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hildren » 浏览内容

私下提起“张奶奶” 孩子们惊惧 ——北京太陽村真相調查 (三)

34349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国妇权                                                                        2009-05-15

 

张淑琴如何留住“光明”专题

编者按: “太阳村”,这样极具正面意义的名称,给人第一印像当是光明兼灿烂。1996年太阳村由陕西女子监狱警官张淑琴创建,2000年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落户立足后,被媒体热炒:“张淑琴,太阳村创始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荣膺‘守护的力量’,她守护着(太阳村的)孩子,守护着孩子明天,她的工作让监狱外面阳光灿烂。”2009年3月7日张淑琴获颁“2008年度非凡女人”奖。文人余秋雨也为张淑琴摇旗呐喊来了:“她(张淑琴)在黑暗中留住光明,在不幸中守护希望。” 中国妇权网记者从2007年9月起,怀着美好愿望和使命,以做义工、进行捐赠等形式,多次走进设立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的太阳村。记者不仅与其中的爱心妈妈以及孩子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与创建者张淑琴本人进行过深入交谈。记者还先後數十次走訪了北京太陽村及其在河南、西安的附属机构。近两年来,随着探访次数的增加和深入了解,太阳村及其创办者的形象被一桩桩,一件件及其不光彩的事实颠覆了。中国妇权网记者非常惊讶的发现,北京太阳村里面,不仅有着众多人质疑的帐目不清、管理混乱,涉嫌非法集资、敛财的问题,还存在着孩子吃 不饱、吃不好、遭受虐待的事情。更为令人惊骇的是,太阳村还发生过多名女孩被强奸、猥亵,隐瞒不报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现在,让我们一层层揭开张淑琴及她的太阳村不为人知的真面目。

 

 

私下提到“张奶奶”,孩子们为何惊惧不安?

 

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样,初到太阳村的人,真的都会感叹和欣赏其优美的外部环境和干净整洁的内部房间。可来到这里的回数一多,则会越看越不对劲。早在2007年,一位署名尤韧的网友就在网上作了以下记录:

太阳村“村规”太多,墙上贴的条款都有具体处罚事项,孩子们若犯了其中任何一条,格罚!

%e7%88%b1%e5%bf%83%e5%b1%8b%e9%87%8c%e5%ad%a9%e5%ad%90%e8%a6%81%e6%a3%80%e6%9f%a5-07-10-7-copy

未成年孩子起床后竟然明文规定“刷牙、洗脸、穿袜子,必须15分钟完成。”;“破坏卫生,罚刷盆一天”(本站记者李明明摄于2007年9月)

 

在孩子们的宿舍,中国妇权志愿者看到了很多孩子们写的检讨:

 

*今天我因为在床上放了一个杯子,过时了,所以被罚写检查,通过这件事我错了,对不起以后我保证在(再)也不会犯了。 某某13岁。

**今天我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我就去拿衣服了我望(忘)了把椅子搬回原位爱心姐姐提醒我,我才把椅子搬回原位,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犯(错字)这种错了请大家原谅。 某某9岁。

在昨天下午放学后我把书放到了桌子上,没有急(及)时拿,因为我去浇太阳花了,所以忘了拿走书,下次我一定会注意,将放的东西急(及)时拿走。 某某15岁。

*为什么罚我写检查,因为我把衣服放到了学校了,开学之后我才拿走了衣服,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下次我不把衣服放到学校了。 某某某。

*今天我犯了一个错误,我用完抹布没有洗,爱心姐姐提醒我我还没有洗,后来爱心姐姐帮我洗了。以后再也不用爱心姐姐提醒,请大家原谅。 某某。

*今天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坐完椅子没有放回原位,经爱心姐姐提醒才摆回原位的。这次惩罚让我有了一个小小的教训,所以我下次坐完椅子一定放回原位,请大家原谅。 某某某13岁。

 

我们不禁要问:任何一个真正具备起码爱心的人,她会因为这样一些不是问题,更不是错误的小事,就如此“处理”这些本应得到更多理解和关爱的孩子呢?

 

本网一名志愿者于2007年11月17日在她的日记中写到:“下午三点,婴儿室去给孩子们讲成语故事,七个月的新疆小女婴还在。新疆的约三岁男孩小提一直哭,原来是口腔溃疡,下唇内烂了,我来三次没见他们吃一次水果,500亩果园,竟然没孩子吃的几个水果”?

“阳光村里的孩子灿烂阳光,这让人感到格外的别扭和不协调。这一点对于来过多次的人就不不难看的出来:才几岁的孩子吃饭、活动还要列队,内务整理的很整齐,这让人容易联想到张淑琴的监狱工作经历和方式方法。对孩童,有这样的必要么?

