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行為藝術《驅除與抗爭》(下)

35466 0 發表評論
標籤:

作者:王鵬

晚上我下班回家看到門口有一輛警車和一輛國寶的車。我想隨他去吧,到家很累。沒一會,校長給我打電話,你在家等我,我到你家去。我無奈的說,好吧。太媽的可惡了,一會都不讓消停。十分鐘,不急匆匆的來了。跟我說,我剛從派出所出來,在那呆了很長時間。你的推特上發了四百八十多條,你夠有能耐的。我在電視裡邊看過諜戰片,從來沒在現實中看到過,這次我長眼了,有你什麼事,沒事瞎摻和。我越想越不對勁,於情於理我都要找你談一談。對了!你是黨員嗎?不是。哦!要不然我這校長立馬下課。你說,這些事與你有什麼關係,你摻和什麼!對於你有什麼好處,只能是頭破血流!人財兩空,家庭受到影響,你也得替你的孩子、老婆想想!你畫的那是啥嘛玩意!我說,現在的藝術已不是竟是畫畫了,方式很多。別提藝術了,什麼玩意。你看咱們平谷的這些畫畫的畫山水,寫書法的,還能掙錢,還能當個政協委員,多好,家裡孩子、老婆都高興。你這哪是畫畫呀!純粹是瞎胡鬧!我無語,原來我還認為他是個有點修養的校長,沒想到也在這樣的環境中變成流氓了。他說了一大堆,然後說,弟妹呢?沒下班呢。我得和弟妹好好聊聊,在學校我看着你,在家裡弟妹看着你。我說,別呀,她膽小,別嚇找她。不行,我就得跟她說說。一會我老婆來了,一看很驚訝!您來了,然後進屋了。等一會沒出來。校長說,你把弟妹叫出來,我的和他談談。我老婆出來了,給他倒水。這下他的話匣子開始了,把我的事一股腦全說了。還恐嚇她,如果在發展下去,我的校長當不當是小事,他就得進監獄,你和孩子都受牽連,你的工作,孩子上學,到那時家破人亡,多可怕!老婆嚇壞了。他還說,在學校我看着他,在家裡你看着他。我交個你這個任務,為了你的家和孩子,你一定要做到。老婆茫然的點點頭,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完校長說要走了,老婆說,給您添麻煩了,在這吃飯吧!不了,你看好他就行了。

2014.6.17. 十六日早晨,我兒子因為腸炎讓我去學校接,他回家看病,所以我請假,學校還不錯讓我去了。十七號下午兒子的病有所好轉,我就送他去學校。在回來的路上,國寶給我打電話說,你在哪裡?我說在學校。你說我們上學校找你,還是你來派出所。我說,什麼事?你不知道?我說不知道。那你到派出所來吧!行。一會就陰天了,下着小雨,我到了派出所。到了那,趙國寶和一個年輕的小國寶在哪。 趙國寶說,王大藝術家,你這是藕斷絲連啊!剛寫保證書就又發東西,你不要人家要什麼,你就給什麼。我說,就轉幾個貼,有這麼重要嗎?什麼!重要嗎?這是思想問題。然後他指指自己的腦門,你是這的問題。然後又說,共產黨供你吃供你穿,多好呀!你還罵它,人要知道知足,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在我小時候沒吃沒穿,連褲衩都沒有,現在多好,有吃的有喝的,中產黨最偉大,蔣介石多牛逼八百萬軍隊,不也被共產黨趕到台灣去了嗎?小國寶又說,是啊!現在生活多好,都是共產黨領導的好!我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我說,你還小,你沒有發言權。趙國寶說,他比我們小不了幾歲,懂得不少。就這樣來回搗蒜。我聽不下去了,就說,《大宅門》你看過嗎?裡邊的老七可以說是現在的北京市的工商會長,北京的首富了。他的哥哥是警察局的局長,他的小妾們打架,自己上吊了,他還進大獄了呢。那是民國時期,現在會嗎?趙國寶說,離我們太遠,就說現實。他拿手機裡邊的油畫讓我看,你說這是誰畫的,值多少錢?這是靳尚誼的油畫,畫的是現在的國母,被炒到一千多萬了。是啊!你怎麼,不畫畫這樣的畫呢?我說,個人的觀點不同,取材不一樣。他說,什麼觀點,取材,我看看你的畫。我給他看我手機里的畫,他要奪我的手機,我不給,說,你就這樣看。他說瞧你,我看不見,讓我近看看。我說,我給你放大。他一邊看一邊說,你畫的什麼玩意,我看一點都不好,你也畫點山水什麼的。然後又談起計劃生育的作品,又跟我說了一些歪理學說。我就跟他講,他講不過我,就說我的思想不對頭。還讓我寫入黨申請書。我說,我沒那麼高的覺悟。他說,你就是思想不對頭,有問題。你寫一個讓我看看。我說不寫。他又拿一張速寫讓我看,又拿牆上的書法說事,我就跟他們講,他們說不過我,就說不談思想意識問題。又拿孩子老婆說事,來嚇唬我。我就問他的孩子的問題,哪上學,哪工作。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心。他又說,他的光榮歷史,從基層,當過刑偵大隊長,派出所所長等。我就直視着他,不說話。他又說,你在聽嗎?腦袋走私了吧!我沒辦法說,耳朵給你了,你說吧!他說,你得往心裡去,得通過學習洗腦,成為一個擁護共產黨的好群眾。就這樣我被蹂躪了兩個多小時。

