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Women » 浏览内容

“女权五姐妹”郑楚然致函特朗普 倡停止性别歧视

6742 0 发表评论
标签:

WRIC編者按:曾被中国政府逮捕的“女权五姐妹”中的李婷婷与她的同性伴侣徐汀2016年7月2日在北京顺义在北京举行婚礼。在同性婚姻依然非法的中国,这个婚礼显然是一次抗衡性别歧视、伸张同性婚姻权利的一大壮举。不久 ,同为“女权五姐妹”的郑楚然,向新当选的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川普,Donald J. Trump)要求他停止性别歧视言行,这封信引起了女权团体及媒体关注。

RFA

被称为中国”女权五姐妹”之一的郑楚然,日前去信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要求他不要再有性别歧视的言行,并忧虑对方上任后会打压美国的女权人士。

郑楚然1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给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信件,已通过邮寄的方式送出,同时也加了对方的推特,希望特朗普能看到她的呼吁。郑楚然在信件中强调,性别平等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女权运动不会因为大男人主义的干扰而停滞不前。

2016%e5%b9%b412%e6%9c%8813%e6%97%a5%ef%bc%8c%e3%80%8c%e5%a5%b3%e6%9d%83%e4%ba%94%e5%a7%8a%e5%a6%b9%e3%80%8d%e9%83%91%e6%a5%9a%e7%84%b6%e8%87%b4%e5%87%bd%e7%be%8e%e5%9b%bd%e5%80%99%e4%bb%bb%e6%80%bb

2016年12月13日,「女权五姊妹」郑楚然致函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要求他停止歧视女性的言论。(受访者提供)

 

郑楚然说︰我觉得现在性别不平等的时候,这个超级大国的候任总统,很有可能在性别歧视这一个全球性的现象更加严重。在邮政局寄了一封信,然后在推特上加了他(特朗普)。其实我没有很渴望他给我回信,只是更多的是借助着这个行动,让大家可以看到女权主义者,幷不会因为有一个“直男癌”(大男人主义)的总统上台,就让全世界的女权主义者低迷或是怎么样。

郑楚然表示,她寄信给特朗普前曾发起过一项“票选直男癌行为”的活动,针对今年11月初哈佛男子足球队成员对同校女足队员评估的新闻,认为这种歧视的行为对女性来说十分侮辱,于是发起投票,选出“直男癌”的十大病状。

郑楚然继续说,活动有逾万人投票,当时刚好遇上美国总统选举,她在新闻中看到关于候选人特朗普针对女性的侮辱言论。随着特朗普当选总统,郑楚然忧虑对方会打压美国的女权人士,就像她近几年在中国大陆遇到的情况一样,因而希望透过信函方式,要求对方谨言慎行,停止侮辱女性。

27岁的郑楚然在广州中山大学毕业,过去参与多个推动女权主义的运动,因此曾遭到当局逮捕。上个月,郑楚然入选了英国广播公司(BBC)公布的2016年全球百大女性人物。

郑楚然说,她视推动女权运动是一生的目标,不会因为受到打压就停止。

郑楚然说︰觉得如果连做这样的事情都会被看成是一个不好的东西的话,那没话说了。这么说吧,就是女权主义性别平等这个东西,一定是我一辈子会追求的东西。而采用一些怎么样的方法,会随着我的见识、随着我的成长而有一些不一样。但是我不会放弃性别平等倡导这一个人生的目标的。

长期关注性工作者与艾滋病的女权人士叶海燕,称赞郑楚然致函特朗普的行动非常好。她说,去年大陆当局打压女权人士的行动厉害,更被灌上敌对势力的称号,把纯粹的女权运动政治化了。她不希望特朗普在上任后,出现与中国大陆一样的情况,限制了女权主义者的发展空间。

叶海燕说︰楚然能出来倡导,也能够代表我的心声。就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美国总统的人选,如果未来对女权方面有一个很好的立场,或有很好的支持的话,我觉得那是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我觉得我们中国〈大陆〉的女权运动,经过去年一轮的打压之后,也把女权拉到所谓官方所说的一些敌对势力的范围里面。这就使得女权没有办法再去试图从这个方面寻找空间。

去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郑楚然联同韦婷婷、武嵘嵘、李婷婷、王曼等五位女权人士,计划开展反对公交车性骚扰的活动,但活动尚未开始已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她们被羁押了37天后被以”取保候审“的形式释放。事件引起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关注,民间也发起联署呼吁。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