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也门:一个记者之死与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29088 0
标签:

作者:茉莉

  谨以此文悼念遇难的沙特记者卡舒吉!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五

 

 

 

“小冤坟追究魔鬼,万人冢追究上帝。”记得某位西方作家说过这样一句话,表达了人类在巨大灾难面前无处投诉的处境。

 

我写“欧洲难民故事系列”这么久,却始终对几个大题材感到发怵。例如,也门四年惨绝人寰的战争导致一片废墟,那里的难民走投无路,孩子因饥饿瘟疫而枯瘦如柴……我觉得自己的心力不足,难以描述这场当今世界最大的人道危机,更看不到解决困境的希望。

 

我找旅居瑞典的也门朋友访谈,他们的祖国已堕入毁灭的深渊,其痛苦无法用言语表述。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在《安魂曲》里写道:“在这类痛苦面前,高山低头,大河断流……”

 

10月31日,我突然听到瑞典电视台的报道,说:联合国斡旋的一项旨在结束也门战争的和平计划中,参战各方将在瑞典举行会谈。

 

这是一个出乎意外的惊喜,这个惊喜,是沙特记者卡舒吉用他被粉碎的生命换来的。

 

一束强光,照亮也门的巨大灾难

 

四年战火,一场被世界忽视的也门战争,一个沉默而缓慢的死亡。

 

联合国驻也门人道事务协调员格兰德说:“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的百姓像也门那样承受着如此深重的苦难。”战争、饥荒、灾害引发的霍乱疫情,几乎吞噬了整个也门。据联合国统计:成千上万的也门人失去了生命,有2220万人口需要援助,1600万人需要医疗服务,每十分钟就有一名儿童因冲突而死……

 

面对如此巨大的人间灾难,各国政治领袖大都因各种原因保持沉默,联合国与人道救助组织的呼声如同面对旷野,少有人聆听。由于这是一场关门开打的内战,西方新闻记者难以进入该地区采访。沙特知名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是了解也门战争内幕的少数媒体人之一。在他发声之前,人们只听到沙特一方向美国讲述的“也门故事”。

 

今年9月11日,卡舒吉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指出:“沙特在也门的战争非但没能提供额外的国家安全保障,反而增加了国内伤亡和损失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沙特在也门的战争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儿童和平民的重大伤亡。卡舒吉批评沙特卷入也门冲突,反对沙特对也门的战争,这也是他招致杀身之祸的原因之一。

 

‏如果卡舒吉还活着,他对也门战争的批评可能仍然不会有多少人关注。但在今年10月2日,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被人勒死,随后被肢解。沙特官员开始不断撒谎,最后在压力下,不得不承认卡舒吉是在其领事馆内遇害。

 

从来没有一位记者之死,像卡舒吉这样引起如此强烈的国际共愤。这就像一束强光,照亮了沙特的各种凶残行径——一个伤天害理的惨烈悲剧致使沙特的更多问题为人注目。卡舒吉生前揭露了沙特介入也门战争的罪行,这就促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不得不打破沉默,不得不有所行动。

 

追溯也门百年战乱的复杂历史,我们不能不感叹这个极端贫穷的阿拉伯国家的宿命。除了大小部落长期混战之外,还存在教派分争,什叶派和逊尼派各占也门的一半,这就使国情更加混乱。

 

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成立也门共和国,但南北之间仍然存在分歧。1990年代后期,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成立,与政府军队交战。2014年,胡塞武装攻占首都萨那,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2015年,沙特等国针对胡塞武装发起军事行动。这场内战后来演变成沙特和伊朗争夺控制权的代理人战争,也门成为地区大国博弈的棋子。

 

那么,谁要对四年来也门冲突的升级承担责任?对此,一直在也门从事人道救助的联合国与世界人权组织比较有公信力,最有发言权。

 

今年8月,联合国派往也门的专家组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三年多来,无论是也门政府军和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还是胡塞武装,都有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战争罪”行为。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对也门的空袭是导致平民伤亡的最主要原因。世界人权组织还指责沙特关闭国际人道救援通道,让当地人陷入绝境。

 

由此牵涉出美国的责任。虽然美国于2015年关闭驻也门的大使馆、撤走侨民和军事力量,似乎想要置身事外,但出于抑制伊朗的目的,美国宣布支持沙特的进攻行动,并提供情报和后勤。后来还被证实,沙特联军在空袭中使用的炸弹也是美国提供的。因此有舆论指责说,美国在也门战乱中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人权组织和媒体对美国在也门苦难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愤怒。

 

在战争造成平民严重伤亡这个问题上,美国和欧洲都批评了沙特及其盟军,美国一些国会议员甚至力图阻止美国对该联盟的援助。但是,西方政府往往在短暂的谴责后就陷入长久的沉默,这是因为,沙特国王萨勒曼一直被美国和其他国家视为改革者,因为他能约束国内宗教机构,并承诺让伊斯兰教变得更宽容。

 

