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維權動態 » 其他維權 » 瀏覽內容

紀念英勇無畏的人權捍衛者曹順利

2808 0 發表評論

作者: 李金芳

 
3月14日傍晚6點左右,尚在病中的我突聞噩耗:曹順利於下午4點左右含冤去世!我一下子癱坐地上,大腦一片空白,心冰冷得似像深淵墜落,感情上不願也不敢相信這樣的噩耗終於來了。一向溫和的我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悲痛和憤怒,我的感情在瞬間爆發:我要去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不單單是爲了含冤逝去的曹順利大姐!也爲了每一位維權者不再受到迫害!爲了每一個中國人不再受到奴役!我也甯願死去!
極度的哀痛中,接到友人的電話。在難抑的哭泣中,友人不停地勸着我:你要記住還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等着我們去做!我們要堅守好自己的崗位,以我們最有效的工作來繼續走她沒有走完的路,這應該是對曹順利大姐最好的懷念!於是,我在崩潰中咽下淚水。…
不忍回首的往事中,曹大姐的音容曆曆在目。
那一年的中秋節前夕,曹順利大姐從北京給我帶來一盒包裝精美的月餅。晚飯時,她一個人喝了兩瓶“小二”(二兩一瓶的二鍋頭白酒)竟然沒有醉意。從不願意談起家庭的她,和我說起了她90歲的老父親,她已經去世的媽媽。這一刻,她身上的堅硬和淩角都沒有了,散發出的是女性的縷縷柔情。寂靜的夜,燈光映出我們倆人的影子。我要與她分享月餅,與她一起提前過中秋節。她說,不要,還是等女兒回家你們一起再吃這盒月餅吧,這盒月餅是我從父親家裏拿來的最好的,特意給你和女兒帶過來。說起我的女兒,曹大姐說,真羨慕你有這樣懂事又優秀的女兒。雖然你命運坎坷,也受了不少苦,但有女兒陪伴着你,一切都值得了。不像我,一生孤單,又被兩次勞教,九死一生,這一輩子,除了人權,我沒有其他的事可做了。這時,一絲落寞和蒼涼伴着堅毅從她的眉宇間滑過。
在與曹大姐的多次暢談中,我們往往也會産生意見相左和爭吵。記得有一次,在談到維權過程中如何保護自己的時候,她突然沖我喊到:你不明白在受到迫害時的憤怒和感情沖動,因爲你沒有受到過迫害。我在錯愕中,平靜地給她講述了我一天被迫搬三次家,被無端抄家,我和女兒的銀行賬號都被凍結,幾乎導致剛入大學的女兒陷入沒有學費再度失學的困厄的種種經曆。她的眼裏突然閃着瑩瑩的淚光,許久,她長嘆一聲抓住我的手,對我說:我以後會好好保護自己的,我只要明白這絕不是退怯就行了。那一天,我們達成共識: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們都會盡量保護好自己,雖然這往往不受我們的控制和左右。但爲了更長久的堅守,我們會盡量努力讓自己的心不再充滿仇恨和淚水。
隨後的日子裏,她多次對我說,真的謝謝你讓我重新擁有了情感和內心的柔軟。在她與各地維權人士到外交部靜坐的那些天,我一直爲她擔憂。她每次都會告訴我:你放心吧,我們大家都很理性,我們會依法有據地維權,我們都會保護好自己的!
1999年,聯合國大會第五十三屆會議通過的《人權捍衛者宣言》的“序言”中對“人權捍衛者”的定義作了明確闡釋:指的是那些 “對消除一切人權侵犯以及群體和個人基本自由侵犯有所貢獻的個人、 團體和協會”。《宣言》“序言”和其它相關條款反覆強調人權的非歧視性或普世性以及推動人權進步的和平非暴力手段。《宣言》對“人權捍衛者”的定義是:人權捍衛者包括這樣一些個人和社團,他們接受人權的普世性、通過和平方式去消除任何形式的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侵犯、並對推進人權保護有所貢獻。曹順利就是一位完全符合《宣言》提出的標準的傑出的人權捍衛者,她爲捍衛普世價值和人權准則貢獻出了自己的一切乃至最寶貴的生命
曹順利大姐,您的含冤離世,一下子顛覆了我的人生坐標!一下子沖毀了我們倆達成的共識。此時此刻,我沒有辦法不充滿恨!不管我們怎樣地堅持着人權捍衛者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讓自己成爲一名依法維權的人權捍衛者,但這個暴戾的國度,不允許它的國民有良知和挺起的胸膛。只要你不願做奴才,在一個沒有社會規則和人權不彰的制度下,你就可能會成爲暴力和恐怖的犧牲品!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你沒有任何的能力試圖保護好自己!
就在你離世的今天上午,我還在與你的弟弟通電話。電話中證實了你再次病危的消息,弟弟說一家人都已經心力憔悴,都在日夜爲你擔驚。弟弟說在你入醫院的20多天裏,你一直昏迷着,插着呼吸機,即使在你蘇醒的兩天裏,你也沒有辦法講出過一句話,只是用眼神表達着知道親人守候在你的身邊。在與弟弟的通話中,我的所有安慰都是蒼白的,只能默默地爲你和你的家人祈禱,我沒有任何預感你即將離世。也許在潛意識裏,我相信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你不會就這樣離開。因爲我不知道,假如你真的離開了,我該如何面對這讓人絕望的世界。
