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維權動態 » 上訪控訴 » 瀏覽內容

協助烏坎村民聯合國大會上訪記

24386 0 發表評論
標籤:

中國婦權-姚誠                                        2016-9-22

 

編者按:中國政府以挾持孩子、老人來阻止、打壓異議人士或維權者,其手段愈發惡劣、愈發卑鄙下流。 流亡來美的前烏坎民選村委委員庄烈宏先生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為父老鄉親遭遇強力鎮壓而發聲,在與中方人員直接嗆聲交鋒第二天,竟然接到廣東省陸豐公安打來的電話,確認他是庄烈宏後,將電話遞給了小庄正被關在監獄裡父親,老父在電話那頭對小庄說:公安對他很好,要求烈宏不要受人利用,搞對抗活動。庄烈宏的回答是:他們對你好就應該放過你們,為何還刑事拘留?!這是中共挾持家人威脅維權者的又一例證。

 

2011年烏坎事件遭鎮壓中,烏坎土地維權村民庄烈宏先生一度被捕入獄,並在2012年烏坎首次民主選舉中被選烏坎村委委員,可半年後他公開辭去了村委一職,於2013年末流亡美國。今年初我來到美國後,在當年一同採訪報道烏坎事件朋友聚會上相遇。當時他考慮到為避免輿論影響,希望政府能夠合理的軟性的解決烏坎土地的問題,因此拒絕了很多媒體有關烏坎事件的採訪。自烏坎村支書林祖戀被抓後,特別是在9月13日烏坎再次遭到鎮壓、父老鄉親被打的頭破血流、70多人被捕的情況下,庄先生認為已經無法再保持沉黙了,已經是忍無可忍。正好遇到中國總理李克強要來聯合國開會,庄先生決定趁此機會向聯合國遞交公開信,同時向到會的李克強抗議烏坎血案。

我和庄先生經過商量決定,由中國婦權全力協助其抗議活動。9月17日,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女士親自出面為其活動出謀劃策,聯繫媒體,修改公開信內容等。9月19至22日,我代表中國婦權連續四天與庄先生一道共同開展活動。

9月19日,我倆早上七點多鐘就趕到曼哈頓,趁警方還未全面封場,跟着聯合國的工作人員從二大道43街交叉口翻過一個小山坡,混進了媒體採訪區。庄先生俟個給媒體發中英文版的《就烏坎村民遭鎮壓致聯合國公開信》,當發到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點的時候,庄先生將其遞交給主持人海霞,邊上一個謝頂的四十多歲的男人一把將其奪了過去,一看標題就大聲斥責我們,說你們怎麼進來的,說要找警察驅趕我們,我們只得離開。

剛離開聯合國總部便得知有訪民截住了李克強的車隊,我們決定前往李克強的住地---華爾道夫酒店聲援。這時雨下的越來越大,離酒店還隔兩條街時,只見每個路口都有成群結隊穿着統一藍色雨衣的中國人,他們用手中的攝像機和手機對我們進行拍照,其中的四、五個人一直尾隨着我們,庄先生也拿出手機對拍,雙方爭了起來,庄說:拍吧,我就是烏坎的庄烈宏,我現在就去找李克強,你們出動軍警兩次鎮壓我們和平請願、手無寸鐵的村民,開槍傷人、並抓走了七十多人,我就是要討個說法。對方一個中年男人說道,烏坎沒開槍,你不要被敵對勢力所利用。我插話說烏坎開槍無人不知,你竟然公然否認,八九年天安門開槍打死了那麼多學生,中國政府到今天都不承認。中年男人反問我:八九年天安門開槍你親眼見到了嗎?沒見到就不要在這裡造謠。我說有那麼多照片、錄像為證你竟然否認。我鄭重的告訴他們,共產黨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了,你們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對方反問我:你給自己留了後路沒有?我說我的前途一片光明,不需要什麼後路,我會一直向前沖,直到中國實現民主。

當晚,庄先生竟接到了廣東警方打來的電話,讓他與被關押的父親通話。庄老伯在電話里告訴兒子:看守所沒打他,給他吃喝,很好,你不要再出來鬧事了。庄先生告訴他父親:很好還抓你?烏坎的問題一天沒解決,我就一天不罷休。

20日上午在聯合國總部對面47街的抗議現場結束活動後,我們聽說李克強在帝國大廈,便趕了過去。大廈四個門全有訪民守着,只等李克強出現便一涌而上。從下午三點一直等到晚上十年,最後還是給他溜走了。在這裡,我見到了剛剛成功攔截李克強車隊被捕後放出來的白節敏先生,他告訴我在警局只呆了一個晚上,休息的很好,吃了好幾個漢堡,只判他6個小時的社區服務。由於聯大會前紐約發生了三起爆炸事件,因此期間的安保特別的嚴,但給我感覺的是,警方執法非常文明,四天里我們在曼哈頓除了進出抗議區域要檢查隨身帶的包裏外,幾乎沒遇到什麼不便之處。在這裡我還見到了非常令人敬佩的李煥君女士,她兩次成功攔截習近平車隊,儘管打着繃帶,還與我們一起守在李克強可能出入的門口,直到晚上十點確認李克強已溜走。

四天的時間裡我們遊走在聯合國總部與華爾道夫酒店之間,期間還去了中共駐紐約總領館,多家媒體採訪了庄先生,很多人看到烏坎的橫幅後都爭相與庄先生交談,對烏坎村民受到的鎮壓給予同情和聲援。22日上午十時,正在報道聯大會議的美國之音著名記者方冰專門為我們做了採訪。

庄先生表示,此次抗議活動只是一個開始,他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當局釋放烏坎所有的被捕村民,直到討還村裡的所有土地。在整個抗議過程中,庄先生始終將矛頭對準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他認為有足夠的理由問責胡春華。一是烏坎事件自始至終都是廣東省委在處理,問題沒處理好廣東省委負有主要責任;二是此次鎮壓有證據表明是從惠州派來的軍警,調動惠州的軍警也只有廣東省委才有權下達命令,因此,作為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應負主要責任。

姚 誠
2016年9月22日於紐約242589907335556565張菁與庄烈宏商討抗議事宜。

68545869172354257

庄烈宏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334340217855318338

姚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728145148582943389635414945984076814

姚誠在聯合國前地拉着橫幅:要求釋放蘇昌蘭、陳啟棠(天理)。

9964689903394258

姚誠與訪民李煥君在抗議活動中相遇。(中國婦權姚誠攝影)

56292064020466969517067953982042791

庄烈宏走上前給正在聯合國大會採訪的中國中央電視台遞交公開信(穿紅衣服的是主持人海霞)。(中國婦權姚誠攝影)

356412024963985821

庄烈宏向紐約的中領館遞交公開信。(中國婦權姚誠攝影)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