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行為藝術《驅除與抗爭》(上)

35365 0 發表評論
標籤:

作者:王鵬

《實施此次行為藝術的起因》 2014.5.20. 宋庄派出所:你在哪?現在宋庄派出所要每個藝術家到宋庄派出所來報道。我說我在外面,等到宋庄再去報到。宋庄派出所:什麼時間回來?我說得過幾天。宋庄派出所:過幾天?我說,說不準。宋庄派出所:你回來以後立刻到我們這來報道。我說宋庄促進會有我的資料。 宋庄派出所:和我們的不一事。宋庄派出所:你現在在哪?我們找你去。我說,在外面寫生,具體在哪我也說不清楚。宋庄派出所:在哪都不清楚?我說這地方沒標誌。宋庄派出所:那你儘快回來,到宋庄派出所來報道。

第三天,宋庄派出所:你在哪?回來沒有。我說沒有。宋庄派出所:你不說過兩天回來嗎?我說還沒寫生完。宋庄派出所:你快點,宋庄的藝術家都報道了,就差你了。你什麼時間回來?我說快了。 宋庄派出所發怒的說:你要支持我們的工作,這兩天來我們這來報道。我說出什麼問題了嗎?宋庄派出所:沒有,就是要對宋庄藝術家做一下登記。我說為什麼這麼急。 宋庄派出所:你要支持我們的工作,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和宋庄的安全,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我說好的。 我不想跟他們見面,所以我來到工作室很小心,沒有去宋庄派出所。我的鄰居趙志剛老師看到我說:這幾天有六七個警察和便衣找你來,開始我以為是你朋友呢。我沒理他們,幾乎每天都來,還很橫的問我,王鵬什麼時間回來。我說,他沒準,一般黑天會回來,來的很少,有什麼事嗎?沒有。我很納悶,沒事這麼多人天天找他。 下午,我和呂上見面,他說,國寶問我你上哪去里,我說不知道還問了你的作品,那些瓶子了的胎兒是哪裡的。他說不知道。還說你看胡佳、王鵬人家完事都走了,王鵬由平谷的國寶管,你那裡也跑不了。我一聽完了,我低估了這些國寶,我想不把戰火燃到家裡,這下完了。

2014.5.25 我們學校副校長給我打了兩次電話,說你明天務必回來,大校長很着急,我不知道為什麼,到教委開會回來就給我打電話,而且打了兩次很急。

2014.5.26 . 早上大校長找我說教委問我咱們學校有沒有叫王鵬的。他說有,說派出所來人要查這個人。他說派出所還把我叫了去,說要向我了解你的情況,說你幹了一些於國家有害的的事。我說不可能,他是我們學校的好老師,在學校都很好,只是特別喜歡畫畫。沒準他們做展覽時有別的藝術家有問題。校長告訴我,今天派出所要來學校找你。

上午10點左右北京市和平谷的國寶還有派出所的所長來了,校長把我叫到會議室。他們自我介紹一番,姓崔的國寶說,我們就是和你了解一些事,沒什麼,我們就是交個朋友嗎,你也不要有什麼顧慮,這次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是不是呀。還和我拉近乎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然後那兩個人也是套近乎,好讓我放鬆警惕。

崔國寶問我,你是不是在宋庄畫畫。我說是的。他說是不是有很多朋友。我說,那是肯定的,沒事交流交流。他說,你要認清哪些人是朋友,那些人不是朋友。我說就是瞎聊,沒想那麼多。他又說你愛人叫什麼?在哪裡工作?我開始警惕起來,我就編瞎話,叫艷玲,沒工作。他問,你愛人那裡畢業的。我說技校。什麼專業?我說我忘了。這也能忘?時間太長了。一開始就沒工作?沒事做點買賣。什麼買賣?買些衣服。你兒子多大了?十四了。叫什麼?王宇辰。在哪裡上學?五中。我就不耐煩了,我說,咱們進正題吧,別問那些以事無關的得了吧!他說,你還有抵觸信了。我跟你說,這就是了解情況,沒什麼的。你畫什麼話?我什麼都畫主要是人物。你畫一些有意義的好看一點。我說以後會畫的。