太阳村有果园等三大经济支柱,其网站也称,这三大产业都是“由太阳村员工和孩子们共同管理”。请看,孩子们是如何“共同管理”这些产业的。

在一个作文竞赛活动中,有一个孩子写的是:“每天最早起床的是张奶奶,最晚睡觉的是张奶奶。张奶奶夸奖我们:孩子们特别能吃苦。放假早上五点半,四年级以上的孩子全部到门口集合,干什么?除草。”2007年国庆节放假期间,太阳村派出四、五个孩子天天到华堂门前去卖枣。早上5:30出发,晚上7点钟回来。孩子们嘴里喊着“走一走,瞧一瞧,太阳村的大红枣”。最后一天孩子们回来哭了:“张奶奶,今天只卖了300块。”张淑琴也曾还振振有词的说:“太阳村的孩子必需参加劳动,不听话的就应该挨揍”。可是,请注意,这些未成年人参加的那些所谓劳动,都是盈利性质的。

张淑琴不会不知道,使用未成年人进行生产经营是违反《劳动法》和《妇女儿童保护法》的。看着孩子们干这样的活路,我们不禁要问:在太阳村,这些失却父母监护的孩子,他们到底是太阳村的呵护对象,还是太阳村无需发放报酬的童工?

 

本网站记者在听到一个吃奶的婴儿每天只能喂两次奶的说法后,亲眼见到了那个饿的眼都哭肿了的小女婴;也见证了厨房水池里倒的满池的饭菜和将志愿者捐献的物品扔弃的现场;在走过一个墙角时,被两条大狼狗的吠声吓得一身汗。大门口也养了两只恶犬。在一个全是孩子的院子里有必要养大狼狗吗?太阳村就不怕这些恶狗伤害到自己庇护的孩子吗?张淑琴在媒体采访时也说,她“最头痛的就是孩子逃跑”。孩子们为何要逃出“福窝”?是不是另有隐情?几只德国大狼狗是不是喂养来对付逃跑的孩子?曾有孩子被咬伤、咬死过吗?

 

记者注意到,张淑琴出来了,孩子们没有一个不去喊“张奶奶好!”的,可他们喊“张奶奶”的声音是怯怯的,看“张奶奶”的眼光是畏惧的。背地里有人对他们提及“张奶奶”,他们不是用惊惧的目光看着对方,就是带着厌恶的神情转身离去。这,充分说明了什么?

 

%e6%9c%ac%e7%bd%91%e7%ab%99%e8%ae%b0%e8%80%85%e5%9c%a8%e5%90%ac%e5%88%b0%e4%b8%80%e4%b8%aa%e5%90%83%e5%a5%b6%e7%9a%84%e5%a9%b4%e5%84%bf%e6%af%8f%e5%a4%a9%e5%8f%aa%e8%83%bd%e5%96%82%e4%b8%a4%e6%ac%a1

中国妇权网记者在听到一个吃奶的婴儿每天只能喂两次奶的说法后,亲眼见到了那个饿的眼都哭肿了的小女婴。(中国妇权网记者摄于2009年4月)

 

%e5%8f%88%e4%b8%80%e5%8f%aa%e5%b0%8f%e7%8b%97%ef%bc%8c%e4%b8%8d%e6%80%95%e4%ba%ba%e3%80%82-copy

这是一只没关起来的狗。(小熊图片社)

taiyangcun43-copy

%e8%bf%99%e4%ba%9b%e7%8b%97%e7%8b%97%e7%9c%8b%e5%88%b0%e4%ba%ba%e5%b0%b1%e5%be%88%e5%85%b4%e5%a5%8b%ef%bc%8c%e4%bc%b0%e8%ae%a1%e5%ae%83%e4%bb%ac%e5%92%8c%e5%ad%a9%e5%ad%90%e4%b8%80%e6%a0%b7%e4%b9%9f


%e5%a4%aa%e9%98%b3%e6%9d%91%e9%97%a8%e5%8f%a3%e6%9c%89%e4%b8%80%e5%8f%aa%e5%b0%8f%e7%8b%97%e6%87%92%e6%b4%8b%e6%b4%8b%e7%9a%84%e8%ba%ba%e5%9c%a8%e5%9c%b0%e4%b8%8a%e3%80%82-copy

%e7%8b%97%e9%a3%9f%e7%9b%86%e9%87%8c%e9%9d%a2%e6%9c%89%e4%b8%8d%e5%b0%91%e8%8a%9d%e9%ba%bb%e9%a5%bc%e5%b9%b2%e8%bf%98%e6%9c%89%e9%a6%92%e5%a4%b4%ef%bc%8c%e7%8b%97%e5%90%83%e7%9a%84%e8%bf%98%e6%98%af

%e5%9c%a8%e7%8b%97%e8%88%8d%e9%87%8c%e4%b9%98%e5%87%89%e7%9a%84%e7%8b%97%e7%8b%97%e3%80%82-copy

狗食盆里面有不少芝麻饼干,狗吃的还是蛮高级的。(小熊图片社)

 

%e5%b0%8f

 

太阳村的早期海报上有这样一个镜头,张淑琴背上的孩子看上去和她一点都不亲热。 (本站记者翻拍)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