2014.7.6. 我的朋友楊某給我打電話,很生氣的對我說,宋庄派出所給我打電話了,問我你的事,讓我到派出所去一趟。然後又說,我早就跟你說過別搞這樣的作品,你不聽。我當時一看到你的作品,就感覺不對勁兒,只是沒有說,朋友嗎。這下連我都搭進去了,我說不讓你的作品中帶政治色彩,你不聽。我說,我沒帶政治色彩,只是反映事實。他說,一看你就有政治色彩,你說你沒帶,別人信嗎?現在你的所作所為,已經影響你周圍的朋友了知道不,現在你也別來畫室了,我叫你來再來吧。我說對不起,你好心讓我住你的畫室,還給你帶來麻煩,真過意不去,別說這些了,去完派出所再說吧。

2014.7.8. 楊某給我打電話,我剛從宋庄派出所出來,派出所的民警問我,你們是什麼關係。我說,朋友,他來宋庄找畫室,我碰到他,就說來我畫室吧,空間很大,還不用你花錢。你知道他畫的是什麼畫嗎?好像是關於計劃生育的作品。你知道他和什麼人來往嗎?我說,不知道,我一年就在畫室呆一個多月,我哪知道他和誰來往。王鵬這個人很危險,我們今天找你來就是讓你好好勸勸他,不要在搞哪樣的作品,不要跟異己人士來往,不要接受媒體的採訪。還有你不能讓他在你那住了,讓他回家,不然你也脫不了干係。楊說,他們軟中帶硬,看我的態度好,沒有發火。我給你出一個招,你一個月別來了,也別打電話,別和原來的朋友來往,等過了一個月再來,畫一些山水畫,你的技法很好,正適合畫山水畫,我看你畫幾年山水,一定有能夠被別人欣賞。我無語只能說好吧。

2014.7.14. 楊又給我打電話說,派出所又給我打電話了,說你必須搬走,如果不搬走,我就得搬走。我心裡過意不去,說,好吧,明天我就去。

2014.7.15.  我到宋庄,楊說,你又幹什麼啦!上次不是說不讓你發聲了嗎?怎麼不聽啊!這次你必須搬走,現在國寶已經監聽我的電話了。我還得告訴我的朋友,別瞎打電話了,說話得小心點。你這是何苦呢!孩子老婆都因為你膽戰心驚,朋友都受到你的牽連,人家說撞南牆也不回頭,你都撞得頭破血流了,還不回頭。沒辦法,你必須搬走,回家吧!宋庄你肯定住不下去了,現在那都是探頭,手機定位。我說,先給我兩天,我找找房子。楊很生氣的走了。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2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3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4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5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6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7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8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9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0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1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2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3 xianshizhongguo8920141006091014 (行為藝術《驅除與抗爭》 全文完)

原文來源鏈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xianshizhongguo89/2_2.shtml

本網責任編輯: Rachel Chang

Website Editor: Rachel Chang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