你認識齊志勇嗎?我說不認識。不說實話,你們三個人和齊志勇照的照片哪來的?你別瞞我了,我也經歷過六四,那時都是熱血青年,到廣場,我也經歷過。這都不是我們能管得了的,不是你的事就別瞎摻乎。你被別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我們是幫助你的,想拉你一把。我也相信你,是無意的,但是你要認清形勢,及時改正。和你去的那兩個人是誰?王臧、呂上。誰聯繫的?他們都是幹什麼的?那裡的人?搞藝術的,不清楚哪裡的,都是搞藝術的瞎聊唄。我們沒聯繫就是說去看一個朋友。誰先說的?呂上。是不是你開車拉他們一起去的?不是,我沒有車。我們坐車去的。齊志勇跟你說了什麼?沒說什麼,聊聊天,他是畫畫的嗎?會畫一點。那你們擺那姿勢是什麼意思?覺得好玩。什麼!好玩?你就別瞎說了,我們都知道。我跟你說沒事別瞎摻和。他現在怎麼樣?過得很慘,一個月才三百多元。趙國寶插話,你以後會過的比他更慘。你要認清形勢,最近還有什麼行動,告訴我們,別竟是我們給你打電話,你也可以給我們打電話。你現在該去宋庄就去,該和他們玩還玩,有什麼事,你提前告訴我,或者他們有什麼行動,也可以告訴我,咱們是朋友嗎!所長說,是啊!我們是朋友,有什麼事,通知一聲,我們是幫你,把你拉回來,走正路。我們沒有跟你們校長說你的事情,只是說了解情況。你放心,以後我們會成朋友的,我們不是敵人,我們是來挽救你的。又問胡佳我認識嗎?我說不認識。那你們怎麼在籠子里照相?我說我到咖啡館去玩,看到它在籠子里,覺得好玩,就合了個影。什麼好玩?真不認識?是的。我相信你,但是你要注意。

就這樣審了我兩個多小時,一個勁的說要挽救我,走正路。把我給氣的要瘋了。我就和他們對付,還要我寫保證書,我說我多誠懇呀!還用寫保證書?他們看我很堅決,就沒讓我寫。最後說我相信你,我們是朋友了。

國寶走後,校長把我叫到校長室。對我說,這段時間天天上班,不能出去畫畫了,到七五以後再說。我說,沒什麼,他們是找我了解情況。校長說,那也不行,七五以後再說,你就老老實實在學校畫。晚一分鐘,早走一分鐘,我就刨你錢。

2014.5.27. 今天本來是我寫生畫畫的時間,我在美術教室很煩,原來宋庄的國寶只是詢問和恐嚇,沒有像平谷的國寶總是說要挽救我,要拉我一把。他媽的我犯什麼罪了,要挽救我。我還是上推特發東西,把國寶說我的話發上去了,對他們的侵犯我人身自由的行徑公佈於眾。《藝術是自由的,藝術家創作是自由的,沒有自由思想的藝術家不配稱為藝術家,在共匪操縱的專制集權的中國,有着自由獨立思想的藝術家,不僅思想不能自由表達,而且你的活動空間都受到限制。現在我已經被軟禁,你們軟禁我的身體,軟禁不了我的思想,只要有發生音的窗口我就要抗爭!》

10—13 上午十點,國寶又來了,把校長嚇一跳。對我說,他們怎麼又來了,你趕緊去吧! 這次來了兩個,所長和趙國寶。一進會議室,兩位威嚴而坐,所長拿了一個攝像機。趙國寶說,你夠能說的,對付我們有兩下子,還這幫孫子,我們是朋友,是來挽救你的。剛才你又幹什麼來着,自己說,別藏着掖着,我們是有證據材料的。我說,我沒幹什麼。沒幹什麼,是不是有發關於六四的事情來着。我說,只是轉個貼。轉帖也不行!共產黨好的你咋不轉呢!非得轉這個。

