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私下提起“張奶奶” 孩子們驚懼 ——北京太陽村真相調查 (三)

34646 0 發表評論
標籤:

中國婦權                                                                        2009-05-15

 

張淑琴如何留住“光明”專題

編者按: “太陽村”,這樣極具正面意義的名稱,給人第一印像當是光明兼燦爛。1996年太陽村由陝西女子監獄警官張淑琴創建,2000年在北京市順義區趙全營鎮板橋村落戶立足後,被媒體熱炒:“張淑琴,太陽村創始人,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手,榮膺‘守護的力量’,她守護着(太陽村的)孩子,守護着孩子明天,她的工作讓監獄外面陽光燦爛。”2009年3月7日張淑琴獲頒“2008年度非凡女人”獎。文人余秋雨也為張淑琴搖旗吶喊來了:“她(張淑琴)在黑暗中留住光明,在不幸中守護希望。” 中國婦權網記者從2007年9月起,懷着美好願望和使命,以做義工、進行捐贈等形式,多次走進設立在北京市順義區趙全營鎮板橋村的太陽村。記者不僅與其中的愛心媽媽以及孩子們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也與創建者張淑琴本人進行過深入交談。記者還先後數十次走訪了北京太陽村及其在河南、西安的附屬機構。近兩年來,隨着探訪次數的增加和深入了解,太陽村及其創辦者的形象被一樁樁,一件件及其不光彩的事實顛覆了。中國婦權網記者非常驚訝的發現,北京太陽村裡面,不僅有着眾多人質疑的帳目不清、管理混亂,涉嫌非法集資、斂財的問題,還存在着孩子吃 不飽、吃不好、遭受虐待的事情。更為令人驚駭的是,太陽村還發生過多名女孩被強姦、猥褻,隱瞞不報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現在,讓我們一層層揭開張淑琴及她的太陽村不為人知的真面目。

 

 

私下提到“張奶奶”,孩子們為何驚懼不安?

 

正如本文開頭所說的那樣,初到太陽村的人,真的都會感嘆和欣賞其優美的外部環境和乾淨整潔的內部房間。可來到這裡的回數一多,則會越看越不對勁。早在2007年,一位署名尤韌的網友就在網上作了以下記錄:

太陽村“村規”太多,牆上貼的條款都有具體處罰事項,孩子們若犯了其中任何一條,格罰!

%e7%88%b1%e5%bf%83%e5%b1%8b%e9%87%8c%e5%ad%a9%e5%ad%90%e8%a6%81%e6%a3%80%e6%9f%a5-07-10-7-copy

未成年孩子起床後竟然明文規定“刷牙、洗臉、穿襪子,必須15分鐘完成。”;“破壞衛生,罰刷盆一天”(本站記者李明明攝於2007年9月)

 

在孩子們的宿舍,中國婦權志願者看到了很多孩子們寫的檢討:

 

*今天我因為在床上放了一個杯子,過時了,所以被罰寫檢查,通過這件事我錯了,對不起以後我保證在(再)也不會犯了。 某某13歲。

**今天我看電視看了一會兒我就去拿衣服了我望(忘)了把椅子搬回原位愛心姐姐提醒我,我才把椅子搬回原位,對不起我下次不會再犯(錯字)這種錯了請大家原諒。 某某9歲。

在昨天下午放學後我把書放到了桌子上,沒有急(及)時拿,因為我去澆太陽花了,所以忘了拿走書,下次我一定會注意,將放的東西急(及)時拿走。 某某15歲。

*為什麼罰我寫檢查,因為我把衣服放到了學校了,開學之後我才拿走了衣服,希望你們能原諒我,下次我不把衣服放到學校了。 某某某。

*今天我犯了一個錯誤,我用完抹布沒有洗,愛心姐姐提醒我我還沒有洗,後來愛心姐姐幫我洗了。以後再也不用愛心姐姐提醒,請大家原諒。 某某。

*今天我犯了一個錯誤,我坐完椅子沒有放回原位,經愛心姐姐提醒才擺回原位的。這次懲罰讓我有了一個小小的教訓,所以我下次坐完椅子一定放回原位,請大家原諒。 某某某13歲。

 

我們不禁要問:任何一個真正具備起碼愛心的人,她會因為這樣一些不是問題,更不是錯誤的小事,就如此“處理”這些本應得到更多理解和關愛的孩子呢?

 

本網一名志願者於2007年11月17日在她的日記中寫到:“下午三點,嬰兒室去給孩子們講成語故事,七個月的新疆小女嬰還在。新疆的約三歲男孩小提一直哭,原來是口腔潰瘍,下唇內爛了,我來三次沒見他們吃一次水果,500畝果園,竟然沒孩子吃的幾個水果”?

“陽光村裡的孩子燦爛陽光,這讓人感到格外的彆扭和不協調。這一點對於來過多次的人就不不難看的出來:才幾歲的孩子吃飯、活動還要列隊,內務整理的很整齊,這讓人容易聯想到張淑琴的監獄工作經歷和方式方法。對孩童,有這樣的必要麼?