在卡舒吉遇害案发生后,西方各国仍然在权衡利弊。富有人道精神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率先对沙特表示谴责,并拟冻结德国对沙特军售。但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坚持说“沙特是美国最伟大的盟友”,并强调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伙伴关系,以及美国向沙特销售数十亿美元军火的重要性。在只懂“交易的艺术”的特朗普眼中,人权、民主远不如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重要。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助手罗伯特•马利承认美国在也门问题上的失误,但他指出:“特朗普加剧了这种失误。”近年来,美国国会两党部分议员对特朗普政府的批评,在卡舒吉案发生后迅速升温。

 

特朗普家族与沙特王室在经济上的渊源,也在此时被揭露出来。美国民主党参议员用大量公开的证据,指特朗普家族几十年来一直与沙特政府及王室保持商务联系,从中获得大量资金和利益。

 

 

由此我们便明白了,特朗普及其家族仍想维持美国和沙特的关系,但是,怎么才能平息激愤的舆论和各方的批评呢?——也许处在压力下的他们必须做点什么。10月31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蓬佩奥相继呼吁也门战争各方“在未来30天内停火”,并盼能在11月于瑞典进行会谈。

 

美国的这个呼吁来得很突然。开始是国防部长演讲,然后是国务卿连夜发出书面声明,这种做法不同寻常。同时,二位都没有给出具体细节,这就让人怀疑,他们是在匆促之间发出公告,未能好好商量。

 

无论特朗普政府的算盘打得如何精明,这次他们终于被迫在也门问题上改变立场,第一次表态支持联合国举办和平谈判。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这个突破使为期四年的也门战争有了结束的可能。

 

就在这突如其来之间,瑞典政府接受了这样一个重大的任务。瑞典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立即表示高兴,她对新闻媒体说:“联合国正式提出也门和平会议在瑞典召开,我们同意了这一要求。我们将很快组织各方对话,会谈将在联合国特使马丁•格里菲思的主持下举行。”

 

为什么选择瑞典做这次和谈的东道国?这与该国长期以来在和平事业上的贡献有关。已经享有200多年和平的瑞典,是一个军事不结盟的中立国,因不偏袒某方而受各方信任。早在1980年代,瑞典社民党首相帕尔梅就曾作为联合国的特使,多次出访伊拉克和伊朗,从中斡旋调停。今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会面,也与瑞典提供的帮助有关。

 

瑞典不但努力为也门的和平在安理会呼吁,也在对也门的人道主义援助上,发挥了主导作用。今年4月,瑞典和瑞士两国在日内瓦举办了高级别认捐会议,获得40个国家和机构承诺捐助的20多亿美元资金。自2014年也门战争爆发以来,瑞典给予也门的人道主义援助多达几亿克朗。同时,由于沙特和阿联酋介入也门内战,瑞典政府制定了一项收紧武器出口的政策。

 

 

尽管也门内战是在2015年3月爆发的,但在那年的欧洲难民潮里,少有来自也门的难民。这是因为,贫困的也门人缺乏进入欧洲的资源,地理因素是一个很大阻碍,他们的国家被沙特阿拉伯、阿曼和大海所包围。

 

 

 

只能在境内逃亡的也门难民,远不如叙利亚难民那样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因为,沙特盟军既控制了出海港口,也阻断了西方媒体的报道。不少记者遭到杀害,绑架和袭击,也门内战成为一个“被遗忘的新闻”,难民也因此被消声。

 

华文媒体大力报道也门难民,是在今年6月。当时数百也门难民借免签政策,涌入韩国济州岛寻求庇护,引发当地民众抗议。人们都知道,那些能乘飞机到韩国的也门人,大都是有经济条件的白领阶层。

 

在少数能逃到欧洲的也门难民中,流亡瑞典的也门女记者阿芙拉(Afrah Nasse)是杰出的一位。阿芙拉对也门政治局势的报道发表在十几种国际刊物上,被列为“15位最坚强的阿拉伯人”之一。2017年,阿芙拉获得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国际新闻自由奖”,在颁奖仪式上,她感谢了给予她庇护的瑞典。

 

因此,目前将要在瑞典举办的也门和谈,对被战乱和瘟疫所撕裂的也门人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一根救命稻草。在四年里竭尽所能推动和平的联合国专员早就认识到:“人道主义工作者无法解决也门的冲突,只有政治方案才能做到。”

 

瑞典女外交大臣和联合国秘书长谈也门危机.jpg

 

瑞典女外交大臣和联合国秘书长讨论也门问题

 

那么,在这一个月之内,联合国是否能让也门各方坐到瑞典的谈判桌上来,并终结这场战争?答案是不确定的。据说,这次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都表达了积极参与的意愿。估计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压力下,沙特及其阿联酋盟友也将参加和谈,但胡塞武装对他们极不信任。今年9月,胡塞代表曾拒绝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谈,当时,他们指控联合国无法保证他们安全返回。

 

离欢呼战争结束的日子还早,但将在瑞典举行的和谈总算给了我们一点希望。在也门人道危机不断加剧的今天,世界需要强烈的决心和坚定的信念来推动和谈进程,让在暴力恶性循环中饱受折磨的也门人民,能够通过和平与重建,治疗他们深重的伤口。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