所長說,我們只是來挽救你,我們並沒有軟禁你,你還在網上瞎說。我說,你們來,着給我造成了很壞的影響,不明真相的老師以為我犯錯誤了呢,我的名譽受到了侵害,而且,今天我應該出去寫生,你們找我們校長,校長就不讓我去了。所長說,這不是我們做的,不管我們的事。我說。那為什麼你們一來他就不讓我出去寫生了,我的自由讓你們給打破了。趙國寶說,這只是開始,你要是不好好的反省,以後還會更嚴重,會給你的家人造成影響。他又說,你兒子在楊鎮讀書是不是。我一聽完了,看來我的瞎話編不成了。我說是的。他又說,我們找你是有根據的。我問你什麼,你如實的說。我說,你們都知道了還問我幹什麼?他說不一樣,我問你說!你愛人叫什麼?安海伶。在哪工作?三中。幹什麼?教師。你兒子叫什麼?王瀟瀚。多大了?十四歲。在哪讀書?楊鎮。你有兄弟姐妹嗎?有。 幹什麼工作?我說,,,,,,。你父母在哪住?我說,,,,,。然後又問,幾月幾號你幹什麼來着? 我說記不清了。好好想想!我說真記不清了,幾個月了,哪能這麼清楚呢。齊志勇的事!我說昨天不是交代了嗎!交代了,科魯茲是誰的車?我的。我一想這下完了,我又一想,我又沒有錯怕什麼。我怕給呂上、王臧造成影響我就全都擔下來了。他問的精細道誰聯繫的、誰買的東西、誰花的錢、,,,,,。我靠我都膩了。我說,用這麼細嗎?他很嚴肅的說,這樣就可以定你們的罪,誰重誰輕。那圖片是不是你發的?我說是,發著玩的,沒啥實際意義。沒有,那底邊的文字是你發的嗎?是的。你跟共產黨有多大仇啊!共產黨把你養這麼大,供你吃,供你穿,你掙着共產黨的錢,還罵共產黨!我沒罵它呀!我說的是事實。什麼事實?我說,不是共產黨養我們,而是我們養着共產黨,我們是納稅人,沒有我們的稅收,他們哪來的錢! 他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現在穩定的生活,你還能有力量來罵共產黨,蔣介石這麼牛逼,八百萬軍隊都被共產黨打到台灣去了,就你們這點力量,屁用都沒有!只會給你造成不好的影響!給你的孩子、家人。你要這樣下去,死不悔改,你孩子以後都上不了學。會在你孩子的檔案中有污點,你到那時後悔都來不及。你看現在的齊志勇慘不慘,以後你會比他更慘。

我真想再和他爭辯,一看他那德行,懶得理他,你無法跟他溝通。 又拿我的作品《祈禱》這是什麼?我的作品。什麼?你的作品?是的。我看你是很崇拜共產黨的嗎!還給黨旗下跪。這瓶子是什麼東西?標本。什麼標本?胎兒。哪來的?借的。跟誰借的?朋友。叫什麼?我說忘了。你要老實交代,這還會忘了!真的,一年多了。這是什麼?靈位。上面是什麼字?中共計劃生育政策墮胎胎兒之靈位。什麼胎兒靈位?計劃生育是國策,是為了我們更好的生存。現在如果不實行計劃生育,我們有這樣的好生活嗎?你怎麼這樣偏激,法律規定,沒出生的胎兒不是生命,你還給他們社靈位!你如實的交代胎兒是哪裡來的!借的標本!又問了還幾次,我一口咬定借的,名字忘了。他氣得青筋暴漏,我們會查出來的。你的畫室在哪裡?宋庄。你什麼時間去?沒準,原來每星期都去,這樣你們和學校軟禁我怎麼去。什麼時間去告訴我們一聲,我們也看看你的大作。又拿一張圖片《給維權抗暴英雄》問我。跟上面的一樣,細到誰拿旗子,誰提議的,,,,,還有《支持王炳章》的圖片、《為被中共計劃生育政策墮胎胎兒祈福》的圖片等等,一大堆圖片,一直審我到下午一點多。還問我推特、博客的賬號密碼,這下我急了,說,這跟銀行密碼一樣,讓我告訴你我銀行的密碼,有這樣的事嗎?他沒往下說。又讓我寫保證書,我無奈就寫了——保證書:今後我不在推特上發不正確的言論。王鵬。他說,就這麼一句!等於沒寫。我說就這些。他收拾起來,又講挽救和幫助我的話,然後還說為了不影響我的工作讓我先出會議室。我靠,他們出會議室,就到校長室去了。等他們走後,校長又找我談話,嚴厲地說,我不能在學校上網發東西,家裡也不能發,然後又安撫我。

原文來源網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xianshizhongguo89/2_1.shtml

本網責任編輯: Rachel Chang

Website Editor: Rachel Chang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