太陽村有果園等三大經濟支柱,其網站也稱,這三大產業都是“由太陽村員工和孩子們共同管理”。請看,孩子們是如何“共同管理”這些產業的。

在一個作文競賽活動中,有一個孩子寫的是:“每天最早起床的是張奶奶,最晚睡覺的是張奶奶。張奶奶誇獎我們:孩子們特別能吃苦。放假早上五點半,四年級以上的孩子全部到門口集合,幹什麼?除草。”2007年國慶節放假期間,太陽村派出四、五個孩子天天到華堂門前去賣棗。早上5:30出發,晚上7點鐘回來。孩子們嘴裡喊着“走一走,瞧一瞧,太陽村的大紅棗”。最後一天孩子們回來哭了:“張奶奶,今天只賣了300塊。”張淑琴也曾還振振有詞的說:“太陽村的孩子必需參加勞動,不聽話的就應該挨揍”。可是,請注意,這些未成年人參加的那些所謂勞動,都是盈利性質的。

張淑琴不會不知道,使用未成年人進行生產經營是違反《勞動法》和《婦女兒童保護法》的。看着孩子們干這樣的活路,我們不禁要問:在太陽村,這些失卻父母監護的孩子,他們到底是太陽村的呵護對象,還是太陽村無需發放報酬的童工?

 

本網站記者在聽到一個吃奶的嬰兒每天只能喂兩次奶的說法後,親眼見到了那個餓的眼都哭腫了的小女嬰;也見證了廚房水池裡倒的滿池的飯菜和將志願者捐獻的物品扔棄的現場;在走過一個牆角時,被兩條大狼狗的吠聲嚇得一身汗。大門口也養了兩隻惡犬。在一個全是孩子的院子里有必要養大狼狗嗎?太陽村就不怕這些惡狗傷害到自己庇護的孩子嗎?張淑琴在媒體採訪時也說,她“最頭痛的就是孩子逃跑”。孩子們為何要逃出“福窩”?是不是另有隱情?幾隻德國大狼狗是不是餵養來對付逃跑的孩子?曾有孩子被咬傷、咬死過嗎?

 

記者注意到,張淑琴出來了,孩子們沒有一個不去喊“張奶奶好!”的,可他們喊“張奶奶”的聲音是怯怯的,看“張奶奶”的眼光是畏懼的。背地裡有人對他們提及“張奶奶”,他們不是用驚懼的目光看着對方,就是帶着厭惡的神情轉身離去。這,充分說明了什麼?

 

%e6%9c%ac%e7%bd%91%e7%ab%99%e8%ae%b0%e8%80%85%e5%9c%a8%e5%90%ac%e5%88%b0%e4%b8%80%e4%b8%aa%e5%90%83%e5%a5%b6%e7%9a%84%e5%a9%b4%e5%84%bf%e6%af%8f%e5%a4%a9%e5%8f%aa%e8%83%bd%e5%96%82%e4%b8%a4%e6%ac%a1

中國婦權網記者在聽到一個吃奶的嬰兒每天只能喂兩次奶的說法後,親眼見到了那個餓的眼都哭腫了的小女嬰。(中國婦權網記者攝於2009年4月)

 

%e5%8f%88%e4%b8%80%e5%8f%aa%e5%b0%8f%e7%8b%97%ef%bc%8c%e4%b8%8d%e6%80%95%e4%ba%ba%e3%80%82-copy

這是一隻沒關起來的狗。(小熊圖片社)

taiyangcun43-copy

%e8%bf%99%e4%ba%9b%e7%8b%97%e7%8b%97%e7%9c%8b%e5%88%b0%e4%ba%ba%e5%b0%b1%e5%be%88%e5%85%b4%e5%a5%8b%ef%bc%8c%e4%bc%b0%e8%ae%a1%e5%ae%83%e4%bb%ac%e5%92%8c%e5%ad%a9%e5%ad%90%e4%b8%80%e6%a0%b7%e4%b9%9f


%e5%a4%aa%e9%98%b3%e6%9d%91%e9%97%a8%e5%8f%a3%e6%9c%89%e4%b8%80%e5%8f%aa%e5%b0%8f%e7%8b%97%e6%87%92%e6%b4%8b%e6%b4%8b%e7%9a%84%e8%ba%ba%e5%9c%a8%e5%9c%b0%e4%b8%8a%e3%80%82-copy

%e7%8b%97%e9%a3%9f%e7%9b%86%e9%87%8c%e9%9d%a2%e6%9c%89%e4%b8%8d%e5%b0%91%e8%8a%9d%e9%ba%bb%e9%a5%bc%e5%b9%b2%e8%bf%98%e6%9c%89%e9%a6%92%e5%a4%b4%ef%bc%8c%e7%8b%97%e5%90%83%e7%9a%84%e8%bf%98%e6%98%af

%e5%9c%a8%e7%8b%97%e8%88%8d%e9%87%8c%e4%b9%98%e5%87%89%e7%9a%84%e7%8b%97%e7%8b%97%e3%80%82-copy

狗食盆裡面有不少芝麻餅乾,狗吃的還是蠻高級的。(小熊圖片社)

 

%e5%b0%8f

 

太陽村的早期海報上有這樣一個鏡頭,張淑琴背上的孩子看上去和她一點都不親熱。 (本站記者翻拍)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