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婦女權益 » 瀏覽內容

兩NGO組織辦婦兒權益論壇 與會者深受感動

6395 0 發表評論
標籤:

中國婦權報導 (部份圖片西諾提供) 徐聞宣布會議開始       圖為徐聞小姐(右)宣布會議開始。

 

由NGO婦女組織中國婦權(WRIC)主辦、婦權無疆界(WRWF)協辦的《中國婦女兒童權益論壇》 2016年3月15日下午1時在紐約召開,旅美人權活動者、學者及媒體近百名人士參加。中國婦權研究員張羽君、中國婦權大陸兒童項目負責人姚誠、《被國策處決的胎兒》作者依娃、婦權無疆界主席瑞潔,以及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先後發言,共同探討了當今中國的婦女權益、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問題,以及北京世婦會後20年,中國婦解運動的發展狀況。特別中國一胎化政策36年來,強制流產對婦女兒童身心健康的影響及由此而導致的兒童拐賣現象。中國抗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潔醫生捐贈給與會者《高耀潔回憶與隨想》、《鏡頭下的真相》親自簽名的書共一百本。由中國婦權發行、依娃與王鵬編著的《被國策處決的胎兒》、以及依娃《尋找人吃人的見證》兩本書也在會上進行了展示。《被國策處決的胎兒》是中國婦權兩年來出版發行的“中國計劃生育系列叢書”的第二本,中國婦權將會連續出版這個非虛構寫作叢書系列,目的是完整記錄中國婦女兒童以及家庭在強制計生國策下所遭受的苦難。 被迫逃離中國剛到美國不久的中國婦權大陸項目負責人姚誠先生,談到了他在中國目睹的被拐賣孩子的悲慘遭遇,有聽眾拭淚。一位來自台灣的鄺女士說,“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類人和事,真讓人震驚!聽了心裡好難受。”

論壇一開始播放了中國知名的調查記者上官敫銘的視頻,他感謝中國婦權及張菁女士出版發行了他的《邵氏棄兒》英譯本 The Orphans of Shao一書(見下圖)。該書內容講述的是發生在當下中國真實的故事:湖南邵陽計生幹部將農民家庭“超生”的孩子搶走,賣給邵陽市兒童福利院,再由福利院將孩子身份和姓名改過後,高價賣給外國人收養。

圖片2

上

 

 

 

 

張羽君(見圖)以幻燈圖表和提要闡述了中國婦解運動的發展狀況,她說,1979年的強制一胎化政策是中國婦女災難的開始,她以數據來說明這個災難在習近平政府時期,不僅沒有得到改善,而且更加深重,對女權份子和NGO組織的打壓是空前的,前所未見的,這使得中國婦女權益運動幾乎全部倒退到100年的狀況。

張羽君

 

姚誠(本名譚春生,見圖)中國婦權的大陸項目負責人, 他在中國婦權和女權無疆界兩家組織的幫助下離開中國,於1月底抵達紐約。姚誠講述了他參加中國婦權反拐賣八年來的親身經歷。姚誠表示,中國大規模拐賣兒童始於上世紀80年代初、計劃生育政策推行之時,“人販子從雲、貴、川等貧困地區,把孩子賣到福建廣東沿海一帶。90年代中,拐賣現象逐步蔓延至全國。現在全國很多省都有被拐賣兒童家長成立的尋子聯盟。” 而中國公安當局並不真心打擊拐賣兒童。他說,“我們提的很多好意見他不接受,比如說,人口普查的時候,你確實把它登記起來,做個DNA,有一半孩子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他不幹。因為這些孩子被這些公安洗白了,上戶口了。你派出所肯定收好處費了嘛。縣市的戶籍部門它都有責任。”

姚誠說,中國姚誠公安當局常常對尋找失蹤孩子並不熱心,但卻把家長組團尋親當作不安定因素和維穩對象,“外出組團的家長几乎都進過派出所,甚至關過拘留所”。                        姚誠舉例說,安徽宿松縣柳鄉農民鄧結超因為想生男孩結果一連生了三個女兒,房子被拆,妻子離家出走,為躲計生辦罰款,自己外出打工,把三個女兒放在奶奶家撫養。計生辦找不到父母就把奶奶關起來。結果不到12歲的二女兒被當地一小學老師強姦;奶奶被放出後憤極而死。不久,鄧結超的弟弟把三個侄女賣給了人販子。經過多方打聽發現二女兒賣給了一個40歲男人為妻。2012年姚誠帶領德國媒體到村子裡找她,村民們告訴他們,“她患有神經病,經常一個人跑到山裡躲起來。原因是她丈夫讓她和村子裡的光棍睡覺,一次收20塊錢。說她家房子就是靠她和光棍睡覺的錢蓋起來的。村裡有20多個光棍,幾乎每個人都和她睡過,她害怕,一有機會就躲到山裡,整個一個現代白毛女。”                      

 

