出生日期和感謝的話有的時候開門時嬰兒已經凍死了,有的被野狗咬死了。一名老尼姑說:桐城地區的尼姑庵收養的過1000多女孩。沒人知道她們姓什麼,所以都被取佛祖的姓,都姓“釋”。

2011年,被稱為“小不點” 的女嬰被遺棄凈土蓮社旁的草堆上,奄奄一息,中國婦權義工和尼姑們一起把女嬰送進醫院,

 

經過三個多月的搶救才活下來,起名釋宗緣。

 

 

圓通寺的釋成圓未滿5歲時由家人帶到寺院燒香,之後她的家人不見了,當時她兜里有一張寫有出生日期的紙條。尼姑們收養了她,從此每天燒香念經做雜事。釋成圓從WRIC尼姑庵輔助項目的受益人,成為了該項目的義工,她說願意幫助所有需要的人。

 

女孩們的生活品質取決於寺院的經濟條件。但是尼姑庵都十分清苦,信徒們的奉獻很少,信徒主要是到和尚的大寺院燒香拜佛。加上要撫養的女孩多,實在是雪上加霜。有些孩子的發育明顯差於同齡人。也有孩子夭折或者離“家”出走,從此失蹤。六安多寶寺的5名女孩因為老師太圓寂後,全部離開了寺院,流落在外,不知去向。

有的尼姑把女孩們當作私人物品,不準上學接受教育,強迫孩子削髮為尼。

最令尼姑們擔憂的是上學問題。因為女孩們沒有出生證,就沒有戶口和任何社會福利,上學要交高額的學費。WRIC義工曾多次與當地政府交涉,2013年孩子們得到每人每月600元人民幣的孤兒補助,但僅夠維持基本生存,受教育仍是奢望。30多年間,桐城市尼姑庵女孩中,僅僅出現過幾名大學生。

 

在寺院裡生活的女孩們,不僅存在心理問題,人身安全也沒有保障。一個40多歲的外來工人姦污了古靈泉寺院18歲的女孩釋X,致使她懷孕。 8個月後中國婦權義工才得知消息,追到大山裡的破舊寺院找到了身懷有孕且孤獨無助的她,讓釋X住進了WRIC義工姚誠先生家,由中國婦權資助,逃過強制流產,終於生下了一個女孩,至今五歲了,依然生活在寺院裡。

 

 

目前中國政府規定,若想得到孤兒的補助,女孩們必須進兒童福利院(官方的孤兒院),意味着這些孩子必須離開自幼生長的家—–尼姑庵!這些可憐的女孩本來由於政府的強制計劃生育政策而被父母遺棄,政府本應該承擔起撫養她們的責任,給予更多關愛,現在卻一紙政令強迫她們與情同親人的尼姑和姐妹們生離死別,踏入未來不可知的命運!

 

 

而中國的官方孤兒院是什麼樣呢?孤兒院屢屢爆出非法買賣嬰兒的醜聞,見WRIC的書《THE ORPHANS OF SHAO》。北京太陽村原本是中國慈善事業的典型,但是WRIC的調查顯示,這裡的女孩被虐待、強姦,一些嬰幼兒送來幾天就消失了,顯然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利益鏈。

 

 

二.中國現代童養媳

 

下面我要說的是另一被忽視的弱勢群體—中國現代童養媳。

 

 

童養媳現象在中國歷史悠久,一些貧困家庭將女兒從小就賣給家境較好的家庭,長大便嫁給這家的兒子,節省其娶妻費用。女孩從小失去父母關愛,到養父母家受歧視甚至虐待,幹家務,長大了婚姻不能自主,要嫁給“哥哥”。1949年以後這種陋習一度消失,1970年代末以後在一些地區死灰復燃,被遺棄、偷搶、拐騙的主要是女孩,而一胎化政策是元兇。當今中國的童養媳現象以福建沿海的莆田地區最為嚴重。政策的政策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根據WRIC調查,計劃生育執行最嚴厲的1983年,莆田、長樂地區家庭收養的童養媳最多。

 

 

 

 

一個王姓童養媳說,31年前,養母和外婆前往莆田長途車站,等待著抱一個養女回家。一位婦女前抱一個,後背一個下了車。她是養母以94元的買下的抱著的那一個。

2010年以來,WRIC多次在莆田舉辦童養媳尋找親人的活動,先後幫助三名童養媳找到了遠在貴州的親人,她們都是幼年時被人販子拐騙,幾經周轉上千公里,最後被賣到莆田。還通過DNA對比成功幫助15人找到親生父母。

莆田當地政府官員及警察家中幾乎都有童養媳,大家都見怪不怪,如果有誰舉報,反而可能會遭報復威脅。當地一名官員對一起童養媳被丈夫活活打死案推諉責任並且說,童養媳的事情他們知道,很正常,他反問記者,如果不讓他們養童養媳,你能幫他們找到老婆嗎?

 

2012年9月WRIC在莆田舉辦的童養媳尋親活動中,本身也是童養媳的義工劉雅林被警察拘捕審訊,被指控是美國間諜,後來改成非法組織拐賣婦女罪其他二十多名義工也被傳訊。

 

類似的籍口打壓,在WRIC的五個中國項目中都曾遭遇過。義工們被挑剔、威脅、追趕、阻攔、抓捕、監禁及判刑。2013年以來,WRIC負責人幾乎都被關押及判刑。

 

 

7名義工被關押及判刑,1名長期被管控在家。最近的一個是李卉,因帶美國華裔攝影師探訪尼姑庵,2018年被判刑3年。

在此,我代表WRIC所有會員和我們的項目受助者,向不畏強權、身陷囹圄、堅持信念、前赴後繼的中國婦權義工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結束語

 

尼姑庵的女孩和童養媳們,只是中國弱勢群體的冰山一角。中國政府罔顧這些弱勢群體的苦難,拒絕承擔責任,包括把一切與計劃生育政策有關的信息,如那些死去的、醫療傷害的、和遭受摧殘的婦女孩子和家庭都列為國家最高機密,這是對全體中國民眾尤其是婦女兒童的不公,是瀆職和犯罪。中國政府必須面對歷史,承擔責任,賠償及善待所有受害者。 WRIC將繼續為在專制強權和男權社會雙重迫害下的中國婦女兒童發聲,關注尼姑庵女孩及童養媳這樣的弱勢群體,繼續為她們的基本權益抗爭。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