在曹順利第二次被勞教之後,法學博士滕彪在“誰來承擔抵制惡法的責任――曹順利被勞動教養代理詞”中寫道:曹順利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碩士學曆,經常爲全國各地訪民提供法律幫助,是一個活躍的人權捍衛者。2008年12月10日,曹順利在北京倡導並發起了“北京維權之旅”活動,目的是要求依照國際慣例,讓弱勢群體參與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並收集了上千份詳細個案,因此招致當局忌恨,被警方內定爲A類三級重點人。曹順利因此在2009年被勞教一次,在勞教所失去自由長達一年。今年4月剛剛走出勞教所只有16天,又因世博會再次被剝奪自由。
是的,從選擇做一名堅定的人權捍衛者的那一天起,她就走上了不歸路!2011年曹順利第二次獲得自由後,她依然是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人權事業中。因爲同樣的上訪經曆,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訪民群體人權被侵害的嚴酷現實。也正因爲這樣,她廣泛徵集上訪人員人權狀況調查表,以真實的第一手資料希望參與到《國家人權行動計劃》的撰寫工作,以便切實地改善中國尤其是訪民群體的人權現狀。隨後,她着手就《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向國務院申請信息公開和要求參與人權行動計劃的撰寫等准備工作。2012年6月開始,曹順利等上訪維權人士向國務院新聞辦申請信息公開,要求其“公開拒絕上訪維權群體參加《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依據和理由、公開聯席公文的成員和邀請的專家學者向兩屆聯席會議及評估會議提交的資料,調研報告和自我評估報告的目錄”等相關信息;同年10月再到外交部新聞辦,要求外交部公開2013年10月在聯合國會議上做有關中國人權報告的相關信息,並要求參加人權報告的起草和撰寫。面對有關部門的沈默,2013年6月,曹順利等維權人士不得不前往外交部靜坐,整整一個暑期每天24小時的堅持,並沒有換來有關方面的積極回應,反而遭到多次清場。世界上的哪一類國家,會如此地漠視一個龐大群體的訴求和呼聲?
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應邀前往日內瓦參加國際人權知識培訓時在北京首都機場遭到抓捕,失蹤近一個月後,外界才得知她已於9月14日當天被關押進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10月21日,曹順利被變更罪名爲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被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期間,曹順利患上雙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及囊腫等多種重症,律師和親屬多次爲其申請取保候審都遭到拒絕。直到2014年2月19日,曹順利病危入急救中心搶救,當夜轉入北京309醫院重症監護室,昏迷24天後,3月14日下午溘然長逝,年僅53歲!更令人無法忍受的是,警方竟然拒絕了家屬將其遺體移送醫院太平間的要求,隨後,親屬無法知道曹順利的遺體被安放在何處!但是,不管有關方面如何掩蓋迫害曹順利的事實,都逃脫不了血債下的審判!相關責任人也必須受到法律的追責!
自2月19日曹順利大姐病危入醫院搶救至今,我不知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就在昨天,我還拿出一直保存着的月餅盒撫摸。曹大姐,我還在幻想着等你病癒的那一天,你再來我家,好好住上一段時間以便恢復身體,我給你做你愛吃的魚。怎麼只過了黑暗的一天,我們竟然就陰陽兩隔。
記得2012年夏季,曹順利大姐又來看我,一陣閑聊之後,我說網上沒有一張你的照片,來,我給你照一張。她嗔斥地對我說:不許照,兩次勞教下來,我的人都走樣兒了,等下次我給你帶一張我年輕時的照片來,讓你看一看我那時漂亮的風采。在她的推讓和我的堅持下,在我家簡易的沙發上,我終於爲她拍下了一張沒對好焦距的照片。等待着哪一天,你帶着那張年輕時代的照片敲開我家的門,但是這一天,卻永遠也不會有了!
大姐,你的溘然離世,哀痛之餘,讓我更加堅信:專制政治不除,憲政民主不立,每一個中國人都可能成爲下一個曹順利!曹順利大姐,雖然你沒來得及爲世間留下一句話,但我懂得你的心!今天的你,並不孤單!我、我們都在爲你守夜――直待黎明的到來!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