女權無疆界主席瑞潔(Reggie 瑞潔Littlejohn,見)指出,中國政府實行二胎政策僅僅是應對勞力不足、老齡化嚴重而採取的行政措施,強制流產和罰款並沒有因二胎化而消失,災難仍在。瑞潔還提到她收養的張林女兒兩年來的驚人成就,她為張安妮而感到自豪。               2013年,張安妮因為被剝奪了在合肥上學的權利,引發數百人及網友聚集抗議。但之後,數十人因此遭秋後算帳及抓捕。中國婦權的創辦人張菁於是找來美國USUIB 的負責人ANN NOONAN商量如何幫助安妮,再打電話與瑞潔商量,看看如何安妮來到美國是否有人收養,瑞潔和丈夫滿口答應願意承擔一切責任,於是一場營救孩子的緊張大戲上映,結果是喜劇,安妮和姐姐順利來到美國,安妮的成績驚人,瑞潔以此為榮。瑞潔說,21歲的儒莉學英語和開車,現在舊金山一家房地產公司工作;剛13歲的安妮是個跟爸爸一樣聰明的全A學生,最近在一個國際鋼琴比賽中獲獎,並將於12月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                                                

 

        依娃(見圖)是大饑依娃荒口述歷史調研者,計劃生育關注者。2010年至2016年走訪、調查中國1958年至1962年大饑荒真相,竭力留下大饑荒倖存者的親歷見證。歷時六年,採訪、整理、編寫、出版了口述歷史《尋找大饑荒倖存者》、《尋找逃荒婦女娃娃》、《尋找人吃人見證》大饑荒三部曲,共百萬餘字。2016年編著出版《被國策處決的胎兒》(和王鵬合著)。希望用文字喚起人們對人權的尊重和對生命的珍愛。 她說,《被國策處決的胎兒》中的84個個案,都是當今發生在中國的真實個案,在女性沒有控制自己子宮權利的國家,是野蠻的,非人道的國家。徹底廢除“計劃生人”和罰款政策,才能有尊嚴的活著。同時,依娃介紹了合作者、北京藝術家王鵬(見下圖)控訴中共迫害人權、屠殺生命的反人道的作品。他創作的《生命系列》——收集被中共計劃生育政策而強制引產的胎兒屍體樣本並進行藝術創作,以期喚起人們對現實中人性的殘暴和生命的脆弱進行反思。2010年至2014年王鵬運用圖片、裝置、短片和繪畫等多種方式繼續進行《計劃生育》題材的創作。揭露現實,還原國策真相,透析人性。論壇上還播放了北京藝術工作者王鵬的行為藝術圖片和視頻。演講者用大量的數據和經歷,將一幅幅悲慘的計生災難展現在與會者面前,引起了大家強烈的共鳴。  

═⌡┼⌠

        最後一個演講的是中國婦權創辦人兼執行主任張菁。她請義工放映了一個中國婦權大陸義工們帶領失蹤孩子家長們四處尋子的視頻,反拐賣是幾個項目中的一個。她說,播放這段視頻是讓美國華人了解,我們NGO組織在中國的活動情況。2007年我們成立以來,我們一直是這樣低調的展開活動,踩著一條灰線來為弱勢的婦兒群體發聲,力圖不讓政府封殺我們的項目和活動,但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對所有的NGO組織進張菁行打壓,列為境外反華勢力。 她說:中共的統治除了國防、經濟之外,支撐它的社會基礎尤其堅實。與中共集團息息相關、利益牽連的有8千700萬黨員、200多萬現役軍人、150萬武警、700萬預備役民兵,200萬正規警察、網警至少250萬人、700萬編制幹部,尤其是中共的計生系統,有超過1億人在全職、兼職為這個系統工作,其中,超過5千萬計生委幹部,還有9千400萬計生協人員(計生協會網站公佈的數據),這意味著僅僅計生這一個系統,就有一億多人的薪水由中共的各級政府開支(不包括2萬多個從中央到地方的數十萬個全國婦聯組織、居民委員會等)。基本上,這2億多人分別擔負著為中共看家、跟監、告密、做打手、吹喇叭抬轎子的角色,過濾後的新聞、長期的洗腦,讓這些人中的大多數失去獨立思考及分辨是非的能力,加上中共最慣用的金錢打賞,勇夫們層出不窮,告密者比比皆是,在社會任何一個角落,只要出現運作中試圖作反的個人或團伙,必被全部瓦解、摧毀,只是方式、手段不同。

        最後一個環節是,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就這次會議把今年的“曹順利抗暴勇氣獎”頒給了蘇昌蘭和王默。由全委會副主席陳立群頒獎給蘇昌蘭,張菁代為領獎;姚誠頒獎給王默,由張羽君代為領獎,包括每人500美元的獎金。由全委會陳闖創介紹兩位的事蹟。蘇昌蘭是中國婦權主要負責義工之一,從事過大量維權活動,但與王默一樣,表面上看都是因支持香港佔中運動被以“煽動罪”被逮捕和起訴,現被羈押等待審理,王默的“我就是要顛覆共產黨獨裁政權”自辯書尤其引發關注。

陳立群頒獎給蘇昌蘭 張菁代領獎

圖為陳闖創(右)介紹獲獎人蘇昌蘭後,陳立群(右二)為其頒獎,張菁代為領獎。

張、姚代王默領獎 圖為姚誠為王默頒獎,張羽君代為領獎。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